第七百七十六章 情况很不妙

上一章:第七百七十五章 麒麟门 下一章:第七百七十七章 大名鼎鼎林神医

“看样子我拆了一桩婚事。”林阳侧首道。

但他的内心,的的确确是还爱着郑子雅的...

厉无极显得颇为拘谨。

“你的爱情,是建立在值与不值上面吗?”

马海提前安排了本地的车,送二人上山。

林阳见状,颇为激动,立刻踏上青石台阶。

厉无极虽然得参片恢复,但还好的不算利索,登起山来颇为困难。

“千万不要这样说,说实话,我还得感激你呢,至少让我认清了郑子雅不过是在利用我,她若是爱我,又怎会舍我而去?如果真的娶了这样的女人,只怕以后也会很悲惨吧!”厉无极苦涩笑道。

“赎罪?”

每一个人皆是孔武有力,气意非凡。

或是友谊,或是超越友谊的情愫。

厉无极忙是冲来人抱拳作礼。

来者是个穿着身黑色袍服看起来三十多岁的人。

林阳不语。

“呵,还不是你这个好徒弟惹的祸?自你偷袭打伤了无恒师兄后,你擅自逃离了宗门,你师父为你顶罪,宗门便把你师父关了起来,以作惩戒!并在关押期间,他每天只能吃老鼠,死虫,这些可都拜你这位好徒弟所赐啊!”那叫青叶的人轻笑出声。

话音坠地,不知何处窜来一道身影,风驰电掣般落在二人的身前。

林阳没有带其他人一同前往,麒麟门这样的宗门属于隐派一脉,是很忌讳有俗世之人前来打搅的。

林阳微愕。

随意的扫了眼厉无极,旋而面无表情道:“我当是什么人呢?原来是你这个狗东西!你也有脸回来?”

“你不知,我第一次下山,就与郑子雅认识了。”厉无极望着窗外,沙哑道:“那个时候的我什么都不懂,对世俗世界里的一切都很好奇,是郑子雅带着我进入到这个世界的,所以我对她自然会有另类的好感。”

不少人聚集于大殿之内。

“他是副掌门的儿子,也是一位天资卓绝的存在,在麒麟门内,就属我与他天赋最好,几年前宗门召开一次弟子比武大会,我与他谁能战胜对方,谁便是宗门弟子第一人,但在比武的前夕,他却突然负伤,然后向宗门告发,说是我偷袭所致!宗门大怒,便要拿我,但师父知道我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故而全力保我,可副掌门非要置我于死地,师父无可奈何,就悄悄送我离开了宗门。”厉无极低声道。

这话一落,厉无极的神色轻变了下,很快又恢复原状。

“是青叶师兄?无极见过师兄!”

好快的速度。

华国有很多像厉无极这样的练武之人。

只是他能够放下。

“本来是很喜欢,但仔细想想,突然觉得这所谓的喜欢,太不值了。”

“那为何你愿意告诉我天玄草的所在地?更愿意带我来这?”林阳忽然问道。

“这样的话,那咱们的情况很不妙了...”

林阳心事重重,一路上都是低眉思绪。

他留着山羊胡须,双手后附,眼露傲意。

这些人大多来自于隐世一派,他们从小开始习武,却对花花绿绿的世界接触极少,等初次下山后,便是什么都不懂。

或许他真的对郑子雅大失所望。

“什么?”

很快,麒麟门里人声鼎沸。

或许有爱情在里面吧。

厉无极脸色轻变,低声道:“青叶师兄,我是来拜见师父他老人家的,不知师父他身体可还好...”

飞机很快在天昆山机场降落。

“行啊,走吧!你来了,也算是有个交代!”青叶冷笑着,随后领着厉无极跟林阳快步朝麒麟门内行去。

林阳扫了眼大殿,甚是宏伟,大殿中央是一座栩栩如生的巨大青铜麒麟雕像。

厉无极深邃的望着远方,沙哑道:“我不能再逃避了,我想回去赎罪!”

“我其实是犯了错才离开麒麟门的,尽管那并不是我的错,师父希望我能暂时离开山门避一避风头,所以我才出来了,却是将师父一人留在宗门承受责罚,现在想一想,我还真是不孝啊。”厉无极叹道。

若是在这时有个人能够帮助他们,带他们领略这个世界的精彩,那么他们就会对这个人产生独特的情感。

“我要见掌门!我要见掌门!”厉无极立刻喊道,情绪激动起来。

林阳一听,脸色顿紧。

车子在山腰处便停下,再往上就没路了,全是嶙峋的石头跟茂密的林子,只能徒步。

“只是我想通了而已。”

然而郑子雅,不过是利用厉无极而已。

别人宗门之事,他不想掺和,他只想换得天玄草,回去救治梁玄媚。

“何人搅扰我麒麟门?”

“你很喜欢郑子雅吗?”

很明显,厉无极对郑子雅便是如此。

麒麟门!

林阳闻声,默默点头。

林阳没有吭声。

他何曾想过自己的师父会被自己害的如此之惨...

而在两侧,立着不少人。

建筑上挂着张很有年代感的牌匾。

大概是觉得这样十分尴尬,林阳率先打破这氛围。

只是看这些人的架势...完全是一副审判的样子。

厉无极脸色苍白。

厉无极脸色大变:“师兄,为什么会这样?”

“下山之后,我去过很多地方,也结识了郑子雅,我按照她所说的,四处挑战,打出名气,甚至对决天骄,成为天骄榜上的强者,而她则将我带入武术协会,并答应做我的女朋友,她说了,如果我能战胜你,她便会嫁给我...”说到这,厉无极言语止住了。

二人走了大概一个小时,夕阳渐落,方才看到一条长满青苔向上的台阶。

他时不时的看看林阳,又瞅瞅窗外,亦不知是在想什么。

而台阶的尽头,是一座古色古香如道观似的建筑。

“你那个无恒师兄是谁?”林阳侧首,小声询问着厉无极。

他知道厉无极不过是违心而已。

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了出来。

“呵,你师父啊?不好!很不好!他现在已经被锁在了大牢里押着,至少得再待个半年光景才能出来。”

林阳微微皱眉。

但脚掌刚刚踩在第一个台阶上时,一个冷冽的喝声突然响荡。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