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当面审问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跟个灵一样 下一章: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生与死的抉择

“我在这,你是...”林若男走出屋子,依然是一脸迷茫的样子。

“这还需要问什么?”北轩讲师皱眉道。

林若男一怔,正准备作礼,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蹩脚的作礼道:“北...北轩讲师好!”

“当然。”

才看到林阳的左脚袜子已经破了,大拇指都露在外面。

若是心理不过关的人,怕早就在她这言语之下屈服了。

林阳主动走了出去。

“脱!”

“嗯?”看到林若男的动作如此不自然,北轩讲师颇为不悦。

“是吗?难道说我们错怪好人了?”北轩讲师皱眉道。

“大胆!林若男,见到了北轩讲师还不速速作礼?”旁边的女弟子呵斥。

“告诉我!你刚才去哪了?”

“你心虚了?”

“是吗?罢了!今天也不是冲她来的!”北轩讲师扫了眼林阳,淡道:“你就是林若男随同的保镖麒麟吧?”

他一脸莫名的表情:“这位女士,你在说什么?什么开启机关?我不明白你说的话!”

“是!讲师!”

“没有谷口的黑泥...”

“我就是蛮不讲理,你能如何?”北轩讲师面无表情道:“动手!”

“你还装蒜?”北轩讲师怒斥:“看样子是得用刑了!来人,把他带下去,严刑拷打!我倒要看看是他嘴硬还是他骨头硬!”

这话一出,众人皆莫名的很。

“讲师有所不知,谷口的泥是黑泥!这里的泥是新泥!如果说此人去了谷口,那么他鞋底沾的泥绝对是黑泥!而不是这里的新泥!”

花玄倒没有搭理他,而是仔细的查看鞋底。

“怎么回事?”

林阳眉头紧皱,知道没有退路了,无奈之下,只能将脚上的皮鞋脱下。

“但是这鞋底...有洗过的痕迹!”花玄抬起头,紧盯着林阳道。

“是!”林阳点头。

“哼!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嘴硬?你刚才明明去了谷口,抢了我谷弟子的钥匙,打开了谷口的机关,是也不是?说,你是谁派来的?为何要开启我谷机关!你究竟是有什么目的?”北轩讲师接连喝喊。

花玄沉道。

“诸位师姐有什么事吗?”林阳平静道。

“黑泥虽然没有,但是....”

“花玄,如何了?”旁边的北轩讲师立问。

每一句话都是掷地有声,严厉而强势。

“你们干什么?”林若男立刻出言阻止。

她透过窗户,望着庭院内冲进来的红颜谷人,顿时紧张万分。

“林若男呢?”北轩讲师看了眼林阳,眼露厌恶,继而说道。

旁边的林若男快吓晕了!

“这样吗?”

花玄摸了摸精致的下巴,旋而突然道:“那请你把你的鞋子脱下来可以吗?我想看看你的鞋底!”

可在这时,花玄忍不住出声了。

花玄看向林若男。

“我就说不要脱吧,这弄的我多不好意思。”林阳一脸无奈道。

旁边的弟子立刻上前。

人们一听,双眼顿亮。

但林阳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

“你们这是要蛮不讲理了?”林阳故作愤怒道。

“您且让我问他几句。”

众人神经再度绷紧。

鞋一脱,一些女弟子忍不住掩唇笑了起来。

“你可有证据证明自己一直在这庭院?”

花玄上前,和颜悦色道:“麒麟先生!你确定今晚你一直在这?”

“但是什么?”

“看他鞋底作甚?”北轩讲师忍不住问。

却见林若男不住点头:“师姐,我能证明,他没有离开过这里!”

“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你问吧,我也不急于这一时,他跑不掉!”北轩讲师哼道。

“遵命!”弟子呼喊着。

林若男吓了一大跳。

“北轩讲师,咱们还是先问清楚再动手吧,否则屈打成招,让真正的贼人逍遥法外,又有什么意义?”

她哪能料到,这个花玄居然还有这么一招。

“北轩讲师,林若男是今日入的谷,一些课程还没有上完,所以礼数还不到位。”花玄立刻解释道。

却是见林阳脸色十分难看。

“好...好...”林若男咽了咽口水,但双手还是轻轻抖动。

“可..可他...他是我保镖...”

众人喝喊。

“能不能...不脱?”

“那又如何?若不是知晓你经历了圣池洗礼,你以为本讲师会放过你吗?”北轩讲师哼道。

“林若男,这事跟你无关!你是我红颜谷弟子!你就得听本讲师的!”

“我一直在这啊。”林阳一副无辜的样子。

“人证算不算?林若男小姐的视线就没离开过我!”

林阳眼神一凛,立刻低喝:“别紧张!她们肯定是怀疑到我头上来了,你表现的自然点!没关系的!”

“脱鞋!”北轩讲师立刻喝道。

“快点脱!”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