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你以为我是浪得虚名?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诈尸 下一章: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私生子

所有人骇然色变。

“少爷!救我!救我!”

“老师,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秦柏松问。

“老师,您没事吧?”秦柏松急忙询问。

随后噗通倒下,疯狂抽搐,面具的缝隙里更是淌出大量泡沫...

这一拳的威力居然这样恐怖。

林阳趁势反击,对着面具男便是一顿猛捶。

这是方才林阳攻击面具男时施加的!

她其实只是个普通人,武者斗武这种事她都看的少,就更不要说这种场面。

咚!

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凶狠杀去。

面具男一拳砸在林阳的手臂上,那一瞬,力量顺着手臂传遍他的全身,最终从脚掌渗溢下去,使得他脚下大地爆裂。

这是怎么回事?

产生的爆发力与最开始简直是有天壤之别。

“哦....哦,好的,老师!”

“啊...这??”

“难怪这个家伙敢跑到这撒野!”龙手咬牙。

他身上的伤以惊人的速度恢复,但并没有全部愈合,等身体机能恢复到足以运作后,人又慢慢的爬了起来。

“那岂不是说,这人被打的越惨,他就越厉害?”熊长白愕道。

面具男的四肢断裂,胸口凹陷。

这人是鬼吗?

“老师!!”

“你们退远点。”

至于苏颜,早就被这一幕吓得瘫坐在地上。

“林神医啊林神医,你说我该说你聪明好呢,还是该说你愚蠢呢?你都已经知道我养的这条狗是什么特性,你居然还敢这样打他!你是觉得待会儿自己被他杀时,会留有全尸吗?”秦明大笑。

“猜对一半?”林阳顿怔。

这一刻,他的速度更快,力量更强。

等面具男飞出去,摔在秦明跟前时,他已经是不成人样了,惨不忍睹。

感觉有些不对劲。

秦明呢喃自语。

“这个人不过是用药增幅了体内再生细胞,改变了气脉与丹田的运作方法,他虽然短暂的获得了所谓的‘不死之身’,但对自身的伤害是不可逆转的,等药效一过,他还是得死,我也没做什么,只是帮他提前把药效解除了而已!”

眼前的景象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她紧闭着眼,不敢去看这血腥的一幕。

秦明一怔。

纵然是苏颜亦是如此。

他冲着林阳大喊:“你干了什么?”

砰砰砰砰...

林阳爬了起来,望了眼自己的胸口,再度望着那边的面具男,沙哑道:“这人的命脉不仅被封了,更是服用了某种药物,让他在承受打击的同时,将所承受的打击转化为力量!”

“嗯?”

而秦明直接笑出了声。

林阳盯着那面具男,沉声道:“这人的命脉被封住!所以即便他的要害遭受攻击,也依然不死!”

“啊!”

秦明彻底傻眼了,人也紧张了起来。

但面具男没有回答他,反倒是突然大叫一声。

“对。”林阳点头。

咚!咚!咚!咚...

秦柏松几人忙是后撤。

可,没人觉得林阳胜了。

他活动了下筋骨,面具下的眼嘲弄般看着林阳。

龙手等人立刻冲了过去,从废墟里扶起林阳。

当场死亡...

“解除了药效?”

他接连后退,人已经慌了神。

眼前面具男的身体十分不规律的抽动起来。

嗖!

玄医派学院都晃动了。

面具男再度冲来。

但秦明哪有这样的手段?

所有人都惊了。

立刻洞悉到面具男的身上有不少银针!

林阳没有急着动手,而是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盒烟,点上一根,平静的问。

“不必担心,纵是如此,我能对付!”

面具男伸出手急喊。

林阳深吸了口气,在胸口上扎了几针,稳住伤势,便朝面具男走去。

“我没事,大意了。”

最终,面具男的挣扎越来越弱,伸出的手一软,垂落下去,人也没了动静。

秦明一怔,突然像是看到了什么,眼珠子朝面具男的身上猛盯。

嗖!

只怕一辆小汽车在这一拳面前,都要被轰成废铁吧。

就像触电了一般。

周围人无不骇然。

满满的恐惧感袭上每一个人的心头。

简直骇人听闻。

然而面具男的攻击可不止这一拳,虽然林阳挡下了,可他的双臂就像机关枪般轰个不停。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你怎么了?”秦明立刻询问。

随着他这话坠地,地上的面具男再度蠕动了。

就在这时!

林阳竭尽全力,对着他的四肢便是一阵狂劈。

咚!

咔嚓咔嚓...

然而这时,那面具男已是一拳砸在了林阳的胸口上。

“林神医现在还有心情关心这个?我看你还是想一想如何应对我养的这条疯狗吧。”秦明微笑道。

“啊?”

突然!

顷刻间。

面具男遭受攻击,攻势被打断。

“怎么会这样?”

几人目瞪口呆。

“我知道了!”

怎么可能?

明明连心脏都被打碎了,居然...还能爬起来!

“什么?”

林阳走了过来,淡淡说道。

一个皮开肉绽浑身是血的人还能轻松自如的站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邪法!”秦柏松哆嗦着连连后退。

“啥?”

虽然不知道待会儿会发生什么,但林阳的话,他们觉得还是有必要认真听的。

“好生古怪,老师,务必小心呐!”龙手喊道。

林阳竭力抵挡,而面具男因为一味攻击,亦是破绽大开。

此刻的林阳比那面具男还要狼狈,浑身尘土,胸口皮肉直接裂开,鲜血不住滴落,看得人头皮发麻。

“应对?有什么好应对的?我不是已经应对完了吗?”林阳扫了他一眼,淡道:“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神医的称号是浪得虚名的吧?”

“不愧是林神医,不过你只猜对了一半。”秦明笑道。

似乎对林阳的这些手段不屑一顾。

碎裂的声音传出。

林阳整个人如射出去的子弹,倒飞出去,撞在了后方的大楼内,竟是将整栋大楼贯穿。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