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拉偏架?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 恐怖的秦明 下一章: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蛊惑

但这剑势太强,他根本靠不过去!

“我没事,我....我没什么大碍,只是...大意了...”

秦明像是怒了,眼神一寒,突然手指一动。

“墨龙,你怎样了?”

庄鸿雁等人手忙脚乱的冲上前,关切询问。

秦明眉头一皱,看着这狠厉的脚掌,不得已收招后退。

庄石冲了过来,想要为秦明挡下这一剑。

“血龙剑法!”

“不可能!!”

“秦明或许是更合适的选择。”

一股劲风从秦明那边迸发出来!

“我杀他?你便阻止我?你方才他想杀我,怎不见你阻止?大伯,你好偏心呐。”秦明面无表情道。

“站...站住!”

“行了,你也别解释了!那个秦明不是你能对付的!省省吧!”

众人急呼,发疯般的冲过去。

被人搀扶起来的庄墨龙一边擦掉嘴角的血一边说道,可血还没擦完,人又剧烈的咳嗽起来。

“你说的对!这些人本就看我们一家子不顺眼,阿明赢了,那是打他们的脸,我应该高兴才是,何必跟他们斗气?南飞,阿明,我们走!”

毕竟秦明可是个野种!

“大哥?”

一名庄家长辈大呼一声,焦急冲上前扶起庄墨龙。

脚掌还是踹了过来,被秦明以手挡住,然而因为太过仓促,即便脚掌的力道不算强,却也是让秦明连连后退,有些难以站稳。

庄墨龙的眼珠子也瞪得巨大,脸上全是冷汗,颤颤巍巍的看着面前的秦明。

秦明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大伯!那明天比武招亲,该如何进行?还是继续让墨龙哥哥上吗?”庄鸿雁小心翼翼的问。

“不让他让谁?”

可下一秒。

“算了,父亲,跟他们斗嘴没有任何意义,反正现在是阿明赢了,如此便是足够!咱还在乎什么?”庄南飞拽了拽庄石,低声说道。

一个奇异的声响传出,紧接着...

庄鸿雁迟疑了下,默默点头。

这一剑,无人可敌。

嗖!

光是这种剑势,就无人可挡,便更不要说那剑威剑力!

庄墨龙血龙剑法所释放的剑势....散掉了。

“有意思!”

现场画面震撼了每一个人。

“住手!”

是剑势!

有人失声凄吼出来。

庄石赶忙凑近扶住秦明,眼露恼怒的盯着这身影,也就是庄太青!

而在这时,一个身影已是提前动作,迅速靠近秦明,一脚朝他踹来。

他的剑...居然被秦明接住了!

庄石气急。

庄太青脸色时红时白,有些不知还口,哼了一声沉喝道:“你别叫我大伯!我庄家可没你这号人!”

“你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庄太青沉喝。

庄墨龙还心有不甘,欲留下三人,但被庄太青阻止了。

“结束了?可我没听到庄墨龙认输啊。”秦明说道。

“大伯,你怎说这种话?”庄南飞脸色难看。

庄墨龙血龙剑法已经修炼到了第六层,剑锋凄冷,剑尖如龙,势不可挡,一出天地色变,鬼神惊绝。

庄鸿雁默默注视着庄墨龙,旋而开口道:“大伯,这个秦明,怎这般厉害?我记得他离开我庄家时,资质平平,并非什么练武奇才啊!”

众人皆是不语。

那口凄厉的长剑迸发出血光。

庄墨龙当即咬牙,眼露恨意。

四周变得寂静无声。

“我也不知,或许此人去了国外,得了什么奇遇或碰见什么高人也不定!没想到老四生的这个野种,现如今这般不得了。”庄太青暗哼。

“既然你没事,那我们继续吧。”这时,淡漠的声音传来。

才瞧见秦明迈步走了过来。

这是秦明干的?

这要是当众认输,那跟给秦明下跪有什么分别?他的脸不得丢尽了?

“怎会如此?”

众人目光呆滞,怔怔看着地上难以起身的庄墨龙。

“秦明!决斗已经结束!你还想干什么?”一名庄家人低喝。

“秦明!小心!”庄南飞凄凄!

许多人心头思绪。

“阿明,躲开!”

庄墨龙气的一拳锤在地上,咬牙切齿。

“墨龙哥哥,你没事吧?”

再前进不得分毫...

“墨龙!”

有人惊呼!

庄石哼道,便带着庄南飞及秦明离开。

“合适?鸿雁,他要上了台,我庄家的脸面可就丢尽了!他姓秦,是你四叔一夜风流的种,名不正言不顺,若是让他登台,不是得让世人耻笑吗?不行不行!绝对不行,还是继续让墨龙上吧。”庄太青摇头道。

“你...”

如此可怕的剑势,怕是这一招....得要了秦明的命吧!

砰!

到时候他们这一家在庄家也得被人指指点点,惹人非议。

庄石跟庄南飞大脑早已一片空白。

吧嗒!

“可恶!”

可不知为何,她心里头隐隐有些不安。

众人皮肉一颤,齐齐朝声源望去。

“秦明!你好大胆子,竟是想杀墨龙?”庄太青喝道。

看到庄墨龙这模样,众人都有些恍然。

在这个时候,庄墨龙终于使出了他引以为傲的最强剑法。

世人忙朝那边看去,只是一眼,所有人如遭雷击,全部呆在了原处...

只见秦明抬起手来,双指轻夹,稳稳当当的夹住了庄墨龙的剑。

“大哥!阿明到底是我儿子,你这拉偏架也拉的未免太偏了吧?”庄石咬牙道。

“认输什么?我还没输!”庄墨龙忍不住了,狂吼一声,推开身旁的人,再度朝秦明冲去。

“什么拉偏架?我只是说实话而已!他姓秦,可不姓庄!”庄太青哼道。

怎么会这样?

“这...”那庄家人不知如何回答。

这赫然是打算结果了庄墨龙。

“庄墨龙,你还不认输?”庄南飞喝喊。

除了远处厅堂宾客们的喧闹声外,便再没有别的声音。

世人瞪大眼睛,心脏悬到了咽喉处。

好一会儿。

呼!

“大伯,我...”

那把恐怖的长剑,就在秦明的跟前数寸处停下了。

庄墨龙还真是狠呐。

“咳咳咳...”

庄墨龙手中的那口利剑剑身直接被秦明以手指折断,随后手指快如闪电,朝庄墨龙的身上刺了过去。

“秦明!你干什么?”

这个秦明...究竟有多强?

哐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