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磕头谢罪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你是在忤逆我吗? 下一章: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万夫所指

“辱我血魔宗,自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你不是对手,上去只会自取其辱,还是让我来吧。”辫子男说罢,朝林阳走去。

林阳立于原地,眼珠子左右扫动,像是在找寻着血枭的身影。

庄墨虎赶忙跑了过去,打着招呼。

“那这事就这般算了?”女子不甘的问。

突然。

林阳心头思绪,脸色颇为的凝重。

女子直接被林阳恐怖的掌力震得连连后退,撞碎了一大堆桌椅。

“嗯?”

呼!

血枭临空一个翻身,稳稳落在地上。

“庄太青,你来了?怎么?你庄家是打算跟我血魔宗开战吗?”血枭收招,双手后附,面无表情道。

庄平生脸色颇为苍白,留着平头与八字胡,看起来十分稳重,他只稍稍点头,便开始打量起林阳。

“怎...怎么回事?这个秦明...居然这么厉害?”

血枭的身形已经不见,捕捉不到身影,可林阳周围却生出了一股淡淡的血红色罡风,围绕着他旋转。

显然,他们也都知道这票人是什么来头。

周遭的宾客们也纷纷将目光朝他身上投。

“血枭大人说笑了,我们血剑山庄哪有这个胆,跟贵宗较真?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吧嗒吧嗒吧嗒...

血枭稳愕。

女子的同伴们哗啦啦全站了起来。

“招呼你妈!”女子震怒,直接一巴掌朝林阳的脑袋上拍了过来。

林阳不想惹麻烦,决定让庄家核心成员过来处理这事。

他也算是看出来了,庄墨虎是打算借刀杀人。

“你能接下我三招,我就跟你讲道理。”

女子气的肺都要炸了,双眼瞪大,凶恶的瞪着林阳,嘶吼道:“狗东西!老娘要你命!”

随后便见一大批庄家人急匆匆的朝这走来。

面前的密林瞬间被削平。

“再这样下去,事情会闹大的!”

后面的庄墨虎下巴都快掉地上了,人跟石化了一样,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切。

不少庄家人也察觉到了,有人跑进去通知家主,但却无人敢来插手。

闷响传开。

掌力之大,足可将一个成年人拍的休克!

四周宾客愕然。

血枭冷道,突然一个跃步,其人骤然消失。

砰!

总算是他反应及时。

血魔宗的人也意识到情况不对,纷纷跳出席位,直接将林阳包围。

不过林阳虽想息事宁人,但这些人显然是不愿意。

一名背着大剑的壮汉走上前,忙将女子扶起。

“秦明?你不是庄家人?”

“大人,我们一起上!”先前的女子咬牙道。

“哇!”

这时,一记呼喊响彻。

呼!

其中老三庄平生也在。

庄太青笑了笑,继而瞪着林阳,大声喝道:“秦明!你还不速速给我跪下,向血枭大人磕头谢罪?”

“父亲!大伯!”

“住手!”

人们大眼瞪小眼,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然而...这个秦明却是突然转身,一手朝那锋利的爪子抓去,竟将其扣住,随后...

众人七嘴八舌,手忙脚乱,彻底慌了神。

他的身后还跟着不少庄家的高层。

“师妹,你没事吧?”

“血魔宗?”

“秦明!”

密林大部分粗壮的树木,直接被大风生生刮断。

叫血枭的辫子男微微一笑:“既然如此,也总归是你庄家的人,你如此不知规矩,敢跟我们作对,如果今日不收拾你,那我血魔宗岂不是颜面无存?”

林阳眉宇一皱,反手一掌打了过去。

才发现林阳不知何时冲到了他跟前,且是一拳朝他脑袋瓜子凶狠砸袭。

人们的眼珠子瞪得巨大。

这一拳,怕是要把大地打通。

“看样子你们是不打算讲道理了?”林阳淡问。

谁都认为,这一爪子下去,秦明必然身首异处。

一股劲风迎面吹来。

血枭脸色发白,急忙后点脚尖,朝后躲闪。

他们岂敢得罪?

没想到这次在血剑山庄居然碰到了。

“怎么?打算人多欺负人少?”林阳淡问。

林阳这一拳打了个空,但拳上的罡风却是释放出去,化为十级大风,吹向前面的密林。

宾客们发出惊呼声。

庄墨虎这边的人无不大笑,更有人拍手观望,满脸戏谑。

可在这时,一名背后扎着辫子的男子突然出手拦下了女子。

林阳倒也不惧,冷哼一声,再是抬手而攻。

“什么?”

“哈哈,好!好哇!这下子这个秦明是必死无疑了!”庄墨虎大喜,激动不已。

为首之人,赫然是庄家老大,庄太青!

“虎哥!快看!快看!哈哈哈,出事了,出事了!”

但他刚刚站定。

说完,便要冲杀上前。

“虎哥,这下该怎么办?貌似连血魔宗的人都收拾不了他啊!”

这些就是血南狱背后的宗派?传说中的血魔宗?

现场当即是鸦雀无声。

“大人,你这是作甚?”女子气愤的说道。

那锋利的五指比刀子还要可怖。

暴戾的气意就像是轰出去的陨石。

猛力一甩!

等等,血剑山庄?

毁天灭地,势不可挡!

“哦?”

这庄家...跟血魔宗莫不成是有什么联系?

随着女子的一声喝喊,这些人齐刷刷的朝林阳看来。

嗖!

“这家伙死定了!”庄墨虎也接连呼喊。

世人震骇!

血枭硬生生的被这手从那血色罡风中拽了出来,抛向了后方的空地。

“咱们得赶紧想个办法啊!”

这儿的闹腾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

“对付你,何须以多欺少?你等留在原地,看着便是,无须动手,本大人自会收拾此人!”血枭冷哼,便是要再度出手。

“不必出手了,你不是这人的对手!”辫子男平静道。

林阳微微侧首,看了眼女子,旋而淡道:“小姐,如果你有什么不满或者需求,我可以请主家那边的人来招呼你,请你稍等!”

林阳愕然,难以置信的看着这票人。

“血枭大人,此人是庄家人,但他是庄家四爷的私生子,随了母性,就是个野种!”人群里不知是哪位宾客笑着喊出了声。

呼!

“你叫什么名字?”辫子男一边朝林阳走一边询问。

血色罡风中伸出一只好似魔鬼利爪一样的东西,凶狠的扯向林阳的劲脖。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