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你信不信我杀他?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我还没输,急什么? 下一章: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成神化仙

他们虽然反应也不慢,可终归是差了一筹,等要靠近林阳时,林阳已经站在了苏耀叶的跟前,一只手抓住他的胳膊,将他提了起来。

却是见林阳沉吟片刻,抬头说道:“要我放了苏耀叶也可以,你拿东西来换吧!”

“可他们出杀招时,也没见有谁阻止,也没见你出言,为何现在...你却站出来了?”林阳抬头,看着庄步凡冷笑。

噗通!

庄步凡更是上前了数步,神情怔然,定目而望。

却见林阳一把用手掐住苏耀叶的脖子,继而发力。

他双膝一软,根本承受不住如此可怕的压力,整个人跪在了地上。

“是!”

飘崖阁长老嘶吼着,拔出腰间的一口长剑,直接杀向林阳。

飘崖阁的人急的双眼发红。

“先前比擂时我就说过,点到为止!你这是要公然跟我对抗吗?”庄步凡冷冽道。

“秦明,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你的父亲跟你兄长都被送去飘崖阁,你现在跟飘崖阁的人结下死仇!不是在害你的父亲与长兄吗?如果飘崖阁的人知道了这件事!怕不是要将你父亲跟兄长碎尸万段!你一时痛快了,却是把他们送进地狱,孰轻孰重,你好好考虑!”

“金乌丹!”

苏耀叶浑身一哆嗦,吓得急忙后撤。

“庄主!”飘崖阁长老也没办法了,咬着牙朝庄步凡吼。

“快,快救公子!”

但他们越是靠近,林阳发的力便越大!

咔嚓!

再这样下去,苏耀叶怕是要被林阳活活掐死!

旁边的庄太青大惊失色,连忙冲身边人低吼:“快,快打司机的电话,快!”

“凭什么?此人要杀我!我为何杀不得他?”林阳面无表情的问。

那名飘崖阁的长老也回过神,立刻朝其奔跑。

“秦明!速速将此苏公子放了!听见了没?”庄步凡神情森冷,大声喝道。

庄步凡眉头紧锁,见这家伙油盐不进,水火不侵,也是失去了耐心,索性撕破脸皮,径直道: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血剑山庄。

苏耀叶可是飘崖阁主的儿子!

苏耀叶的脖子当场变形,他疯狂的挣扎,脸色却慢慢变紫,双目凸出,人都快窒息了。

他已经没有任何战斗力了。

这可是无敌躯体的象征啊!

但林阳哪会在乎他的呱噪?冷哼一声:“伤个长老算什么?你信不信我还能当着你的面把苏耀叶剥皮拆骨?”

到时候整个庄家都将完蛋。

苏耀叶挣扎着,同时另外一手狠狠朝林阳的心脏撞去。

飘崖阁的人都急疯了,全冲过来。

苏耀叶呼吸一颤,但看林阳发力,猛地一掰。

可他的攻击还未临近,便被林阳一手扣住了手腕。

庄步凡深吸了口气,沙哑询问。

“不!可!能!”庄太青咆哮。

人们如是想着。

林阳脸色一沉,纵身冲上去,暴戾的气息直接释放,压制住了苏耀叶的气意。

谁能料到,这个秦明居然连先天罡躯都掌握了!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他迈步朝苏耀叶走去。

现在恐怕人都进飘崖阁大门了,有这二人在,还怕这个秦明不就范吗?

“没想到此子如此不凡....是我们看走眼了,不过...不要担心!局面我们还掌控的住。”庄步凡深吸了口气,压低嗓音说道。

众人竭力朝苏耀叶冲去。

这话一出,后头的庄太青几人双眼顿亮,欣喜的很。

“公子,小心!”

“你派去的人,在半道上已经被我叫人劫走了,他们二人现在应该在某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市茶馆里喝茶,又怎会在飘崖阁?”林阳道。

“这人是谁?这个人是谁?”飘崖阁长老连连后退,怔然而呼。

所有人都吓得不敢上前。

“秦明!你好大的胆子!敢伤苏长老?”庄太青见这人越发无法无天,是勃然大怒,连连怒吼。

飘崖阁长老投鼠忌器,立刻收剑,林阳趁机一脚踹在他的腹部。

“滚开!”

是啊,庄石他们可是亲自坐上了去飘崖阁的车。

砰!

纵然是他庄步凡自己,都没有这样可怕的躯体!

庄平生脸色骇白,张着嘴说不出话。

林阳抓着苏耀叶朝那袭来的利剑挡去。

这时,林阳动了。

片刻后,他苦着个脸道:“爷,司机电话打不通...关机了!”

“住手!!”

可在这时,林阳开了口。

人们纷纷盯着林阳,看看他的答复。

旁边的人掏出手机忙摁动电话。

整个血剑山庄瞬间沸腾一片。

苏耀叶腿刚刚迈开,就被一股恐怖的压力覆盖到身上。

“速速给我放开他!”

他们并不清楚,此刻的林阳已经催动了落灵血,速度、力量、反应等各项因素都有了极大的增强。

飘崖阁长老立刻倒飞出去,摔在地上无比的狼狈。

这下子,苏耀叶的两只手都废了。

“庄主,这...这该如何是好?”庄太青也慌了神,忙朝庄平生望去。

“你真当我傻吗?会乖乖把人送去飘崖阁?血剑山庄与飘崖阁联姻结盟,他们二人去了飘崖阁跟留在血剑山庄有什么区别?”

所有庄家高层目瞪口呆。

“走的掉?”

这个人如此恐怖,他拿什么与别人斗?

“不好!”

他如果死在了这,那庄家跟飘崖阁可就结下死仇!

“唔....唔...哦...”

庄步凡沉默了。

所以无论如何,都要保住苏耀叶。

“秦明,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苏公子?”

“啊!!!”

“什么?”

“什么东西?”

庄步凡脸色轻变,凝声沉问:“你什么意思?难不成...”

若是这样,那几乎可以印证林阳说的话是事实,毕竟庄家的司机,是从不关机的。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瞪大眼难以置信的看着破碎擂台上的身影。

“你说什么?”

“这还如何掌握的了局面呐,咱们还是想想该如何收场吧。”庄太青急的都要跺脚。

所有人都吓到了!

可...来不及了!

“公子!!”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