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你们真的不怕死?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无路可走 下一章: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找死!

飘崖阁的人也到了。

果不其然。

林阳眼神顿凝。

不过他一直在避免跟血剑山庄的人交手。

林阳凝紧了眼,盯着杀来的血剑,或纵身高跃,或弯腰侧闪。

虽不情愿,但若自己不出手,这金乌丹他拿的也是名不正言不顺。

只是气流的冲击力林阳无法避免,迈步时十分困难,走起来也尤为缓慢。

“什么?”

庄太平急呼。

一阵剧烈的响声过后,林阳踉跄的走出了剑阵范围。

苏长老眉头暗皱。

气流狠狠打在他的身上,宛如刀剑般劈斩,发出阵阵好似铁器撞击般的声音。

不走这公路,难以下山。

“给我杀!杀!把这个臭小子大卸八块!将他的脑袋提来见我!”

这血剑的威力肯定要强于那气流不知多少倍,若是强接下来,虽然不死,可对林阳的消耗绝对是空前巨大的。

林阳凝目皱眉,不敢上前。

可...来不及了!

“这到底是什么?”

“罢了,既然庄主大人都这般说,那本长老便亲自去取好了,也正好跟这小子算一算伤害我阁主之子的账,为耀叶报仇!”

围着林阳的庄家人立刻不动了。

清脆的响声再度传出。

“心狠手辣?”

“大哥,此人连先祖留下的护山大阵都杀不死,你的人凭什么伤他?你派人动他,不过是送死而已,先天罡躯可没你想的那般简单!”庄太平沉声说道。

“好狂的口吻!”

十几把剑密集至极,不给林阳半点躲闪的空间,似要置他于死地。

庄步凡心领神会,侧首对苏长老道:“长老,金乌丹就在此子身上,但先天罡躯非比寻常,还请长老出手,灭杀此子!我庄家人愿意助您!”

“啊!!!”

这必然是血剑山庄的护山大阵!

铛!铛!铛!铛...

不过血剑太过密集,他的身上多多少少还是吃到了血剑剑刃的伤害。

庄太青脸色也惨白无比,接连后退。

可血剑无坚不摧,恐怖至极,纵然是林阳蓄上了十足力量的银针,也难以改变它们半点袭杀的速度。

“大哥,稍安勿躁!”

林阳一怔,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四面八方以他为中心的地面直接裂开,大量血红色的利剑飞梭而出,笔直的朝他撞杀。

其余庄家强者当即将他包围。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然而林阳根本不躲闪,只站在原地,冷眼而视。

尖叫声立刻荡开。

他急忙躲闪。

若非先天罡躯,林阳早就被血剑五马分尸了...

这都是血剑留下的。

铛!铛!铛!铛...

林阳喘了口气,转身正欲下山。

庄步凡平静道,便双手后附,走上了前。

庄太青再也遏制不住,立刻咆哮。

好是精妙的剑阵!

但在这时。

这些人纷纷从腰间拔出长剑,催起血剑山庄剑法,斩向林阳。

庄太平没吭声,只用眼睛暗暗朝庄步凡扫了眼。

旁边是悬崖峭壁,直通山顶山庄,另一侧则是万丈深渊。

他深吸了口气,直接发动落灵血,激活先天罡躯,迈开步子朝那可怕气流冲击。

铛!铛!铛!铛...

“你说什么?”

林阳微微抬头,冷视着苏长老,沉声道:“飘崖阁的人,你们也准备介入进来?你们...真的不怕死?”

“你个毛头小子,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了?”

“庄主大人,你的护山大阵果然非凡,纵然他有先天罡躯,也未能及时下山!看样子今天这金乌丹还丢不掉。”苏长老双眼发亮,低声淡笑。

“不对,这是剑阵!”

“杀!”

呼噜。

林阳举目看着他:“庄步凡!我挟持苏耀叶离开,并非是惧你,而是不愿开杀戒!你若让我走,你们庄家,还能少死几个人!”

“这...”庄太青呼吸一紧,人当场懵了。

“这是我庄家人的地盘,他若取丹轻松离去,事情传出,我庄家人岂不颜面尽损?”

并非是他害怕,而是他不想浪费时间...

他拿起地上的石头,朝那边的恐怖气流丢去。

车子一停到林阳跟前,庄太青当即将车门打开,跳了下来大声呼喊。

那是庄家人惶恐的声音。

不一会儿,林阳便贴近了气流的中部。

他身旁的庄家人当即冲了过去。

林阳骤然反应过来。

血剑横七竖八的斜插在地面上,而他的身上,也出现了大量鲜红的淤痕。

拳头大小的石头直接被气流碾成齑粉。

林阳眼神一凛,反手释出银针,撞向这些血剑,意图滞缓它们袭来的速度。

庄家人勃然大怒,一个个指着林阳,气的是七窍生烟。

好可怕的威力。

这些气流虽然锋利恐怖,但终归是撕不开林阳的皮肉。

这就是血剑山庄的剑阵吗?果然恐怖!

寻常人若是硬闯,非死即伤。

“秦明!听着,速速将金乌丹交出来,如此,本庄主还可饶你不死!否则,就别怪本庄主心狠手辣!听见了吗?”

铿锵!

林阳眉头紧锁。

但他没有多少慌张。

若是再来一轮,林阳的皮肉势必会被撕开。

一道圆形剑光产生。

“这是你们找死!”

气流戛然而止,消失无踪。

除此之外,血枭等血魔宗的人也赶到现场,但他们没有上前,而是离的比较远,似乎是在坐山观虎斗。

但林阳不惧。

咵嚓!

随后,他们的脖子开始出现一道道细缝,鲜血逐渐溢出,慢慢地,这些人的脑袋一个个全部从脖子上滑落,最终人首分离,当场惨死。

其实他也没觉得自己能这般轻松离开血剑山庄。

“机关?”

“那...那现在该怎么办?”庄太青忙道。

苏长老沉道,直接迈步上前。

既然阻止不了,就只能竭力躲闪。

只见那十几把剑斩在林阳身上,跟砍在金刚铁板身上一样,根本不能伤其分毫。

“秦明叛徒!你还想逃?想得倒美!速速给我束手就擒!”

却见十几辆汽车突然从山上开来,且同一时间,山下也涌来大量身影。

林阳冷哼,抬手掐住砍在自己肩膀上的一口剑,继而一折,掰断剑身,双指夹着那断剑猛地横扫。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