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坐收渔翁?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找死!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章 震慑群雄

“杀!”

可就在这三十二口利剑杀来的刹那...

一道血柱从他身后喷发。

林阳脸色凝沉,丝毫不惧,直接将自身的气劲覆盖全身,把先天罡躯的强度提升到了极限。

“好!既然如此,那我今日便大开杀戒!”

虽然这个秦明拥有先天罡躯,但庄步凡好歹也是一庄之主,实力非凡,这里是血剑山庄,庄家强者无数,还能破不掉一个先天罡躯?

却是听庄步凡低吼:“给我灭杀秦明,死活不论,不折手段,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杀!”

铛!

巨石已经落来,若砸下去,至少得有超过半数的人被压成肉酱。

弟子们尖叫连连,急忙四散奔逃。

林阳定目看去。

庞大的石块宛如一座小山,飞向一众弟子。

众人接连呼喊。

轰隆!

并不是只有血魔宗的人在旁边观望,想要坐收渔翁,四周暗处其实有很多双眼睛。

反倒是林阳一拳一脚砸踹过去,这些庄家人无不是皮开肉绽,鲜血淋漓,要么昏死,要么当场毙命!绝对没有人能撑得住第二招...

方形四面,皆有八口利剑,每一把利剑的剑身被浓郁的气流裹住,剑身锋利,气流凄狠,无论人物,触之必碎。

铛!

庄步凡低吼一声,臂膀一抬。

依然没有伤到林阳分毫。

四十八人的全部力量全部灌注于这些剑上,并顺着每一把剑,彻底传递于最前方的庄步凡的庄主剑上。

咚!

“什么?”

众人笑开了。

“大人!不能再犹豫了!”

血枭有些心动了。

“变!”

可这一招并未就此结束!

哗然声不断。

这边的血魔宗人还在观望,一名教众小心的询问着血枭。

这赫然是子母剑!

这股力量,绝对不是一加二这么简单!

它的破坏力,已经超越了世人的想象力。

所有人的剑柄内竟又抽出一把细剑!

“我说不清楚。不过我觉得还是不要随便出手的好,我担心...庄步凡他们,不是这个秦明的对手!”血枭低声道。

林阳的胸口当场被刺穿。

他凝眉而思。

依然是那铁器撞击的脆响声。

...

铿锵!

这庆安宗按奈不住,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连带着那些飘崖阁的人,也悉数冲了上去。

而庄步凡的剑一马当先,最先刺在了林阳的胸口。

众人双剑齐出,剑尖释放威芒,朝前狂袭。

他们就像四张血盆大口,一经形成,就朝林阳这儿吞。

血枭闻声,望着那边沉吟了半响,沙哑道:“我总觉得这个叫秦明的家伙...很有问题!”

“帮什么忙?坐山观虎斗不好吗?掺和这个作甚?”血枭冷哼。

铛!

但来不及了。

怎么办?

铛!铛!铛!铛...

“是庆安宗的人!”呼喊声起。

“有问题?大人何意?”众人困惑的问。

现在这个‘秦明’身负重伤,金乌丹唾手可得,谁人不心动?

一股劲风荡过,接着便看到一群人从旁边的小路杀出,直奔林阳!

“我们动手吧!”

“金乌丹?我若对它不感兴趣,为何还来这血剑山庄?不过现在这种局势,还是静观其变的好!”

可这个时候若是动手,只怕会得罪庄家。

硕大石块直接飞了过来,凶狠的砸向林阳。

所有人再是齐吼。

咚!

事实也正是如此。

他不知何时闪身于这些飘崖阁弟子之中,单手高举,撑住落下来的巨石,冷冷盯着林阳。

林阳眉头一皱,刚欲动作,剩余的利剑如法炮制,全部打于前面的剑柄处!

铛!

林阳反手一拳将其砸碎。

有人先动手了!

只听接二连三的利剑一并撞来,但它们并没有刺袭于林阳的身躯,而是打在庄步凡的那口长剑剑柄上,好像铁锤砸于钉子上,将自身的力量通过庄步凡的剑传递于林阳身躯。

谁都不信。

庄家人一鼓作气,朝林阳围杀。

“开!”

等他回过神时,所有人手中的剑已经抛了出去。

“是又如何?你害死苏长老,今日你就算把金乌丹交出来,也一定要死!”

那二十四人突然将另外一手抓住剑柄,旋而猛地一抽。

其人连连后退,胸口直接裂开,人捂着胸口处的伤痕,已经是站不稳了,摇摇晃晃,跌坐在了地上。

一把连着一把。

鲜血汩汩溢出,已是负了重伤。

可就在他犹豫的时候...

“大人,打起来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过去帮忙?”

恐怖利剑狂荡。

才发现是庄步凡出手了。

呼!

“啊!”

“此子先天罡躯已破!杀!杀了他!”

清脆的器鸣声传出。

“这么说,今天你是要杀我?”林阳凝目说道。

“先天罡躯...居然被破了?”血枭也是一脸惊诧。

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庆安宗主一马当先,比庄家人先一步冲到林阳跟前,一口大刀拔出,狠狠朝他脑袋斩了过去...

随着这一声落地,四周所有血剑山庄的人全部拔剑。

铛!

如此突然的变数,连林阳都来不及反应。

“好!好!哈哈哈哈,庄主,干得漂亮!!”庄太青哈哈大笑,欣喜若狂。

“大人,怎么办?”这边的血魔宗人急了:“再不出手,金乌丹可就又得回到庄家人手中啊!”

一股前所未有的剑力迸发出来。

只见庄步凡大喝一声:“天罡北斗剑阵!”

利剑砍在林阳的身上,依然无法将其洞穿。

四十八把子母剑连成了一条直线!

巨石突然停住了,并未坠落于地。

“大人是在顾虑什么吗?”

庄太平趁势呼喊。

“变阵!破法剑阵!”庄步凡突然嘶吼。

“怎么可能?”

“那大人...您难道对金乌丹不感兴趣吗?”旁人细声问。

庄家强者提剑散向四方,以林阳为中心,裂成一个正方形。

“竖子!你如此狂妄悖逆,不可饶恕!今日我不仅要清理门户,来日我也要将你父兄统统捉拿,严惩不贷,以儆效尤!”

林阳低吼,再不做任何留手,直接取银针朝双臂刺去,同时将落灵血的威能催到最大,一身铜皮铁骨,冲入人群,双臂狂舞。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