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天才医生

上一章:第七十八章 失之交臂 下一章:第八十章 你是谁?

倏然,她感觉有点不对劲。

“小兄弟...”刘大师还用着渴望的目光望着林阳。

却见马风领着一群保镖走了过来,他模样可谓是趾高气昂,极为的嚣张。

尤其是店老板,刚才他还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大赚了一笔,现在听到刘大师这话,他的脸瞬间没了血色。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快放开我!”马风凄厉喊道。

“马风,你想干什么?”苏颜紧张道。

“小子,别给脸不要脸,也不在江城打听打听,整个江城,谁敢不给我豪哥面子?知道豪哥上面是谁吗?”旁边一人压低嗓音冷冷说道。

不一会儿,寸头男等人全部被揍翻在地,鼻青脸肿。

纵是刘大师也不由一颤。

刘大师见状,赶紧报警。

“你跟马海...关系很好吗?”

周围人眼珠子都落地上了。

“怎么会不是赝品?刘大师,这上月图的真迹...可不曾有人见过啊...您老难道见过真迹?”旁人颤问。

张家并非是住在别墅或大宅内,而是在一个城中村内。

两名男子过来架走了马风。

这可让林阳大为意外。

苏颜瞧见来人,瞬间俏脸煞白,人害怕的朝后退了一步,

马风一听,彻底傻眼了。

其中当属张家势大。

“走吧。”

“你是不想在江城混了?”

苏广跟张晴雨的脸色则不太自然。

“马少?是马风吗?”林阳好奇的问。

林阳哑然失笑。

“呃...怎么了?”

“我当然见过,这就是上月图的真迹,我此次来江城,就是为了这幅上月图,你们看这幅画的右下角...”

但...林阳不同。

林阳见状,眼神骤寒...

也不知是多久,她才开了口。

这里有好几个大户人家。

他也知道,苏颜恐怕是他这辈子再不能奢望的女人了。

“这样?”苏颜大感意外。

马海、徐天还有宁龙...

如果这是顾恺之的真迹,他相信父亲绝对会站在自己身旁。

苏颜小脸露出一抹坚定。

苏颜惊叹连连。

直到这时,欣喜的呼声响起。

“1分钟,请给我1分钟...不,三十秒!”马海颤抖而急促的喊道,继而疯一般的拨通马风的电话。

然而不待马风说什么,人群外冲出来几名黑衣男子。

那些人立刻对着寸头男等人拳打脚踢。

“你怎么了?”

“阿岩,你干什么?那是自己人!”马风急喊。

“他什么都没干,只是叫人围住了我。”

“这不是赝品...”刘大师沙哑道。

这时,一群人冲了过来,堵在了林阳跟苏颜的面前。

很快,马风一众被拖走。

这两个字,让现场人无不为之哆嗦。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马风怒道。

苏颜似乎才回过神,忙跟上去。

“拖回去。”阿岩沉道。

马风吓得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简单的五个字,让现场所有人如遭雷击。

“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马风缩了缩脖子,看向苏颜的眼神竟然有些害怕。

二人站在门口有些踟蹰不定。

“你儿子在我面前。”林阳单刀直入。

“哼,夸你几句你就蹬鼻子上脸了?”

马海居然凭借着阳华集团,成了江城巨头了?

马风从未见到过自己父亲如此模样。

那头坐在办公室内的马海猛然站了起来,人瞪大眼,好一会儿,才略微急促的问:“他...在干什么?”

“是是是,天才医生!”

这时,不知谁喊了一声。

“马少!”那人哼道。

“那有一个红点...”

自己这个没用的老公,似乎是认识许多大人物啊。

这话落下,全场鸦雀无声。

“林阳,我知道你跟我父亲认识,但这幅画的价值可不是你跟我爸的那点交情能抵的,他未必会给你面子。”马风嚷道。

翌日一早,苏广一家便坐上去广柳省的火车。

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马少来了!”

“这里是十万块,字画留下,人走!”一名留着寸发的中年男子从包里掏出一沓钱丢给林阳,面无表情的说道。

“阿鹰?阿岩?你们怎么来了?”马风错愕道。

“那可是当下江城巨头马海啊!”

“跪下!!”电话那边几乎是马海凄厉的咆哮。

但这些人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哦,好...好...”

四大家族的格局被打破了吗?

刘大师又想哭了。

所有人的大脑的轰的一下炸开了。

“臭小子,你知不知道马少的老子是谁?”

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全部傻傻的注视着林阳。

“少爷,对不住,老爷说要把你四肢全部打断,伤愈后就把你送出国,老爷放出话,以后你再招惹林先生或苏小姐,就把你化学阉割,这一次老爷是玩真的。”那叫阿岩的保镖低声道。

瞧见这边两人时,马风愣了。

“刘大师,您这是怎么了?不就是一副赝品嘛?它临摹的再好,那也只是个赝品,没啥吧?”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说道。

这家伙不是被马海关起来了吗?林阳皱眉。

但欲哭无泪。

“林阳,看在小颜的面子上,我也不会动你,但这幅画,你得卖给我!”马风咬了咬牙道。

周围许多人冲着林阳叫骂,巴结着那豪哥。

“我给他看过病吧。”林阳随口道。

“你应该很有医学天赋。”

都是因为他给这些人看过病吗?

当下的张家,可以说是热闹非凡,门口张灯结彩,门外豪车如云,不仅车子贵,车牌更贵,甚至有几辆是要员的坐轿。

连马家大少都被收拾了?

“爸?”马风接通了电话,怔怔出声。

这话一出,几人齐望,却见一名穿着西装模样白净的男子眯着眼走来。

林阳冲着同样怔然的苏颜道。

“那为什么他...”

“给我打!”阿岩沉喝。

“麻烦让开。”林阳道。

“等这次从外公那回来,你就去考证好不好?”

折腾了一天,一家子总算是把寿礼搞定了。

这可是一般人都不能接触的。

“马少的名字是你叫的?”

“谁啊?”林阳忍不住问。

出了车站,打了个出租车赶到张家。

“实际上我就是医道天才!”

其实他不知道,马海曾极为严厉的警告过马风,让他彻底死了心,再不准打苏颜的主意。如果还敢对苏颜有所企图,马海便会选择直接阉了马风。

“林先生...”

“很抱歉老先生,我不想再重复了,不卖!”林阳将字画拿来,便要离开。

“如果我不卖呢?”林阳反问。

太可怕了吧?

刘大师嚎啕大哭的样子惊诧了许多人。

林阳叹了口气,开口道:“我给你父亲打个电话吧。”

声音落下,周围的人全部围了过来。

“马公子,不必行此大礼啊。”林阳忙道。

“一般。”

“不是赝品?难...难道还能是顾恺之的真迹?”

一路无话。

“我说的是事实。”

“是的,这是顾恺之创作上月图时,被贪玩的孩童以指沾染印泥留下的,顾恺之没有管,觉得这一点也是缘分,便在这里印下了自己的章子,这个点便是指纹,而且在上月图出土时曾有记录过,我是见过指纹的,就是这个没有错,这绝对是真迹,绝对...”刘大师情绪显得十分激动。

现场一片混乱。

“哟?姑姑,姑父!你们来了?快快快,里边请吧!”

马风从未见过父亲那般疯狂的样子,他几乎是拿着一把刀架在马风的老二上,逼迫着马风发毒誓。

“林阳?小颜?”

苏颜也是一脸骇然。

人群立刻哗啦啦的散开,齐齐朝后看。

“等我打完再说。”林阳掏出手机,拨通了马海的电话。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