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痴情之人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追龙针法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至阴至邪

“你既不懂,为何能识我出这针法乃追龙针法?”老人好笑道。

老人猛地站起了身,震惊的看着林阳。

“年轻时学过些医术,现如今早就荒废了。”老人叹气道。

他没有哭。

“这还得从山上苦情女所培植的一颗天星果说起...前辈,你应该认识苦情女吧?”林阳问。

“前辈过奖了。”

“她死了。”林阳道。

“我不懂。”

“山之,奇水,闪银花...”

“原来如此...”

“是....苦情女苦等数十载的人,就是我...”

林阳露出苦笑:“前辈多想了,我可不是怪胎,我之所以能泡腾龙浴,也是加了几味独特的药草缓解药的副作用,将其烈性降到比浓虎汤还低,如此才能安然浸泡沐浴。”

老人瞳孔涨大,望着林阳的眼,他看得出,林阳没有开撒谎。

“什么?腾龙浴?那种药浴的效果可是浓虎汤的十倍啊!常人连浓虎汤都承受不住,你岂能承受的了腾龙浴?你莫不成是怪胎?”老人咋舌。

“史籍上描述,追龙针法,针如惊雷,迹似龙行,以脉走之,以气御之,针力如电,其意如鱼,难以捉摸....我根据这描述思考过怎样的针才可能符合追龙针法的特征,因此推算出了大致的施针方法,但这只是我的推算,真正的追龙针法如何,我并不知晓,而老人家刚刚所用之针,恰好与我推算的吻合,所以我才断定这就是追龙针法。”林阳虚弱道。

“我不过是根据史籍描述,推算出来的。”

老人闻声,更为惊奇了。

“岂能不知?这可是传说中的古针法!听说已经失传!无人懂此针法!”林阳沙哑道。

老人闭起双眼,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口。

“你对医道的理解着实卓绝,我想你这身子,也是被你自己的医术改造了一番吧,不然你不可能有这么惊人的恢复力。”老人盯着林阳问:“你是否每天用浓虎汤泡澡?”

“这些药吗?不怕降了腾龙浴的药性?”

林阳爬了起来,望着老人,思忖片刻说道:“想来苦情女守候了数十载的人,就是老前辈你吧?”

“哦?你竟知追龙针法?”老人也颇为意外,不可思议的看着林阳。

“你怎懂得?”

“年轻人,你...好生了得!”

“推算?”老人一脸惊奇。

老人恍然大悟,若有所思。

“你加的什么药材?”

老人连连后退,身躯颤抖,最终是无力的坐在地上,垂着脑袋,泪水从老眼里淌了出来。

然而老人此刻却是有些失控,一把揪住林阳的衣领,近乎咆哮:“你是不是在骗我?你一定是在骗我!她不可能死的!她绝不可能死的!”

先前的斯文和蔼统统消失,只剩下歇斯底里。

感觉银针下去,林阳稍稍恢复了些,便艰难的起了身,也不知客气,撕下山鸡的鸡腿塞入嘴里啃了起来。

“浓虎汤?那药效太低了,我每天泡的是腾龙浴!”林阳道。

林阳错愕不已,才发现老人的双眼都红了。

“前辈,我没有骗你,苦情女的确死了!她与刚才那个女人厮杀时,被那个女人摘了脑袋,我亲眼所见!”林阳沙哑道。

“自然认识,终身山苦情女,天下谁人不知?话说她如何了?应该没事吧?”老人随口询问。

“前辈隐居于此数十载,这里前后廖无人烟,一身医术自然无用武之地。”

“不会,控制剂量即可。”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什么?”

“唉,不说这个了,年轻人,你从上头摔下来,是因为先前那个女人吧?上面发生什么了?你与那女人之间究竟有何恩仇?”老人像是闲来无心,一边吃着山鸡一边问。

只是泪止不住。

“前辈,你没事吧?”

林阳也有些意外老人的反应。

“前辈知晓追龙针法,又懂腾龙浴浓虎汤...想来也是医道中人了。”林阳笑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