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至阴至邪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痴情之人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心死莫大于哀

“只可惜大婚之日...我犯下了弥天大错!”

老人抱着脑袋,痛苦道:“在大婚之前,我千辛万苦,费尽心思找到了一味传说中的药,名为彼岸花,我想用这味药材炼制出一枚永驻青春的丹丸,送给她,然而我发现我错了,我根本不了解彼岸花的药性,而我所收集到的关于彼岸花的信息也全部是错误的!我信心满满的炼制了药物,并试用了一颗,以确保丹药无误,岂料这丹药的药性完全是错误的!”

“前辈为何不上山与她一见?难道前辈不知她在等你?”

老人面容憔悴,眼神痛苦,声音也愈发沙哑。

林阳一怔。

“当然想,不过这并不是件轻松的事。”

他的身材很干瘦,但却死死抱着苦情女的尸体,头颅被他用身上扯下来的布条绑住,看似‘完整’。

“在服用彼岸花丹药后,我的实力突然暴增近十倍,且变得六亲不认,近乎走火入魔!逢人便杀!于是...我硬生生的屠戮了婚礼现场近半的亲朋!因为药丸增幅实力,无人能够制服我,而已经陷入癫疯的我谁也不认,最后是两位恩师联手,方才将我制服。可也因为如此,两位恩师双双殒命。”

等到了这后,老人徒手挖出一个坑,将苦情女安葬。

“不必谢我,想要完美吸收彼岸花力量而不被它影响,其实还是有个先决条件的,这个条件得你去创造,我帮不了你!”老人低声道。

“老前辈,节哀。”林阳低声道。

望着苦情女的坟墓,老人久久没有出声,眼里徒剩泪光。

“这本书是我毕生所学,而这株花,就是彼岸花!”老人沙哑道。

“老前辈!这不是你的错,严格来讲,这只是一场意外,我想她不会怪你,你也不必为此难过!相反,你更应该去找她,而不是让她苦等几十年,因为她连至亲都已经失去了,你却消失不见,岂不是让她也痛失挚爱?”林阳道。

“什么错误不能被原谅?更何况她等了你几十年!这便已经证明了她原谅了你,想要见你!”林阳道。

“什么条件?”

“多谢前辈。”林阳忙道。

如此过了数个小时,才看到他满身泥泞的身影出现。

林阳闻声,苦涩一笑:“老前辈,彼岸花的副作用您是深有体会的,你让我用它?怕不是害我...”

不一会儿,他从里头翻出一个破旧的包裹,将包裹打开,里面是一本书及被风干的花。

这洞穴想必就是老人一直居住的地方。

“我是问你,想不想杀了先前那个浑身是血的女人,保护你的亲朋爱人?”老人凝声道。

“我都一大把年纪了,早就看开了。”

谁能想到,苦情女在终身山上痴痴等候了几十年,她所等的人,就在山脚下。

“你不会理解我的苦衷的!那还是五十多年前,那时的我,是个药痴!喜欢收集天下奇药,想要依靠药物来增加修为,而苦情女,就是我青梅竹马的妹妹,我两从小一块长大,一块闯荡江湖,虽然我们各自所投不同派系的高人麾下,可这并不影响我们的感情!并且我们已经悄悄的私定了终生!并在两位恩师及亲友们的见证下,我们即将成亲!”

“你放心便是,彼岸花我已经研究了几十年,关于它的药力,我也全部弄清楚了,这些都记载在这本书里,你可自行翻阅。”

老人嗫嚅了下唇,随后默默摇头:“现在说这么多已经没用了,她走了,我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

老人说着说着,再也忍不住,抱头痛哭起来。

“什么?”

“我岂能不知?”老人沙哑道:“只是....我不能见她!”

老人走到旁边岩壁处的一个洞穴内。

“可见到我,她只会更加痛苦!我不想再给她带来痛苦!”

林阳默默的聆听着,望着老人那张沧桑且布满泪痕的脸,心里也是诸多感慨。

林阳瞳孔一涨,视线死死锁在彼岸花上。

“我去为她收尸,年轻人,你且在这等我。”

老人说着,步伐有些蹒跚,消失于夜色当中。

林阳怔怔的望着老人,最终是叹了口气。

“我犯下了不可弥补的错误!我这辈子都没脸见她!即便我知晓她在山上,我也不能去见她!”

“老前辈,你去哪?”林阳问。

“你必须得找一个至邪至阴的地方使用彼岸花!”

说到这,老人突然转身,朝山上走去。

“究竟是什么事?”

老人沙哑道,却是转过身,盯着林阳严肃的问:“年轻人,我问你,你想不想杀了之前那个女人?”

林阳有些发懵。

“真的?”林阳忙接过那本书,粗略翻找,发现最后面果然有关于彼岸花的信息记载。

“至邪至阴?”

“那可未必!”

“彼岸花的药力堪称疯狂,若是将其药力释放并服用,完全可以让人的实力暴涨十几倍,你如果得彼岸花力量增幅,要杀那个女人,绝不会困难!”老人沙哑道。

“为何?”

“这些...都是我造的孽!我杀了恩师,杀了她的至亲,甚至连她最敬仰的哥哥,都死在了我的手中!你说,我有何面目去见她?”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