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心死莫大于哀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至阴至邪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不要狗眼看人低

“驴友?”

“好!”

“还有待考究。”林阳笑了笑。

国道上的车并不算多,偶尔能瞧见几辆便宜的私家车飞速行驶。

“肯定是了,你们一定是去爬终身山了吧?像你这样的,我一个月得逮住好几个,都是在荒山野岭迷了路,走到大马路上一个个跟叫花子一样,也得亏我心善,碰见了都会稍上他们,不然靠他们那双腿,走到城里去不得饿死也得渴死。”司机笑道。

“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医者不能自医!我现在状态很差,如果帮你去败那些人,只怕杀不了他们,我自个儿倒是要被他们杀死,这不是送死吗?”林阳道。

“没事。”林阳摇头。

林阳眉头紧锁,突然,他像是想到什么,在身上一阵摸索,总算是找到了之前血枭给予他的那张名片,立刻将号码拨通了过去。

女孩穿着休闲装,戴着副眼镜,生的斯斯文文,清秀的很。

立刻给在红颜谷内的林若男传去消息,询问情况。

“打电话?你该不会是借此抢我手机吧?”女孩皱眉道。

“林董,太好了,您没事!太好了!您在哪?”电话那边是马海激动的声音。

红颜谷主缓了一大口气,便意味着他的时间愈发紧迫。

得知这个消息,林阳的心有沉重起来。

才瞧见老人已是一头撞向了旁边的树干上,头破血流,当场软瘫在地。

砰!

女孩也懒得跟林阳废话,自顾自的离开了。

她正拿着手机看着什么,瞧见林阳上来了,顿时厌恶的捏紧鼻子,一脸嫌弃。

林阳想起来了。

.......

“话说兄弟,你是驴友吧?”司机颇为健谈,话匣子打开就停不下了。

“我一时忘记了...算了,小姐,你要是信不过我,那就当我没说吧。”林阳叹了口气道。

先前在血剑山庄交谈时,他听到血枭与别人谈论起至阴至邪之地!

林阳也不客气,直接坐上了车。

“小姐,你怎么会这么想?我长得像坏人吗?”

“小姐,能否借用下你的电话?我打个电话!”林阳朝一块下车的女孩道。

“城里。”林阳回道。

生活就是如此。

他们买不起城里的房,只能选择住在偏远的老家,每日驱车几十里往返上班。

“那你为何之前不在车上问我要?”

会儿功夫,他一拍脑袋。

半个小时后,林阳坐上了开往江城的车,在与马海的聊天中得知,红颜谷主并未前往江城对阳华进行报复,这让林阳松了口气,但也困惑连连。

当即打给了马海。

林阳呼吸一颤,急忙转身。

“不好意思哈兄弟,这可是我们村唯一的大学生,刚毕业,准备去城里找工作呢,她爸委托我送她进城,知识分子,比较干净,见谅哈!”司机笑道。

林阳默默点头,朝老人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貌似血魔宗内就有一个这样独特的地方!

至阴至邪之地?

“我还在终身山这边,我现在身无分文,手机也坏了,你马上派人来接应下我!”林阳沉道。

林阳立刻冲了过去。

车上除司机外,还有一名女孩。

“至阴至邪?”血枭怔住了。

这些是赶去县城上班的人。

一记闷响传开。

“要啥钱啊,走吧,我也去县城,顺路捎你一程!”司机笑道。

“那多谢了,师傅。”

“作废?怎么回事?林神医,你身体怎么会不舒服?你不是神医吗?有什么毛病你岂能医治不了?”血枭急了,忙是说道。

老人眼睛瞪得巨大,却是望着坟墓,艰难的抬起手,似乎想要抓住什么,但最终手臂还是无力的垂了下去。

林阳怔怔的看着这一切,心头满是复杂。

林阳隐约间好像听过谁提起,人紧皱眉头,思绪起来。

一记刺耳的喇叭声响起。

“我的身体不太舒服,恐怕先前答应你的事,我得作废了。”林阳沙哑道。

一辆面包车停在了路边,司机探出头冲着走在路上衣衫褴褛的林阳喊道:“兄弟,去哪的啊?”

可老人去意已决,再医活又有何用?

林阳笑了笑,没吭声。

才知道林阳当初在终身山顶的那几针,竟是误打误撞,帮红颜谷主卸去了体内的大部分能量。

滴滴。

“我马上安排车子去接您!”

“怎么?你知道哪有这样的福泽宝地了?”老人望了眼林阳问。

“我没钱。”

他其实是有能力去医活老人的。

“血枭,你也不必老拿这事威胁我!我现在都快死了,还怕那红颜谷吗?”

林阳询问了几番,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好心人愿意将电话借给他。

“血枭!”

红颜谷主身负重伤,但体内能量消除了大半,未来一年她都不必为能量之事犯愁,因此红颜谷主选择返回红颜谷疗伤,等伤势好了,再慢慢与阳华清算这笔账。

林阳冷哼,说完便将电话挂断。

但仅仅是过了十余秒不到,血枭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但他还未走几步。

“这...林神医,您怎能出尔反尔呢?难道你不怕...”血枭没说下去,但他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林神医,究竟怎样,你才肯替我们血魔宗出战?”血枭凝沉询问。

“林神医,没想到您居然会提前给我打电话,真是叫人意外啊。”血枭的笑声从电话里传来。

林阳吐了口气,在苦情女的坟刨开,将老人也埋了进去,劈开旁边的大树,为二人竖了个木牌,方才转身离去。

难怪司机如此娴熟的喊林阳上车,感情他是把林阳当做迷路的驴友了...

“前辈!”

老人宁愿在这种荒山野岭待上数十载,如今他一直牵挂一直相思的人已经没有了,他又怎会留恋于这个世界?

面包车一脚油门朝前狂飙。

司机倒是不在意,给林阳派了根烟,便一溜烟开走了。

清晨微微亮起。

车子到了县城,林阳下车问司机要了银行账户,声称会支付司机车钱。

心死莫大于哀!

“上车。”司机点了根烟道。

“我需要找一个至阴至邪的地方来疗伤,你们血魔宗,能提供吗?”林阳淡淡询问。

“若是能这么快找到福泽宝地,倒也是你造化一场,好了,小子,你快些回去吧,若得彼岸花相助,对付那女人绝非难事,此劫你可过!”老人坐在苦情女的坟前,面无表情的说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