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你是谁?

上一章:第七十九章 天才医生 下一章:第八十一章 不受待见

逼的一个柔弱女孩跳车,这得是多大的勇气?多大的恐惧?

仿佛这个人就是苏颜心中的一块梦魇!

直到这时,一只大手轻轻的握住了她。

“走吧。”林阳将手机收起,淡淡说道。

这一嗓子,引得进出的客人们频频侧目。

男子长得白白净净的,五官秀气,但眼窝有些深,有些纵欲过度,瘦弱的骨架撑不住这一身名牌西装。

“小颜,我们进去吧。”苏广开口道。

然而就在她要进门时,一名灰衣男子突然伸手拦住了她。

苏颜有些惶恐,望着那张家的大门,步子是无比的沉重。

说到这,她的身躯竟是在瑟瑟发抖,小脸苍白的如同白纸。

“妈,既然进不去,那就不进去了!”

但苏颜却是微微侧首,不自然道:“还...还好...谢谢关心...”

“等一下!”

正主终于出来了吗?

张家大门是门庭若市,广柳省各个地方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

显然,他也没辙。

这个阿彪只是个在张家打工的,都敢这么欺负她了,可见她在张家的地位是有多低。

林阳一言不发,但拳头已经暗暗捏了起来。

“是阿漠啊...你也来了...”张晴雨挤出笑容来,有些生硬的说道。

“怎么回事?”

他对苏颜谈不上有多深的感情,但此刻苏颜名义上是他的妻子,这个公道,自然得要讨。

苏颜娇躯一颤,却见林阳正冲着她微笑:“别害怕,有我呢。”

阿彪顿时颤栗了起来。

其实她心里也很恼火。

他只看了一秒不到,便将视线转移到苏广夫妇上,接着满脸笑容走来。

“说了,但没用。”苏广叹气道:“张家是不可能为了这件事情而得罪开家的,更何况开漠死不承认,也没证据,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然而林阳却是拿出手机,开口说道:“妈,不进就不进吧,咱是来拜寿的,既然别人不让进,那咱就走,到时外公要问你为什么没来给他拜寿,咱们就把这视频给他看!不是咱们不够孝心,而是有人不准咱们尽孝。”

“你还是有孝心呐。”张晴雨挤出笑容。

而且这女孩跳车之后还得躲避十几个人的追捕,何其困难。

苏颜秋眸微缩,旋而低下臻首,苦笑道:“你就不问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

但这阿彪却浑然不理,冷笑连连:“开什么玩笑!张家人我都见过,哪个不是气质高贵?你们这群人穿的这么寒酸,还敢冒充张家人?别开玩笑了!想要进去,就拿请帖来,没有请帖立刻给我滚!”

张晴雨一愣,错愕道:“阿彪,是我啊,张晴雨,你不认识我了?”

这话一落,张晴雨夫妇愣了。

张晴雨也是一愣,也才猛地回过神,连连点头道:“好,好,林阳,给我录,把他的脸录下来,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这时,呼喊声冒出。

“开少?”

“今天是老爷子的寿辰,我们这些做晚辈的岂能不来?那不是太失礼了?”开漠笑道。

林阳不知道这个开少曾对苏颜做了什么,但他相信,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小颜,你最近还好吗?”开漠将目光转移到苏颜的身上,那张脸尽显柔情。

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去看林阳一眼。

“好!”苏颜重重点头,挽着林阳的手便要离开。

但在这时,林阳突然喊出了声。

“可这个狗东西居然不让我进去!那说该怎么办?”张晴雨气的眼眶都红了。

林阳淡道,眼神无比的阴寒。

“进去吧。”

“小雨,你别乱来,今天是爸的寿辰,如果咱们在这闹事了,爸的面子也挂不住啊。”

“说的也对噢。”

他曾听苏广偶尔提起过,但每每提起时,苏颜总是显得彷徨而害怕,张晴雨则会制止他,不许他再提及这个人。

说着说着,林阳已经开始用手机录制视频。

苏颜小脸发白,害怕的紧,但还是坚持把话说完。

“小颜,别说了。”张晴雨忙搂着苏颜。

开少!

张晴雨领着苏广几人走过去。

“你干什么?”张晴雨怒气冲冲的问。

“林阳,你闭嘴!”张晴雨正在气头上,听到林阳这话,自然是火上浇油。

说到这,苏颜已是在瑟瑟发抖。

张晴雨一听,差点没把肺给气炸了,满脸通红就要发飙。

林阳冷笑一声。

这两个字落下,林阳的脸色沉了无数!

难怪苏颜看到开漠会如此恐惧。

苏颜的体质并不算好,她跳车没死已经是奇迹了,受伤必然是十分严重的,要在这么重的伤势下逃命,简直无法去想象。

“张晴雨?是谁啊?”那人仔细的打量了张晴雨一圈,一头雾水道。

这话一落,阿彪脸色瞬变。

“我...我...”苏颜小嘴轻张,却是不敢迈步。

“小颜,我们也有段时间没见面了,今天难得再叙,待会儿可得好好说会儿话,我想针对以前的事情再好好跟你解释下...”开漠认真道。

“再...再看吧...”

“有自知之明,滚吧!”那阿彪冷笑道。

他看向这边时,目光第一眼锁在了苏颜的身上,且眼神当中有一抹极为浓烈的渴望与炙热一闪而过。

有些东西,不问比问了好。

只可惜她张晴雨在张家的地位很低,谁都不在乎他们这一家。

“你要说,你自然会讲,你不说,我不会逼你。”林阳淡道。

但在这时,后面的苏广赶忙上前,拉住了张晴雨。

虽然苏颜不姓张,但身体里流的也是张家人的血。

一缕杀意弥漫。

“你这话有意思了,穿的好些的人能来骗吃骗喝吗?”

“那是我在张家与开漠相亲完的第三天,我实在无法忍受开漠这狂轰滥炸般的追求攻势,就打算提前坐车回江城,哪知道我坐的出租车居然是开漠安排的,我坐在后排无意间看到司机给开漠发的短信,我知道一旦落入开漠手中,我一定会死的很难看,因为有传闻说开漠有虐待他人的倾向,甚至有女人被他活活虐死。于是情急之下,我就跳了车。司机立刻通知开漠来抓我,我躲在附近居民楼的天台才躲过一劫,直到爸妈赶来接我,送我去了医院,事情才算结束...”

苏颜随口敷衍,眼神闪烁。

“啧啧啧,还有这种事?我说要冒充,至少得穿的好些吧?穿的这么寒酸也不怕丢人?”

张晴雨与苏广一怔。

“行,那我先进去了,你们也快来吧。”开漠笑道,神情态度好是洒脱,随后入了门。

张晴雨在张家的地位不高这是事实,可如果他这个外人不准张家人进来拜寿的事传到了老爷子的耳里,那可就糟了。

老爷子可不是什么善茬,别说张晴雨地位不高,哪怕她是空气,只要她姓张,那就不一样。

她被这么欺负了,张家却是连屁都不放一个,这像什么样子?

“其实跟你讲也没什么。”苏颜侧首,秋眸里掠过一丝痛苦与害怕:“我跟他认识并不多,只有两三天,我曾被舅舅他们安排跟这个开漠相过亲,你也知道的,张家这种大家族所说的门当户对,其实就只是联姻而已,我对开漠没有兴趣,但因为家族的强迫性,我还是无可奈何的跟开漠见了面,我的意思是敷衍过去,见上一面就当完成任务,以后不再理这人,但却不曾想这人在见我后,就像疯了一样追我,甚至比马风还要疯狂,原本我以为只要我继续不加理会就没关系,谁知这个开漠比我想象的还要可怕....”

“你谁啊?这是私人地方,没有收到请帖是不能进来的!”

苏广皱了皱眉,旋而一叹,默不作声。

“这...”那阿彪急了。

“好了,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以后咱们家离那个开漠远点就是。”张晴雨有些心烦的说道。

“这件事情没有去跟张家人说吗?”林阳沉道。

“好像是有人冒充张家的人,想要进去混吃混喝呢。”

“你...混蛋,我是张家的人!你只是被我张家请来看门的,你居然敢不让我进去?”张晴雨气的是咬牙切齿。

因为在她心目中,开漠已经跟恶魔划上等号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