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我凭什么给你跪?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他来了也一起跪! 下一章: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那我就试试吧

“可是...父亲....”

他这话虽然说的婉转,但意思却是让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太不像话了!”

秦明回过神,左右看了眼,便淡淡道:“你们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但庄石却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缓缓跪了下去。

“父亲!”

这话一出,现场瞬间寂静无声。

秦明眉头一皱,望着庄石,又看了看庄墨龙,困惑道:“好端端的,我为什么要给你下跪?”

“秦明来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也要挑战我?”

“一走了之虽是法子,但也着了庄墨龙的道。他是最希望你离开的人,你一走,庄家同辈就无人与他竞争,他在庄家要什么有什么!有庄家全力栽培,你与他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你....”庄南飞气的浑身颤抖。

庄南飞父子两脸色不太自然。

“就是,如果说墨龙输了,他也不认账,那你会怎么办?”

“滚之前别急嘛,秦明,来,跟你爸跪一块去,给我磕个头。”庄墨龙笑嘻嘻的说道。

呼喊声响彻。

还想留在这,就必须要向庄墨龙低头。

众人交头接耳,嘲笑不已。

一同辈冲着庄石道。

谁让他们是失败者?无论是庄南飞还是庄石。

人们的眼睛全部锁定在了秦明身上。

“我们庄家人,可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啊!”

“呵呵,庄南飞,这件事是我们事先约定的,现在你败了!你才说他是我叔,不觉得可笑吗?赶紧跪!”庄墨龙冷笑喝喊。

但在这时,一个身影走了过来。

只是这件事是他跟庄墨龙之间的事,逼迫庄石这位长辈下跪磕头,岂是道理?

“南飞,忍辱负重!忍耐!才是你现在最要做的!切莫因为一时冲动而断送了前程!”庄石咬牙道。

离开了庄家,他什么都不是。

庄石也颇为诧异。

“就是,这野种在这个节骨点过来,不是给雁妹妹难堪吗?到时候只怕飘崖阁的人知道,也会不高兴的。”旁边一女子忍不住道。

庄南飞几乎要爆炸。

但他们也没办法!

众人纷纷指责,一个个声音颇大,故作不满。

“你看什么?不认识你大哥了?”庄南飞哼道。

“哦,认识!”

庄墨龙这是要羞辱他这一家子啊!

庄墨龙喝喊。

“跪?”

这是在逼迫庄石父子妥协啊。

庄南飞双眼血红,恨意滔天。

“这不成儿戏了吗?”

“老四啊!你也是我庄家长辈,岂能言而无信?若是如此,不是给小辈们开了个坏头吗?你可要以身作则,莫要让小辈瞧不起你啊。”这时,庄太青也开腔了。

庄石紧捏着手,脸上尽是不甘与难过。

他很想说什么。

可....嘴里发不出一个字。

“啧啧啧,这个废物也有脸回来?他妈只是我们庄家的一个婢女,连庄姓都不配拥有,这人哪来的脸跑这?”

毕竟是庄南飞先提出要与庄墨龙决斗!

这话可是很不给面子啊。

庄南飞满脸痛苦,拳头紧捏,手指都将掌心扣破了。

二人虽然同父异母,但庄南飞还是有将秦明当弟弟来看。

“父亲!孩儿不孝,令你受此大辱,不过没关系!父亲,我们离开这便是,磕什么头?叫他们统统滚蛋!”庄南飞还是不肯就范,靠近庄石,低声怒道。

他庄南飞自身就想用庄墨龙来当自己崛起的垫脚石,自然也不能怪庄墨龙无情。

他何曾想过,这般侮辱自己的人...会是自己的骨肉同胞。

“呵,叫你跪你就跪,哪那么多废话?”旁边的人叫嚷。

“弟弟,你在国外呆的好好的,怎么跑回来了?”庄南飞咬着牙瞪向秦明道。

不少人的目光立刻朝这人身上望去。

而失败者的下场,就只有看胜利者的脸色。

庄墨龙倒也耐心,径直笑道:“原因很简单,你哥跟我决斗!说如果他输了,你们全家就要给我下跪,现在他败于我手,你给我跪一个,不是很正常吗?”庄墨龙笑道。

“这一家子真是可笑。”

连庄太青都开腔了,这事可混不过去了。

“啧啧啧,四叔,你不是把他放在国外,不许他回来吗?怎么这会又让他回我血剑山庄了?这种场合,你也不怕他丢人!”庄墨龙眯着眼打量着秦明。

庄墨龙却是笑出了声,径直走来。

“没错,庄石,你赶紧让你这个野种儿子滚!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庄南飞深吸了口气,双膝弯曲,也是准备缓缓跪下。

可这个时候,他没得选择。

“呵,杂碎来了!”

庄石庄南飞是气的七窍生烟,火冒三丈!

“你们还不快点跪?”

然而秦明仔细打量起他来。

“可问题是他输给你,不是我输给你,你凭什么叫我跪?”秦明说道。

但对于庄石这一家子人而言,面子什么的,早就是奢侈物了。

“南飞,我们大家可都听到你刚才与墨龙的话,现在你输了,就不认账,这未免说不过去吧?”

庄墨龙也眯起了眼,上下打量了秦明一圈,冷冽道:

庄石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的看着庄太青。

“庄墨龙,你要我给你下跪没问题!但你不要逼迫我爸!他好歹也是你叔,你怎受得起?”庄南飞咬牙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