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将军?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你去,还是我去?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斗棋

他这回算是理解五长老的话了。

“乔尔先生,可没这么容易,你所遇见的,只是一个普通的死局,实际上血魔棋局的死局多不胜数,想要完全了解血魔棋局,非数十年的积累不可,再让你试一百次也无济于事。”五长老摇头道。

林阳只觉手臂承受了万斤之力,几乎要断开,连脚下大地都裂出了缝隙。

林阳走了进去,等入了门,门又缓缓闭合起来。

看到这,林阳恍然大悟。

林阳脸色一紧,看了眼左侧的‘车’,要是再胡乱走动,怕不是要被对方包围,陷入死局。

远处是一片类似于中国象棋摆法的巨大雕像。

必须步步为营,若一步走错,便无法挽回。

“哼,只是一个小时而已,要不是我不熟悉里面,又哪会就一小时?五长老,要不你再让我进去?看我把里面打通关!”乔尔不服气道。

林阳紧咬着牙,急忙挥力朝马身上震。

在雕像的正后方,是一个巨大的高台,高台上摆放着一个精致的盒子,盒子通体血红,上面还镶嵌着宝石,一看便知里面的东西极为独特,非比寻常。

林阳当即恍然。

只有一步!便不再动弹。

呼!

像是齿轮转动的声音传出,随后整个棋盘突然亮了起来。

这是是一场残局。

林阳凝视着现场,冷静分析着棋局。

“原来这盘棋是计时的!如果一定时间内自己不做反应,那么这些棋子就会自己动一步!”

林阳懒得跟这种人计较,径直迈步,朝血魔棋局大门走去。

林阳却觉自己双臂都快碎了,哪怕是刚才那轰击战马身躯的手掌,都有些发肿。

而且是一场极不对等的棋局!

战马被震退了数格,便又定住不动。

其余人也纷纷看来。

“什么?”

乔尔暗暗咬牙,没再吭声。

呼!!

“打不下去?”

这些真的是机关吗?

呼!

林阳脸色瞬变,刚准备动作,却发现那‘车’靠近后,竟纹丝未动。

等乔尔从里头走出来时,人们更是大跌眼镜。

而他这边,就他孤零零的一个人!

能够设计出这样棋局的人,何等的了不起。

乔尔哼了一声,没开腔。

轰隆隆...

“就这种人,我如果愿意,他绝对活不到明天的太阳!”乔尔冷哼一声道。

这是一场局。

林阳没有任何棋子,就他一人,他也不用马走日象走田,他可以随意一动,但他每走一步,对面就能相应的跟上一步,对面棋子多,稍有不慎,就会被包围。

众人一听,都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大门被缓缓打开。

他迈开步子,朝那边走去。

“林神医,要加油喔!”南琴笑嘻嘻道。

“这是一局象棋!我动一步!它们便动一步!”

只见一门大炮移到了面前士兵的后面,漆黑的炮口直直的对着林阳!

一阵强劲的罡风突然迎面吹来,搅乱了林阳的思绪。

他抬头一看。

然而就在林阳思忖之际。

对面的棋子再是有了动静!

林阳急忙施针,扎在身上。

咚!

林阳神情微冷,思忖着该如何突破。

好生恐怖!

“血魔棋局可不是一个依靠武力就能闯过去的棋局,想要真正的赢下它,需要智勇双全!乔尔先生应该是被棋局逼上了绝路,若他不投降,必死无疑,因此他虽然没有负多少伤,可却不能再打下去了,否则,他会没命的。”五长老微笑道。

林阳朝四周扫视。

惊呼不断。

砰!

糟糕!

“不过乔尔先生居然能够坚持一个小时,真是叫人意外,佩服!佩服!”五长老笑道。

果不其然。

偏一点暗红,极为空旷。

“乔尔先生,你可能对林神医并不了解,林神医的实力可没你想的那般稚弱哦!”孔释天说道。

“被逼上绝路?”

前头的马直接跃过了楚河汉界,来到了林阳的右前方。

“何来打不下去一说?你这明明还能再战呐。”有人道。

嘎吱嘎吱嘎吱...

但当他刚踏出去一步时...

林阳脸色急变,赶忙抬手抵挡。

而这边的五长老则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

这强度...太可怕了!

这不只是战斗这么简单!

屋内光线昏暗。

“乔尔先生,你看起来相安无事啊,应该还能再战,为何就出来了?”孔释天忙是上前询问。

“看样子这棋局果然是不简单呐。”孔释天叹了口气,眼里全是钦佩。

每一尊雕像都有五米之高,栩栩如生。

“那里面定然是帝血玄生!”林阳呢喃,眼里流露着灼灼光晕。

原来是棋子‘马’直接冲向了他!

剧烈的爆响在血魔棋局现场传荡。

然而乔尔脸色却十分的难看,暗哼一声,沉沉道:“打不下去,就退出来了。”

“好了,接下来是林神医了!”五长老将视线朝林阳望去。

有像是大统领图案的雕像,有像是士兵图案的雕像,也有马车类似的雕像。

嗖!

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不是一头雾水。

那战马高举铁蹄,凶狠的朝林阳的身上踩去。

只见乔尔身上满是泥泞,看起来十分狼狈,但是...他除了双臂有些擦伤外,并没有多大伤势!

但在这时。

但,只有一半!

这时,面前的士卒雕像突然全部朝前移了一步。

前方的‘车’突然横冲直撞,直接冲到了林阳的左边。

另外一半在林阳的脚下。

“不好!”

为了印证这个想法,林阳尝试性的又往前走了一步。

这里就是血魔棋局吗?

“呵,就他这种弱不禁风的家伙,进去怕是连十分钟都坚持不到!搞不好,说不定他还得死在里头呢!”乔尔不屑道。

也就是说,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许多人的心头也都是这般困惑。

大统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