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情郎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震撼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我就能得罪?

若林阳事先用银针及丹丸稳固了身躯,再加上先天罡躯于寰宇神功的强度,不然林阳早就被那棋子给轰爆了身体。

“我们得试出是谁能‘将’血魔棋局的‘军’!”

不得不说,血魔棋局果真恐怖。

“林神医,且慢!”

林阳淡道,直接要关门。

“十余分钟便坚持不下去?我可不信,身为武尊弟子,孔释天怎会如此不堪?依我看,他定然有所留手。”五长老沉道。

人们愈发激动,拳头也死死握紧,每一个人的眼里都是欲望与贪婪。

“可我就是觉得浑身不自在,要不...林神医帮我复查下?”南琴眨了眨眼,言语中满是挑逗意味。

只见屋外立着一个唯美绝丽的女子。

他盯着面前赤裸着上半身的林阳,又望了望身后早已坐在床榻上的南琴,冷哼一声,眼里杀气腾腾。

大门被拽开。

“五长老,那你的意思呢?”

林阳有些警惕了。

“我说了,你没病。”

可南琴却是突然发力,凭借着娇小的身躯直接钻进了房间。

南琴急忙用手掰住门。

“师妹,你躲在这,原来是在会情郎?”

“呵,林神医,你倒是好尖的耳朵。”南琴丝毫不觉尴尬,大大方方的笑道。

那是一名面色苍白双目凹陷的男子。

男子神情十分冷峻,穿着身灰白色的长服,打扮古风,腰间挂着玉佩,气息森冷,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光一眼便可知这不是善茬。

“我亲眼所见,岂能有错?若三长老不信,现在可去血魔棋局内查看将棋!看看有没有被损坏!”五长老冷哼。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空亮的声音荡漾而来。

一座昏暗的屋子里,几个人坐在长桌前,神情凝重,其中一人起身,情绪有些激动。

而他胸口与腹部的剑伤已经结痂,不过双臂裂开的皮肉还是显得十分狰狞刺眼。

“什么?将棋遭受损坏?这不可能!五长老,肯定是你弄错什么了!”

“还想干什么?”

......

突然,屋外一点微弱的动静传来。

林阳不敢迟疑,立刻开门要出去。

“说的对!”

话音坠地。

“南琴小姐,我今天不方便,你也看我在血魔棋局里受了一身伤,还是改天吧。”

不是别人,正是南琴。

“师妹!原来你藏在这里,可叫我好找!”

“明日便知。”

林阳眉宇一皱,立刻下床,在不发出声响的前提下一步步靠近大门,接着猛地一拉。

“那就速速通知首席长老!此事非同小可,关系重大,要知道,哪怕是咱们宗主,也只勉强碰到将棋,而不能毁之!如今有人能将将棋损毁到这种程度!这便意味着那人可取帝血玄生呐!”

“目前...不知,或有可能是林神医!然而也不排除之前进去的乔尔、南琴以及孔释天!”

“孔释天也算吗?不是说他才进去十余分钟便坚持不住了?”有人道。

“单纯的机关就如此恐怖,这究竟是谁制造的?”林阳打开眼,呢喃自语。

三长老语塞。

谈到‘帝血玄生’这四个字,在场的几位长老呼吸无不一紧,眼里满是期待。

他生的十分佝偻,一身血袍,在这昏暗的屋子里,模样十分的慎人。

“可知是谁破坏的?”这时,二长老侧首沉问。

他的上半身衣物全部脱掉,精壮厚实的肌肉裸露于空气中,但浑身上下是扎满了银针,密密麻麻,看起来十分恐怖。

“若能叫那人为我血魔宗取来帝血玄生,我血魔宗得了如此至宝,那时莫说称霸天下,在大会上更是能所向披靡,举世无敌!如此,我血魔宗必然一飞冲天,扶摇直上九万里呐!”

哗!

嘎吱!

......

“如何试?”

“这件事情当速速禀报宗主!”二长老沙哑道。

屋子内。

林阳盘膝而坐,像是在调息。

“当然,来找你看病。”

林阳脸色微变,立刻明白了什么,急忙要关门。

可他刚刚打开门,那个身影已经站在了他的跟前...

一个破空声荡来,接着一身影风驰电掣朝这狂冲。

其余几名长老面面相觑。

“届时,普天之下,还有谁敢跟我血魔宗作对?”

“宗主早已闭关,严令不许任何人打搅!”

“有事?”

南琴这是作甚?为何一直缠着自己不放?

不好!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