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震撼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一拳定乾坤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情郎

“五长老,我们先告辞了。”

“那这件事该如何处理?”

“如果阁下想要赎回这把剑,可用对等的物品与我交换,我这人并不擅用剑。”林阳道。

“乔尔,你可真是卑鄙啊!”南琴掩唇而笑。

将棋的脑袋被轰碎了半边,机能大大降低,刚蓄积好的下一轮攻击直接出现了短暂的暂停。

噗嗤!

“呵呵,行啊,我等你,小子!”乔尔嘴角上扬,不屑说道。

是乔尔!

很快,林阳靠近了将棋!

他也料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嗯,再见了,老友。”孔释天望着那长剑,像是陷入了某种回思。

林阳眼露狰狞,一拳前杀,不躲不闪。

铿锵!

“好了各位,你们都通过了测试,那么为我血魔宗取回血灵芝的任务,可以放心的交给你们,但今天大家都累了,所以还请诸位先去休息吧,等明日一早,诸位再行动!”五长老笑道,对身旁的人道:“快,为诸位贵客安排房间。”

他怎来了?

林阳面无表情。

当下负再多的伤都不打紧!

林阳呼吸一紧,猛地扭头!

但是...将棋又岂是一般的机关?

他相信,这两剑杀不死自己!

林阳也不客气,直接取来。

林阳此刻都负伤了,哪还斗的过乔尔?

噗嗤!

“林神医,十分抱歉,这是我们的不到位。”五长老无奈道。

众人客气着,纷纷离去。

林阳则冷冷盯着五长老道:“五长老,你们血魔宗的守卫力量果真是差啊!连有人溜进了血魔棋局都不知道?”

只见那尊穿着盔甲背后插着两根青龙牙旗的雕像就像机器人一样,直接拔出腰间双剑,凶狠的朝林阳刺去。

五长老倒也在意。

众人顺声而望,当即大惊失色。

“那么,可我还是赢了。”林阳平静道。

乔尔回过神,继而哈哈大笑:“哈哈哈,那个,五长老,不好意思,我上厕所上错了地儿,没想到这个地方还有个后门,我以为是厕所,就进来了,抱歉抱歉,万分抱歉!”

林阳的突然发难,让所有棋子都反应不及。

这话坠地,不少人是暗骂无耻。

“上厕所上错地方了?呵呵,有这么巧的事吗?我看你是故意的吧?”孔释天冷哼道:“该不会是你看到林神医的时间快超过你了,你心有不甘,偷偷溜了进来,想要阻扰林神医!”

血魔棋局的大门打开。

只要不死,他就能凭借银针及口里的丹药再站起来。

“你是铁了心要赖账,对吗?”

乔尔也是贵客,他总不能抓着乔尔杀吧?他背后的力量非同一般,可是境外力量,十分复杂。

它们到底只是一些机关,而并非人,所有的反应都来自于机关的自行催动,极限摆在那,岂能与人相同而论?

“哈哈哈,林神医这话有趣了,在我眼里,这剑是无价的,但在林神医眼里,相信奇花异草才是无价,行,待哪天我有了非凡的奇花异草,再找林神医。”孔释天大笑。

但这良机措施,那边的战马战车全部逼近,林阳没有机会,且整个棋盘再度泛起了亮光,所有落子位都裂了开来,升起了大量的战车、战马,眨眼之间,整个棋盘直接被无数棋子塞的满满当当。

“如何处理?当然是作废处理啊!我不小心进入到棋局来,破坏了规矩,规矩既然破坏了,那你我的赌约自然就失效了!”乔尔忙说道。

他们之间的恩怨,血魔宗是不会干预,只要不影响他们的行动即可。

轰隆!

南琴笑了笑,直接大方的取出换才算是,递给了林阳。

这一拳是林阳极有信心的一拳。

五长老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林阳面无表情的说道,转身走出了血魔棋局。

五长老也准备离开这里。

轰隆!

此刻他嘴里含着三枚丹药,皆是自身所炼制的最好的续命丹,能够保住心脏,通透血管,甚至能够加固五脏六腑。

“什么?”

“乔尔,你要赖账,那是你的事,我们可做不出这样有辱声誉有损家族名誉的事。”

可就在他的拳头即将击中将棋的刹那。

“林神医,这把佩剑,意义非比寻常,望林神医好生待它。”孔释天说着,眼神里流露出浓浓的不舍。

太好了!

“棋局禁制被触动!究竟是谁,擅闯了棋局?”五长老严肃大喝。

“我得重复多少遍,出现了意外,所以这场赌约不作数!如果你有什么意见,可以单独找我算!”乔尔冷冽道。

五长老、血枭、血鹰等血魔宗人哗啦啦的闯了进来。

林阳则侧首看向乔尔。

林阳大惊失色,立刻朝后退离,跳出了棋盘。

双剑虽以石头打造,却无比锋利,直接贯穿了林阳的胸口与腹部,林阳以微小的晃动避开了心脏的要害,他顶着石剑,一拳头凶狠的砸杀在了将棋的脑门上。

“首先,我说了,这场对赌毫无意义,其次!就算我赖账了,你又能如何?”乔尔眯着眼冷哼。

“不好!”

有人....大统领了?

林阳大喜,立刻再挥拳,直接毁掉将棋。

“居然有人...伤了将棋?”

“林神医可是比你多了足足十分钟,而且若不是因为你擅自闯入棋局,导致棋局的自我保护机关开启,不然林神医还能坚持下去!”孔释天摇头道。

五长老微微侧首。

那边的乔尔盯着支离破碎的将棋,心头不甘,可面对如此之多的战棋,他也不敢胡来,只能退离棋盘。

“这...”五长老不说话了。

“哦上帝,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一派胡言!简直是一派胡言!”乔尔一副被冤枉的口吻,哇哇大叫。

然而此时,这边的血霸突然惊呼一声:“五长老,快看这!”

“我都说了,这是意外!”乔尔哼了一声,盯着孔释天道:“再说了,这与你无关!你在这里操什么心?”

嗖!

林阳点了点头:“我会好好保管。”

那是将棋!

什么?

“没人能欠我东西,我会找你要回我应得的。”

而将棋的半边脑袋...已经被轰碎。

林阳不敢怠慢,暗暗咬牙,猛地收拳后撤,避开乔尔攻击。

“是,长老!”

旁边突然掠来一道狂影,宛如蛮牛般朝他杀来。

或许风险极大,但无所谓。

只见血霸立在棋盘外,颤抖的指着对面的棋子。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