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琴太子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我就能得罪?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采摘灵芝

“血人参?”

至于被血魔宗人围着的圆深,此时此刻才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

南琴大脑嗡的一下,一片空白。

他做事就不考虑后果吗?

但他刚准备离开,林阳已经动了。

南琴也忙是跪伏于地:“徒儿拜见师父。”

随后一股气浪直接撞开了林阳劈下来的利剑。

嗖嗖嗖嗖...

“我想以林神医之医术,应当认得此物,用此物换我侄儿一命,应该不亏。”琴太子道。

南琴急忙过去,想要拔掉圆深身上的银针,五长老却是急呼:“住手!”

圆深一个踉跄软瘫在地。

五长老等人压力巨大。

“林神医,你真要杀了我师兄才甘心吗?如果是这样,我愿意用我的命来换师兄的命,你先杀了我吧!”

“你当我不敢杀你?”林阳哼道,便要举剑。

“是琴太子!”

这是作甚?

“圆深,还不速速跪下,谢过林神医的不杀之恩?”琴太子沉道。

南琴不是十分厌恶其师兄吗?

赶紧离开这。

只见空中一道白影掠过,如惊鸿过隙。

“你们太鲁莽了!”

他的视线在南琴的身上扫视了一阵,又看了眼男子,心头有怒,但没有发作,只能和颜悦色道:“林神医,这位是琴太子的侄子,名为圆深,他年少不懂事,性格冲动,得罪了林神医,还望林神医大人有大量,原谅圆深。”

五长老脸色骇变。

尽管后面无数双眼都带着不同的眼神盯着他...

她何曾想过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又何曾想过林神医是如此的狠辣,连血魔宗的面子都敢不给。

说完,林阳提剑,朝圆深走去。

五长老脸色瞬变,急忙躲闪。

无数视线立刻汇聚在他的身上。

琴太子扫了眼南琴,平静道:“琴儿,你的戏也演的太拙劣了,你就看不出林神医如此咄咄逼人,就是要利用你引我出来吗?”

“多谢...林...林神医的不杀之恩!”

“嗯。”

林阳呼了口气,点头道:“既然你拿此物换他命,那这次我便放过他好了!”

“琴太子是一名散修,实力高强,一剑一琴行遍天下,威望很高,纵然是我血魔宗也得给其几分薄面,南琴小姐便是琴太子的高徒,这位是琴太子的侄子,林神医若是肯原谅圆深,我想琴太子也定会记着您的恩情,您觉得呢?”

的确,面前这人可是大名鼎鼎的林神医,他的针,哪是旁人随意可取的?

“琴儿知罪。”南琴忙是跪地而呼。

这边的五长老几人忙是朝那白布望去,一个个是望眼欲穿,羡慕至极。

血魔宗人无不色变。

那枚刺在圆深身上的银针立刻飞了回来。

那是一名身材修长容貌俊美的男子,他生的很是秀气,有一股阴柔的美感,十分吸睛,但有林神医这样宛如天神般姿容的人在,这人的俊美,倒是显得不够看了。

“林神医!”五长老急呼。

他身躯轻颤,有些哆嗦,心里头的那股冲动劲儿也消失无踪,望着气息恐怖满脸杀意的林阳,他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

林阳一步步的走来。

她挡不住林阳的剑,与其如此,何必要浪费气力?

南琴脸色瞬变,想要抵挡,但却放弃了。

“不能伤?”林阳冷冽而望:“那么他伤我,怎么算?”

南琴吓了一跳。

南琴竟为圆深,甘愿以身挡剑?

林阳懒得这帮子人,径直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

“道歉已经没用了,如果我实力不济,现在躺在地上的应该是我吧?既然如此,我何必要跟你们客气?”

接着,众人后方的假山上,不知何时立着一人。

嗖!

自己这般拼命护着圆深,的确让人怀疑,唯一能够诠释的了自己这种行径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琴太子在附近,南琴这般做,是为了做给琴太子看。

说完,他手一挥。

南琴已经不知所措。

太疯狂了!

才发现里面是一株通体鲜红的人参。

“他的恩情对我而言,很重要吗?”

立刻有人识出了这琴音之奥妙,当即呼出了声。

然而就在人们费解不已时,一道清脆悦耳的琴音突然在这夜空中响起。

“圆深鲁莽了,在下在这替他向林神医致歉,这是一点薄礼,权当是在下向林神医赔罪之物,还望林神医莫要再计较此事了。”琴太子平静道。

“都散了吧,我要休息了。”

南琴闻声,脸色微白,默默点头。

林阳闻声,打开了包裹。

“叔叔!!”

南琴知道现在任何方法都已无用,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向林神医求情。

“林神医,还请见谅!”南琴眼露不甘,但还是低头说道。

林阳剑身轻颤,其人朝空中望了一眼,收剑后退。

圆深咬牙切齿,愤恨至极,但自己的叔叔都这般说了,他也无可奈何,只能硬着头皮跪了下来。

林阳伸手接过。

琴太子没有深究此事,只从怀里取出一块白布包裹着的东西,朝林阳丢去。

“林神医的针,岂可乱拔?否则定会造成不可逆的二次损伤!重则怕会小了圆深的命!”五长老低喝。

那人一手握剑,一手抱琴,就这么漠然的注视着众人。

她也是被这局势弄晕乎了。

旁人都被南琴的举动给惊住了。

“啊?这....”南琴张了张小嘴,也立刻反应过来。

“琴太子?不曾听过。”

五长老是精明之人,哪能看不出这形势。

“师妹,护我离开!”

圆深一咬牙,站了起来,低声而喝。

然而他避过去了,身后的血魔宗弟子及圆深却是避之不及,直接被银针刺中了身躯,一个个僵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圆深大喜,急忙呼喊:“快来救我!叔叔!”

“现在起,谁拦我!我杀谁!五长老,连你血魔宗人也算!”林阳狰狞道。

“银针封穴!”

林阳扭过头顶着南琴:“你把我当枪使,引发你师兄与我的冲突,所以这后果,当由你来承担。”

大量银针飞梭过来,宛如流星,朝这儿打。

他当即惊呼。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