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传承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武神之躯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冲入禁地

老人也没有因为这砸门声而中断,继续为林阳讲解着。

林阳字字品位,细细品读,用心去思考,以心去感悟。

老人像是回光返照般,猛地起身,大声斥责:“这个时候你越发不能意气用事!明白吗?”

锁眼被林阳堵上,他们无法用备用钥匙打开这扇钢铁大门,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硬砸。

地面缓缓震颤。

“可纵然这只是我编造的谎言,可我的绝世神功,依然是不输于血魔咒的强大力量。”

“我已经把所有该说的都说给了你听,接下来就得靠你自己了,你自己好生感悟,将我所说的这些全部吃透,这或许不是个短暂的过程,但我相信,假以时日,你的成就定比我高。”老人虚弱的说着,眼里全是期待。

“血魔宗人动用器械了?”

外面的撞击声不断响起。

这可不是古代,要破门的话,现代科技远比这些武者的拳脚要有用的多!虽然这铁门是血魔宗先人所设立,可那先人的时代跟现在的科技完全比不了,若用高科技器械强行破门,甚至整上炸弹,这门能撑多久?

山壁轻轻晃动。

老人的声音再度微弱起来,也喘的厉害。

的确!

林阳意识到,老人在失去落灵血后,身体机能再一度大幅下降,现在他已时日无多,哪怕是林阳也不能继续为他维持生命。

恐怕这个世界上就没谁敢想象过拥有这么多落灵血...

老人缓缓念叨着,如此一直过了三天。

咔嚓...

砰!

林阳无可奈何,只能盘膝坐下,按照老人所言,竭力开启武神之躯。

砸门声越来越频繁,声音也越来越剧烈。

“冲动!愚蠢!”

林阳猛地睁开眼,忙冲上前扶住老人,同时取出银针,在老人那被撕裂了的皮的手腕处扎去。

望着那熠熠生辉的三十滴闪闪发亮的光点,林阳有些神情恍然。

“现在,我教你如何浇筑武神之躯!”

林阳不曾想过,老人能有这么多落灵血,并且...他居然将落灵血藏于皮下!以至于这么多年都没有被血魔宗的人发现!

“前辈,你还好吧?”林阳低声道。

老人突然将地上的铁链拾起,拉着铁链的另一头走出了监牢,而后将铁链狠狠的拴住,把监牢大门给锁上。

此刻老人已是是虚弱到了极致,莫说是说话,哪怕是抬头都显得无比吃力。

“不,还有选择!”

“前辈...”

林阳心无旁骛,继续聆听着。

那庞大的铁门终于轰然倒塌。

老人欣慰而笑,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三十滴啊!

终于,他已是支撑不住,身躯朝旁边倒去。

这时,禁地大门传来一记沉闷的巨响。

“杜痕有空,以武传神,大地有体,以心会魂....”

砰!

已经过了三天了,血魔宗怕是已经弄来这些东西了...

只可惜,他很难看到林阳掌握他全部技艺的那一天。

林阳怔怔的看着他,深吸了口气后,默默拾起钥匙,走到了那块锁着老人的巨大寒铁后面,盘膝坐下,着手开启武神之躯。

“这监牢足够大,而且为了关押我,他们用的是北海寒铁打造了这监牢,因此这监牢轻易之下是不容易被破坏的,你躲到这块锁我的寒铁后面,他们若不进到监牢里面来,便不可能伤到你!”

几针刺下,老人稍稍稳了口气。

林阳认真点头。

林阳一听,猛地打开眼。

但二人依旧没有半点的分心。

老人一字一顿,说的不算快,生怕林阳来不及去铭记。

“不,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看那铁门虽然牢固,但这里终究只是个山洞,如若血魔宗人破土而入,是难以阻拦的,你的时间不多了,你必须快快开启武神之躯,不然绝对不是其对手!”老人颤呼。

随后一块块巨石剥落,尘土飞扬,几根电钻直接从岩壁那边穿了进来...

“都说血魔宗的人狡猾,实际上愚蠢透顶!在我被抓之际,我故意将左手腕的皮扯下,盖在了右手腕上,以内力封住,因此外人看起来以为我右手腕是受了伤,故而看不到藏着的落灵血,年轻人,我武功已废,虽然凭借落灵血还有再修炼回来的可能,但我终归是年迈,因此这些落灵血,我就送给你吧,你得三十滴落灵血,开启武神之躯,血魔宗人,必然奈何不了你!”

“前辈,你必须恪守心神,我现在帮你稳住命脉,我会带你出去,医好你的。”林阳低声道。

整个禁地为之一震。

“可我们没得选择了!”林阳沙哑道。

“我的时日不多了,所以接下来的心法口诀,我只说一遍,年轻人,你定要好好聆听,决不能三心二意!明白吗?”

林阳愕然。

可这大门乃血魔宗第十九任宗主所设,又岂是轻易之间可打开的?

做梦都不配梦到。

老人沙哑说道,便抬起手咬破手腕,将血滴在了林阳手腕处。

“如果血魔宗动用炸药或挖掘机之类的器械,这门怕是连一天都撑不住!”林阳猛地起身,沉道:“前辈,我看还是把门打开,强行杀出去吧!我以血皇灵芝可与他们相拼!”

“是!前辈!”

如此过了整整一天,老人才将武神之躯的开启方式述说完毕。

毕竟这里条件太过简陋,没有合适的器材与药物,他不能保障老人存活。

...

砰!

岩壁裂开了!

“一起藏?我们能藏一辈子吗?”老人笑道:“我到外面来,是要为你争取时间,年轻人,快些去开启武神之躯吧,再耽搁下去,我们只会一起死,你是希望我们之间活上一个?还是希望咱们一同被血魔宗的人大卸八块?”老人挤出了笑容。

轰隆!

如此持续了一天,终于。

什么概念?

“其实根本就没有所谓的血魔咒隐藏招式修炼方法!这个传闻,是我编造出来,故意传出去的,当初我不过是想试探上任血魔宗主,想看看他品性如何,却不曾想他藏的好深,在我以为他不受诱惑时暗算了我,但这个编造的谎言却也保了我的性命。”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可在这时。

老人锁完了牢门,将钥匙丢了进去。

不待林阳细细去回思,他又开始传授着自身的功法。

轰隆隆....

“莫要多言,快...”老人紧握着林阳的手,浑浊的眼全是坚定与严肃。

血魔宗的人,生生打通了岩壁,要卸掉大门!

地面与墙壁再度震动起来,且这回的震动比之前更为剧烈更为的厚撼,并夹杂着奇怪的器械声。

可依然虚弱无比。

甚至还有恐怖的爆炸传出。

血魔宗开始砸门了!

老人也坐在了地上,闭着双目,一动不动,亦不知是生死,呼吸也极度的微弱。

“前辈,那你出去作甚?与我一起藏于此处啊!”林阳沉呼。

砰!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