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浴火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生不如死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危机来临

直到这时,在血池里痛苦挣扎的老人突然咆哮一声。

可即便不出去,林阳也难以做到凝神静心,根本不可能凝聚武神之躯。

这话一出,血魔宗主眼里略过一抹异光,沉吟片刻,点头道:“好!你立刻派人走一趟,告诉玄医派学院的人,就说林神医已死于我手,叫他们统统归顺血魔宗!谁若不从,格杀勿论!”

可越是如此,他心绪越发烦乱。

凄惨的叫声响彻了整个禁地。

“算了,你亲自跑一趟吧!这回,不要再让我失望了,否则你也进禁地里烤一烤吧。”血魔宗主沙哑道。

但这一回,无论老人嚎叫声多么大,都再听不到寒铁后面有任何动静了...

血魔宗主眼神顿冷。

首席长老见状,快步跟了出来。

“这北海寒铁,如何能砸的开?”血魔宗主沉道。

“小子!冷静!你一定要冷静!千万不要冲动!!”

“宗主,我们虽不能进去,但可将里面的人逼出来!”

林阳浑身一颤,眼睛瞪得巨大。

他希望林阳能够安然无恙的走出去!

慢慢地,柴火越积越多,牢笼内都填满了干柴。

呼!

“嗯?”

旁边的人跑了下去,取来一把锋利的长刀,血魔宗主径直开膛破肚,剔其肋骨。

“可惜了,血皇灵芝给这个姓林的陪葬了,不然本宗主的功力必然又将大增一步,可惜了!”

“看见了吗?这就是与我血魔宗作对的下场!”

“混账东西!你真当我血魔宗的刀不利吗?”

弟子们拼命往里头添置柴火。

吧嗒...

大量火星飞进牢笼内,落在了干柴上。

吧嗒。

但在血魔宗主看来,林阳的死,已经是注定的。

哗啦。

宛如凌迟。

说完,大手一挥。

虽然与老人相识不久,可终归是对自己有恩的人。

“好!就用火!给我烧!林神医死活不论,马上给我把这里填满!我要用大火把这里的一切烤熟!”血魔宗主不住点头,对那男子道:“李琦,你献计有功,升任血月堂执事!”

如果血魔宗人不能付出代价,那么...他也就白白牺牲了。

他紧闭着眼,耳边传来的老人声声痛苦嚎叫,无不是令他揪心。

这便是生不如死!

“多谢宗主!”叫李琦的弟子忙跪伏下来。

这时,一名血魔宗精锐突然上了前。

林阳微微打开眼,便看到这些柴火撞击在墙壁上,随后跌落下来,散落于地。

“玄医派学院!”

顷刻间。

“林神医是拥有先天罡躯的,一时半会儿,肯定烧不死他,给我继续加柴!烧他个三天三夜!”

血魔宗主摇了摇头,转身走出了禁地。

老人四肢尽断,被抛在血池里,被血魔宗主一点点的割肉抽筋。

“我怎想不到呢?”

“加柴!加柴!”

“遵命!”

老人疼的晕厥过去,但血池的药效硬生生的维持了他的生命。

“宗主,我们虽然没有血皇灵芝,但我想肯定还有能够替代血皇灵芝的东西!”首席长老忙道。

这话一出,众人双眼顿亮。

“呃,这个....”首席长老面露尴色。

牢笼直接化为了火海。

“短时间内,你去哪弄机器?”血魔宗主盯着他问。

血魔宗主直接提起血池内奄奄一息的老人,将他的脑袋对着牢笼,冷笑道:“陈博!在你临死前有个人给你垫背,你也算是走运了,这回就让你亲眼看看里面这个人是怎么死的吧!”

这一嗓子,仿佛是用尽了老人的全部气力。

“去吧!”

不少长老恍然而呼。

“宗主,貌似没有作用啊,咱们不能再这样耽搁下去了,那个林神医肯定是有什么诡计,我们得想办法砸开铁门。”旁边的首席长老上前道。

“是什么?”血魔宗主忙问。

吧嗒。

大火燃起。

“不行,我一定要静心!”

“林神医!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现在走出来,打开牢门,向本宗主磕头谢罪,本宗主可以考虑留你一命!若你执意坚持下去,那,就别怪本宗主无情了!”血魔宗主大声喝道。

“哦?”

如果有足够的药物与器材,林阳是能够继续为老人续命的。

他希望林阳为他报仇!

血魔宗主勃然大怒,大喝道:“取刀来!我要为这个老家伙剔骨!”

“宗主,玄医派学院是林神医倾尽心血打造的一个医学组织,我想里面肯定有不少林神医的医术心得及珍稀药材,如果我们把玄医派学院掌握到手,由这个玄医派学院的人辅助宗主您修炼,以医武的方式练功,宗主您的实力岂不是该进展神速??”首席长老笑道。

很快,血魔宗弟子取来大量干柴,顺着牢笼的缝隙朝里头丢,他们的劲很大,能够丢到牢笼的尽头墙壁上。

“宗主,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

林阳怨怒冲天,但却无可奈何。

“好计!”

“用火!”那精锐道。

“我听说有一种水刀,利用水的冲力隔开任何东西,削铁如泥,或可一试。”

“是,宗主!”

他知道,如果现在冲出去,根本就是送死!

林阳咬着牙,取出银针,想要用银针来冷静下来。

老人艰难的睁着眼,望着面前的火焰,已是面如死灰。

血魔宗主冷笑,旋而将老人丢到一旁,任由他死去。

然而里头依旧没有半点动静。

“是!”

“不知所谓!”

而不是与他一样落入血魔宗人手中,受尽折磨!

“哦?李琦?说说,你想怎么做?”血魔宗主看着他问。

虽然看不到老人受苦的画面,可他能够想象出老人内心的期盼与寄托!

首席长老大叫。

“做什么?本宗主自然是要修炼了,本欲借血皇灵芝来增幅功力,却不曾想闹得这般局面,纵然杀了林神医也不解恨,可现在不是恨的时候,距离大会召开的日子越来越近,本宗主若不快些将实力提上来,我血魔宗如何在大会上取得优势?”说到这,血魔宗主的脸上尽是恼色。

而血魔宗所带来的这盆血池之水,便有续命的功效,它不能治好老人,却能让他在短时间内不会死去。

首席长老浑身一颤,忙跪伏下来,磕着头:“宗主放心,血痕定当肝脑涂地!绝不怠慢!”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