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杀戮降临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快跑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学院末日

“什么?”

才发现原来四面八方不知何时又围聚过来打量附近的居民百姓。

铿锵!

唐刀一闪。

“不许伤害我爷爷!”

他们一个个愤怒的望着男子,勇敢的聚集过来,将其团团围住,水泄不通。

可...对方哪会在乎秦柏松干什么?

是马海!

然而她的留下,并不能改变任何东西。

“啊?”

附近的人发出尖叫之声。

可他一伸手。

但这彻底激怒了现场所有人。

男子平静道,提着唐刀走向秦柏松。

“啊??啊!!”

男子却没理会,提着唐刀左右扫视,随后纵身一跃,直接扑向远处意图上车逃离现场的秦柏松一众。

那人平静道,便提起唐刀,要劈下去。

但腹部与肩部的疼痛,根本无法支撑她起身。

砰!

马海浑身一颤,张了张嘴,还未说什么,便也缓缓倒在了地上。

“唔...”

众人颤颤巍巍,不住后退。

“走!快走!马上把这病人转移走!”

他本就负伤,这么一折腾,人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秦凝嘴里吐出血来,身子朝后飞去,重重的撞在了后面损坏的宾利车上,人摔在地,疼的直抽搐,几乎晕厥过去。

但跑了没几步...

“马总!”

嗖...

墙壁坍塌凹陷。

众人眼露绝望,不知所措。

咵嚓!

壮汉疼的大脚。

“走啊!”

“宗主交代了,只杀秦柏松几人,其余人若敢阻扰,只废不少!不要把事情弄大,女人,你该庆幸你还能活着。”

也包括秦柏松。

这个人,可比之前的首席长老要狠辣残忍的多啊!

男子平静道:“你们散开,还有救,再靠近,只能见血!”

众人群情激奋,涌了过去。

“马先生!”

而栽下窗户的马海也是一个驴打滚翻了起来,虽然他头破血流,肩膀疼的让人直哆嗦,可求生的本能让他不敢有任何的踟蹰,爬起后是发了疯般朝前奔。

砰!

秦凝呼吸一颤,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肩膀处便是鲜血飞溅,一看,自己的右臂不知何时已经掉在了地上...

但那人一言不发,只从自己的身后取出一根修长用布包裹着的东西。

男子不知从哪翻出一只匕首,狠狠的刺进马海的肩上,竟是硬生生的将他盯在墙上。

“凝儿!你快走!别管我们!快走!”秦柏松拼尽全力呼道。

壮汉的胳膊便落在了地上。

四周的人义愤填膺的叫嚷道。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速速将龙手带去治疗,其余人马上离开这里!”熊长白赶忙呼喊。

“秦院长到底跟你们有什么仇,你们为何还不放过他?”

不多会儿,四周已是黑压压的一片。

他一甩手中唐刀,竟将那辆宾利从中一分为二,里头的人都跌了出来。

秦柏松怎么劝解都毫无作用。

会儿功夫,血花于人群中溅开。

“快走!”

疼痛还未涌上来。

可男子毫不手软,提刀乱斩。

铿锵!

一口匕首扎在了他的背部。

“爷爷,我不会让你受伤的!”

“你们这些家伙,居然还敢来!”

秦柏松望了眼门口的人,也似乎是猜到了什么,但他没说什么,而是继续着自己手头上的事。

剩余的人脸色骇白。

“龙手!”

“这次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家伙!”

他直接推开了秦凝,朝屋内走。

面前这人也不是个墨迹的人。

二人双双坠落于窗下。

可他刚刚将枪掏出。

这时,龙手突然大喊一声,直接抄起地上的板凳,便朝男子砸去。

那壮汉可忍不住了,大喝一声迈步上前,一把要将其揪过来。

现场的医护人员发出尖叫。

秦凝也不由一怔,忙朝四周望去。

“混账,你他妈好嚣张!”

众人冲到窗户边急呼。

他们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存在,哪对付的了这种穷凶极恶之徒?

“住...手...”秦凝虚弱呼喊,还想阻止。

“啊!!!”

现场立刻骚乱起来。

而马海、龙手几人亦是如此。

然而就在这时。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男子的屠刀举起,而后一点点的朝秦柏松的脖子砍去。

他取下唐刀,走向秦柏松等人。

房间内寂静无声。

秦凝一把横在秦柏松的跟前,双眸坚毅道。

将其摊开,赫然是一把唐刀!

秦柏松沉声急喝,继而猛地转身,拦在了那人的面前。

马海知道情况不对劲,也不犹豫,立刻暗中掏枪,意图解决这人。

哐当!

“太可恶了!”

一名壮汉站了出来,大声呵斥:“小子,马上把你手中的刀放下来,然后跟我们去巡捕房,不然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砰!

龙手僵住了身躯,随后缓缓倒在地上。

男子手中唐刀直接一削。

这一瞬,一股寒意于众人头顶凉至脚底。

秦凝咬着牙,不可退让。

“我们上次下手轻了吗?”

然而就在这时,男子的刀突然停住了。

一只重脚突然踹在他的腹部上。

“你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干什么?”秦柏松严厉而喝。

秦凝浑身僵硬,不敢动弹。

一声咆哮传出。

他手中的板凳赫然已经断成两截,其胸膛也已被斩开,鲜血淌出,不知生死。

顷刻间内脏翻江倒海,嘴里喷出鲜血,人直接朝后栽倒,但还未倒下去,那人再伸一手,稳稳的掐住马海的劲脖,朝旁边的墙壁上撞去。

他抬起手中的唐刀,毫不犹豫,朝秦凝的胳膊斩去。

众人哪还犹豫?立刻照做。

“你们就是秦柏松、熊长白吧?我乃血魔宗血风,奉宗主之命,斩你们头颅!”

“宗主交代,不能肆意屠戮,但除玄医派学院的这些高层外,其余人我可以废之。”

噗嗤!

但板凳刚刚抬起。

“抓住他!”

男子又是一脚,踹在了秦凝的腹上。

他一把拔出肩膀上的匕首,整个人奋不顾身,扑向那人,与那人一同朝旁边的窗户栽去。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