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危机不断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你没有赢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伤亡惨重

片刻后,电话被接通,里面传出一个略显吃惊的声音。

血魔宗居然要对这两个地方下手?

“血风?你怎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你不是被宗主派去玄医派学院做事的吗?”

“老师....”

血风疯狂的挣扎着,嘴里不断嘶嚎,仿佛嗓子都要被他喊破。

“治的好,但...我至少得花一个小时的时间来稳住他的伤势。”林阳沙哑道。

熊长白浑身一颤,立刻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看他此刻的状态,显然手术已经在10分钟前就开始了。

“我说,我说!”血风竭力的喊道。

“林董!”

“先别管那么多...血孔,我且问你,宗主最近是不是又安排了什么行动?”血风低声询问。

“一个小时?”

“好!那就别怪我!”

他不想再坚持下去了。

熊长白立刻安排人行动起来。

“这么说,他应该还不知道你被我俘的事吧?”林阳沙哑道。

“你的同伙呢?”林阳沉喝。

随后是学院的讲师赵奎安冲了过来。

这话一坠,林阳轰的一下,大脑是一片空白...

“不,血孔是管后勤的。”

是啊,这个时候血风没必要再欺骗自己。

剧烈的疼痛再度袭上他的心头,可血风的意志竟坚定到了极点,这样的痛苦都不能左右他分毫。

麒麟门跟忘忧岛?

不过有些人的伤势就不轻了。

“不要....不要....”

“熊长白!”

林阳绷紧了脸,开始为马海诊治。

救人要紧!

血风还以为这几枚银针会让他生不如死,岂料银针落下,他便是双目一黑,晕厥过去。

血孔心有困惑,但还是老实回答。

林阳是想也不想,直接挂掉了电话,捏起几枚银针,刺向血风。

这种几乎来自于灵魂的痛苦,根本不是常人能忍受的。

这些人方才反应过来,忙跑到林阳跟前。

林阳一听,颇觉有道理。

“老师,马海怎样?治的好吗?”熊长白询问。

血风刚欲开口,林阳便将银针全部扎了下去。

毕竟他急匆匆的离开血魔宗,在血魔宗主看来,肯定是为去救火玄医派学院。

此刻马海被玄医派学院的人安排在手术台,几名医护人员正在为他输血。

比较于断手断脚,他更恐惧的显然是这些东西。

林阳猛地回首而喝。

林阳呼吸发紧,立刻奔向最近的手术室。

众人聚精会神,处理着马海的伤口。

“几个小时前,血影组与血煞组在我这领了一批装备,据说他们是奉命前往麒麟门跟忘忧岛办事,依我看,定然是宗主生气了,派人去剿灭这两个宗门!”血孔说道。

然而血风却是紧咬着牙,一言不发。

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云霄。

片刻后,他神情阴冷到了极致。

只听赵奎安急切呼喊:“马总快不行了,林董,您快去看看吧!”

不管了。

他宁愿放弃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也不想再去品味那种痛苦了。

“你快些回答我...”血风催促道。

“说吗?”林阳沙哑道。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拿起血风的手机,低声道:“你在血魔宗内,可有关系极好的人?”

“怎么回事?”林阳沉喝。

“就你一人?你少骗我!”林阳狰狞道,捏针便要再刺。

“林神医,我没有骗你!我发誓!宗主真的只派了我一人来,他根本没必要派更多的人,仅凭我一人,足以对付玄医派学院的这些人,如果我都不行,那肯定是被你阻止了,那样一来,派再多的人过来又有什么意义?”血风急忙解释。

“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10分钟前,血风还没被制服。

“我..没有同伙,宗主只派了我一人过来...”血风虚弱道。

血魔宗主打这通电话,也是想确认一下血风有没有得手。

他取出电话,分别跟忘忧岛及麒麟门的负责人打去电话,要他们迅速撤离宗门,同时再给东皇教与古派发出消息,让他们火速支援这两个地点。

“林神医...”

令人敬畏。

“他可是宗主身边的人?”

“啊!!!”

这些医护人员竟然在暴徒的刀刃下抢救伤患...

“他们什么时候出发的?”林阳也顾不得那么多,下意识的吼问。

林阳直接撤掉他的双腿。

林阳心头费解。

“是。”

疼痛感散了些许。

林阳沉道,便翻出了血孔的电话,拨了过去。

林阳眉头紧锁,低声冷道:“你想说什么?”

譬如马海。

可血魔宗主这句你没有赢是什么意思?

一个小时很快便过去了...

救的了多少人?

只听一声凄呼响彻。

林阳眼神一沉,盯着血风道:“说!你的同伙在哪?”

“那好,你马上给我打电话给他,询问他,最近血魔宗是否对阳华还有什么行动没!”

“有...血孔...”

在这个时间点,如果血风得了手,接电话的必然是他自己,如果失败了,那就是林阳接的电话。

血孔显然是没能反应过来,错愕的会儿道:“3个小时前吧...”

这通电话打来,林阳并不意外。

“把这个人关起来,然后迅速为其他人治伤。”林阳沉喝。

林阳冷冷盯着他,好一会儿,才将上面的几枚银针取下。

林阳要救马海,就得晚上一个小时去处理忘忧岛与麒麟门的危机。

看到这一根根明晃晃且纤细无比的针,血风的脸上终于是流露出了惧意。

“除非宗主现在跑到后勤部去亲口对他说。”

“你救的了多少人?”血魔宗主微微一笑,直接挂掉了电话。

听到这里,林阳微微一怔。

虽然很多人断了手脚,但因为血风的刀口极为锋利,要接肢不会太难,纵然是秦凝的胳膊以现代医学也能完美续上。

“你问这个作甚?”

难不成...血魔宗主还派了其他人迫害玄医派学院的人?

林阳忙取银针,扎了几下,并未马海号脉。

林阳眼神狰狞,再是取出银针。

那样一来,便会有更多的人死去。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