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 那你想见识见识吗?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血魔宗主!我来了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清算

“作为医生,我会劝你们,但是,我只劝你们一次,如果想活命,立刻离开!”

此刻,血魔宗的大门前立着足足近百名血魔宗精锐,此外还有几名血魔宗的长老林立。

“那多谢了。”

而先前的那名老人,已是不成人样的躺在池水中。

在抹除了近百名血魔宗弟子的性命后,其余人已不敢再靠近,只能远远的望着,一个个紧张无比,惶恐不安。

每一个人的眼神里都充满了怜悯与漠然。

所有人都不能动弹了...

“你们如果想活命,就赶紧离开,你们宗主不过是让你们来送死!”林阳平静道。

一个身影从血雾内冲出,宛如旋风般在这些弟子与长老间穿梭。

脚下的大地突然炸开。

“跟个小丑一样可怜。”

“林神医,我们血魔宗能将你关起来烤上一次,就能把你烤上第二次,上次因为血枭这个叛徒才让你逃了,我想这一回,你必然插翅难飞。”一名长老面带笑容道:“看看你脚下吧!”

顷刻间,血魔宗沸腾了。

老人睁着唯一的一只眼,嘴巴张的巨大,却是说不出话。

咵啦。

只有针眼大小,连血都溢不出。

这阵印是以鲜血涂抹,类似于某种邪阵,但林阳看得出,这阵印下面,是一层机关。

“肯定是假的!”

林阳给老人扎了一针。

当即有两名血魔宗弟子抬着一个大木桶走了进来。

“你似乎很在乎这个老家伙?这样吧,你只要告诉我你为何能在大火中存活下来,那待会儿你死的时候,我会让你也下这个木桶,去陪这个老家伙,如何?”血魔宗主眯着眼笑道。

很快,林阳来到了血魔宗大殿前。

林阳走到那木桶边,想将老人捞起来,但他知道,一旦离开池水,老人会立刻断气。

“什么原因?”血魔宗主立问。

血魔宗主颇为意外,但还是朝旁边的人看了一眼。

一股恐怖的血雾直接包裹了林阳。

顷刻的功夫。

显然,所有人都预料到了林阳的到来。

林阳微微低头。

林阳径直前行,银针围绕着他旋转,但凡有人靠近,便会瞬间出击,将其击杀。

嘹亮的声音传遍全宗。

他们不由分说,提起大刀朝林阳劈杀过来。

只是,他的神情十分淡定:

接着,他们的脖子处出现了一个极为细微的血孔。

这可是至高无上,比先天罡躯不知强悍了多少倍的神躯啊。

林阳扫了他一眼:“是吗?那...你想见识见识吗?”

就是要让他生不日死。

大门内,不断出现血魔宗的弟子。

砰!

血雾拥有极度可怕的腐蚀性,能够融化钢铁,腐化一切。

大量惊鸟从那片林子里飞出。

但凡是洞穿了一人的脖子后,那人便会立刻毙命。

“世上还有这样愚蠢的人?”

林阳平静道:“如此的话,我就告诉你吧,其实原因很简单!”

众人齐齐将目光朝林阳投来。

“可不是吗?”

那人会意,稍稍挥手。

啾!

但他们并不慌,因为他们早就有了应对的策略。

银针像是活过来了一样,宛如精灵般在这些人群间穿梭。

可下一秒。

仿佛,是在看一名死人...

他们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周遭的五大长老更是脸色骇变。

林阳迈步走进血魔宗大门。

不少人立刻附和。

嗖!

“老前辈,你放心,我待会儿就会带你离开这里,并且治好你!”林阳沙哑道。

“只要能练成武神之躯,就能承受的了那种大火了。”林阳说道。

“他在吓唬我们呢!”

一众人直接倒地死去。

而在他迈开步伐的刹那...

有人意图用手中利刃去抵挡。

才瞧见自己脚下有一个巨大的阵印。

“呵呵,昨天好不容易逃了,结果今天又来送死,真是可笑。”

可莫看这银针纤细,却能刺穿一切,纵然钢铁,亦如豆腐般脆弱。

“说的没错!”

“呵呵,林神医,我们宗主也让我们劝你,如果想活命,就立刻跪地臣服!”那长老不以为意。

其余人更是大笑了起来。

他的四肢已经被砍去,成了人彘,满面扭曲,头发、眉毛、牙齿统统没了,只剩下一口气在,还是血魔宗人强行给他续的命。

但正是这针眼,要了他们的命。

“武....武神之躯?”

外围立着的是血煞组与血影组的人。

这话一出,血能心脏骤跳,人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木桶内装满了血红色池水。

这时,二长老血能低吼出声:“林神医,你少在这里唬人!没人能修炼出武神之躯!这种躯体只是一些武籍书的作者胡编乱造罢了,我看你是欺负众人没见过武神躯,便在这里胡说八道!”

看到林阳被血雾吞噬,外头血魔宗的弟子们直接是发出猖狂的大笑声。

而且是一击毙命!

林阳不再吭声,迈步朝前而行。

“这就是医武吗...果然令人惊叹,区区一枚犹如发丝的银针,却能杀人,今天本宗主也算是开了眼了。”血魔宗主单手支撑着下巴,平静的说道。

林阳单手捏着一枚银针,轻易挥去。

谁都没有想过一枚小小的银针就能杀人。

血魔宗的弟子们嘻笑说道,个个眼露讥讽,在他们看来,这人就是个笑话。

“那位老前辈呢?”林阳沙哑的问。

史书上记载,修炼出这样躯体的人,几乎已经是不死不灭的存在,铜皮铁骨都不足以形容这样的人。

最里面的红色长椅上坐着的正是血魔宗主。

他们面带笑容,望着走来的林阳。

“你放心,我待会儿杀你,不会用这枚银针!”林阳开口道。

这话一出,血魔宗主瞳孔顿缩,整个人为之一震。

林阳面无表情,徒步走了过去。

林阳已经踩在了他们的机关陷阱当中,如笼中之鸟,任人鱼肉。

血魔宗五大长老除首席长老外,所有人都在。

“你倒很是自信,林神医。”血魔宗主微微坐正了身躯,再是说道:“我很好奇,你当初是怎么在那样的大火中活下来的?纵然你是先天罡躯,也不可能在那样的火势下存活,林神医,方便告诉我吗?”

“不可能!”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