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禁招

上一章: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我想靠自己! 下一章: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大灭神刃阵

有撞击于武尊剑上的,也有撞击在林阳身上的。

他这脖子什么材料做的?

他按奈不住了,那握着的唐刀似乎也嗅到了他躁动的心性,轻轻颤抖起来。

远处的人们只看到夜空中,那蒲城外的荒山山头整个被掀了起来。

随后再取出一枚丹丸,放入嘴里。

可他的皮肉并未破损。

裁决队长冷声说道,眼里的杀意越来越浓。

甚至连一点印子都没有。

“嗯....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便拿你没办法!武神躯的确强大,但并非无敌,或许这会是一场苦战,可为了维护大会的庄严与神圣....林神医,我不得不使上这禁招了!”裁决队长严肃说道。

裁决队长倒飞出去,撞碎了茅屋,撞烂了三块巨石,等落在地上时,将整个大地都给震动了。

但是,如果仅靠小小的银针就能制服裁决队长,那天启裁决队岂不浪得虚名?

天启裁决队长低喝一声,手中唐刀一旋,一股无尽的力量顺着唐刀冲进地底,随后蔓延四方,再一齐冲出...

这回却被林阳弄的见了血,他内心中许多年不见的傲气与戾气不由上涨了几分。

而这样的人武力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比较的,他这一剑,劈山断海必然信手捏来。

因为他代表的!就是大会本身!

话落之时,他的全身上下突然出现了一道罡风。

不过林阳终归是抓住了机会。

他的针...绝不简单!

而在他走神之际。

哧啦!

“林神医,今日你可知晓,什么是天启,什么是裁决!”

“这是解毒丸吧?”林阳淡道。

什么红颜谷!什么孤峰!都不能与之相比!

然而...这种逆天存在,却一刀劈不开林神医的脖子!

清脆的响声不绝于耳。

是大会指派的无上强者!

这是一种十分暴力而古老的取针方法。

只见他单手握着唐刀,另外一手直接朝那些银针抓去,手指上突然迸发出一股柔和却又浓郁的罡风。

便如超级火山爆发一般...

同一时间,他的双瞳竟冒出了湛蓝色的光芒,且面部出现了一只雄鹰纹路,也绽放着蓝光。

罡风强劲,直接吹得他身上的斗篷哗哗作响。

嗡嗡嗡...

这可是天启裁决队长啊!

巴掌狠狠震在了裁决队长的胸口。

“刀镇诸天!”

“东皇寰宇!”

这一掌的威力,竟有些不弱于裁决队长!

“禁招?”林阳也是心惊肉跳。

风似刀刃,撕裂了大地,以摧枯拉朽的气势撞杀向林阳。

砰!!

何其可怕的威力!

林阳意识到不对,猛地朝影御们喝道:“退!”

嗖!

这些罡风裹住刺在他胸口的银针,一点点的震动着他们,竟是想要让银针将他身上的针孔给震开,而后将其强行取出!

无数巨大的石块冲向空中,一股湛蓝色的气息直入云霄。

嗖!

只听裁决队长低吼一声,提刀猛地一甩。

“林神医,接招!”

且同一时间,那边与影御酣战的裁决者们竟全部强行抽身后撤,其中两个人更是带走了还坐在地上的丰副帮主,朝后方不断撤退。

饶是裁决队长也是不可思议。

果不其然。

裁决队长大喝一声,一把将手中唐刀刺入脚底。

没过多久,银针便被裁决队长拔出,虽然他胸口鲜血淋漓,却不算什么大伤。

一般人是不可能掌握的。

他在武道界的实力与地位,绝对是超脱于世俗的。

只听林阳大喝一声,以剑抵住唐刀,反手一掌拍杀过去。

“你这莫不成....是武神躯??”

裁决队长摸了摸面部,视线重新落在了林阳的身上。

璀璨的银色细光再度飞去,极为精妙的刺进了裁决队长的胸口。

“天启大人果然见多识广。”林阳平静道。

林阳的医术是世人皆知的。

但下一秒。

一记剧烈的爆炸声在这座荒山上传开。

林阳眼神一紧,也警惕无数。

“那我想你们的资料库应该要更新了。”

瞧见他那原本一头乌黑的头发变得雪白,又盯着他的身躯一阵,片刻后骤然明白了什么。

无尽的力量宛如漩涡般朝他掌心汇聚,一股玄妙到无法用言语解释的破坏力爆发出来。

长刀横刮,一股罡风释放。

裁决队长眉头紧锁。

他脸上的面具直接四分五裂,碎落下来,露出一张不算苍老但很沧桑的脸。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受伤了。

林阳立刻横剑抵挡。

速度太快了!

等他艰难爬起来时...

白夜还未起身,便被唐刀加身,纵然提剑抵挡,却也招架不住。

这一剑虽然迅速,但还是太过仓促,加上速度不足,很快被唐刀架住。

气势太狂暴了!

原来刚才那一剑并非是为杀死裁决队长,而是虚晃一枪,这些银针,才是对付裁决队长的利器!

裁决队长眼神一沉,再是跃冲过去,唐刀狠劈,铺天盖地的攻势好似恶魔大口,直接吞向林阳。

简直骇人听闻。

轰隆...

裁决队长连连后退,定目而看,才发现这赫然是银针!

裁决队长反应迅速,立刻回过神,反手一刀横档。

林阳见状,索性放弃防御,反攻过去。

咣当!

“怎么可能?”裁决队长眼露错愕:“上面给予你的资料显示,你的肉身体质明明是先天罡躯,为何....又变成武神躯了?”

但这股罡风太可怕了,人不过刚一接触,便被震飞出去,重重撞在了后方的一座土包上。

这一幕是何其的震撼!

来不及了!

但...

世人心惊肉跳。

铛!铛!铛!铛...

这等现象,完全无法用科学来解释!

但这种方法...很有效!

但无论林阳的身上吃了多少剑,却都不能损伤他半分...

一道雪亮的长剑袭来,直击他心脏。

“不好!”

顷刻间,整个土包除林阳躺着的那个斜坡外,其余全部被这股罡风夷平,何其可怕。

林阳胸口全是刀刃,上衣都被撕的七零八落,露出了精壮的身躯。

“不错,任何毒都能解,林神医,我们大会是包罗万象的,不管是用刀的的,用剑的,用毒的,我们其实比任何人都专业,你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医武之一,但我得告诉你,要与我们抗衡,你还是太过稚嫩。”

裁决队长立刻旋转唐刀,抵御起来。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