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活活吓疯

上一章: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混毒 下一章: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让她们进来

裁决队长闭起了眼,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将唐刀插在自己的面前,盘膝而坐,待死。

“我刚才说的不都是谎言,我脖子下的这枚银针,的确是锁住我命脉的银针,它能保我不死,但没有武神躯的防御,身中数枪的我加上体力透支,此刻也已丧失了行动力,若不及时治疗,我也会死!”林阳笑道。

“我没打算杀你们,你们对我还有很大用途!”林阳一边虚弱的说着,一边被人抬上担架,钻进了一辆救护车。

“这就是林神医吗?”

“怎么回事?你...你怎么不死?”丰副帮主浑身颤栗,眼睛瞪得滚圆的说道。

旁边一名裁决者却是一咬牙,猛地拾起旁边的唐刀,咬牙道:“大人,他现在也不能动弹,我还能动,我过去一刀把他劈了!!”

“大人,难道我们要放弃对他的裁决吗?”那人心有不甘。

“啊!!”

其余裁决者亦是如此。

“林神医,你这是干什么?”

这回他的身躯的确没有防住这子弹。

裁决队长勃然大怒,立刻要咬舌自尽!

“你已身中数枪,虽然强撑,但也恐怕命不久矣了吧?”

“你...你中枪了!怎么...怎么还不倒?”

“丰严,把枪给我,向我投降,我不杀你!”

这些赫然是林阳提前布置在周围用以封锁这里的人。

他已经完全沉浸在林阳的恐惧当中。

“我虽然没有武神之躯,但是你可别忘了,我是神医!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医生!看到我脖子下面的这枚银针吗?它,封住了我的命脉!有它在,你射我多少枪我都不会死!你,杀不死我的!”林阳面无表情的说道。

但...林阳还是立在那儿,只是身躯晃动了下,便再没有其他反应。

他疯狂的颤抖,越颤越厉害,越颤越剧烈,最终...

他何曾见过这样的人。

全部打在林阳的身上。

他知道,今天是彻底栽了。

尽管胸口溢着鲜血,可他依然笔直而立。

不,这已经不能叫人了!这叫鬼!这是神!

可他依旧站的如标枪一样。

砰!

子弹嗖嗖飞去。

“什么?”

丰副帮主尖叫一声,猛地将手中的枪丢在地上,发了疯般朝远处跑去。

“好了,我们安心上路吧。”

“我不想放弃,但我们已经办不到了!你看看周围吧。”裁决队长沙哑道。

丰副帮主彻底吓懵了。

“你别听他胡说八道!”

仿佛不痛。

他还想说什么,但却止住,接连扣动扳机。

枪口喷射着火焰。

他呆呆的看着林阳,人是彻底吓傻了,双腿打着摆子,都快漏尿。

“你果然如我说的那般,你在强撑!”裁决队长沉声道。

仿佛无视。

他知道林阳刀枪不入的原因是因为什么‘武神躯’,而现在,他的‘武神躯’已经维持不了了。

这时,裁决队长突然大喝:“他不过是在装腔作势!他身上的生命气息流逝的很快!我感受得到!他不过是在强撑!他撑不了多久!丰严!你快再开几枪!再开几枪他就死了!开枪!”

“混账!”

裁决队长发出一声悠扬的叹息。

噗嗤!

丰副帮主闻声,浑身一震。

“我为什么要死?”

无论是裁决者还是影御,此刻连站立都困难,就不要说对付这些人了。

不一会儿,车子直接开走。

一般人中枪,早就倒地死去。

丰副帮主愣了:“你...”

裁决队长默默的注视着林阳,好一会儿,摇头而叹。

林阳后退了半步。

“是啊,可惜那丰严不是你,否则我肯定没命,他这样的小人,早就怕我怕的要死,我只要稍微吓一吓他,他就会乖乖束手就擒!”林阳望着布满星辰的夜空,面带微笑的说道。

才发现四面八方围过来一大群人。

可无论裁决队长怎么说,丰副帮主都不为所动。

“林神医!虽然他们中了毒!但我没有!呵呵...你似乎把我给忘记了!怎么?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的人对你没威胁?但你怎么也想不到你会死在我手里吧?哈哈哈哈...”丰副帮主大笑起来,尤为得意,也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

又是接连数枪。

这边的裁决队长竭力大喊:“丰严!莫要听他的!快开枪!杀了他!快!!”

“嗯?”

他知道林阳的打算,他绝不受辱。

“你...”

“嗯?”

林阳默默的望着丰副帮主,脸上古井无波。

“是。”裁决队长不再说话。

然而...林阳并未倒下。

一枚子弹笔直的飞来,重重的撞击在了林阳的胸膛上。

没人能救他了...

“不用了,我们已经输了!”裁决队长摇头。

也就是说,寻常的枪支,也能对他造成威胁。

这边的林阳直接喷吐出一大口鲜血,随后整个人直接朝后栽倒,再难起身。

丰副帮主一走。

但....裁决队长的话根本不能让丰严听进去。

砰!砰!砰!砰...

然而,这些走过来的人并未直接将他们杀死,而是把他们一个个抬起,朝不远处的车子走去。

裁决队长猛地打开眼,凝声而问。

丰副帮主一直在旁边看着,双方的谈话他也都听在耳朵里。

可他刚要动,旁边一枚银针刺在他的身上,立刻让他动弹不得。

甚至没有动弹。

“是!”

一众裁决者齐愣,忙朝四周望去。

“我叫龙手!这位先生,你还是乖乖听老师的话吧,不要想不开,因为你就算是死了,老师肯定也会把你救活,何必生不如死呢?”

这个人...竟被林阳生生吓疯了...

“抬上车!”

不死的林阳就像梦魇般缠绕着他的思维。

“你是谁?”

子弹完全镶了进去,鲜血迸溅。

“所以我赢了。”林阳道。

这时,林阳伸出了手。

“你真是个疯子,你所做的这些事哪一个都是凶险万分的,只要稍微有些差池,你就会万劫不复,一般人绝不会如你这般做,而你不仅做了,还做了不止一件...”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