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长生天宫

上一章: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一百个响头 下一章: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不到黄河心不死

柳如诗那精致白皙的脸蛋上立刻出现了一个鲜红的掌印,人差点没站稳,好悬没从台阶上摔下去。

“难怪林董要请柳小姐来帮忙,看样子是我莽撞了。”纪文捂着脑袋说道,倒也没生气,他清楚这老妪是什么人。

“即便是这样,天宫内的许多人依然对与此事有牵连的人忌恨无比,你是知道的,那件事情影响太大了。”温婆婆摇头。

身着白衣,长发飘飘,宛如仙人,一路下来是有说有笑。

“林阳!”

温婆婆打量了下,老脸煞白至极。

“这....算是吧...”

“婆婆,规矩我都懂。”柳如诗轻轻颔首。

柳如诗挤出笑容,继续朝前迈步。

“歇...息....下吧...”

柳如诗扭过头道:“各位,你们回去吧,我是天宫弟子,林董之前也曾在天宫待过,所以我们能上去,接下来的事交给我就行了,你们不必担心。”

因为道路的不平坦,救护车开的很慢。

“没想到昆仑山这头的无人区内,竟还有这样的地方!”随同而来的纪文一脸惊讶的说道。

此刻的林阳,浑身已经近乎漆黑,上面漆黑的皮肤仿佛会蠕动,十分慎人。

“去吧。”老妪让开了道。

二人脸色立变。

如此晃晃悠悠的走了足足半个小时,车子在一个长长的台阶前停下。

温婆婆脸色瞬变:“‘五毒’事件的那一批弟子?”

砰!

“托婆婆洪福,奶奶一切安好。”柳如诗道。

啪!

“你这小丫头,嘴巴还是这般甜!着实讨人喜欢!”老妪笑呵呵的说道:“怎样,你奶奶还好吧?”

崎岖的山路上。

随行的人感慨万千。

“你是何人?不曾见过啊。”男子问。

“中毒了,师妹欲求尊长出手解毒。”

“活毒?”温婆婆失声而呼。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他们很快便瞧见了正在攀爬阶梯的柳如诗,开始眼里颇为错愕,会儿又化为了傲慢与笑意。

柳如诗踟蹰了下,低声道:“回禀温婆婆,林阳他....他是被驱逐的那一批弟子。”

这时,耳边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老妪直接一脚踹在他的腹部上。

温婆婆长叹一声:“看样子这人对你很重要了,罢了,丫头,你上去吧,不过我觉得天宫的诸位尊长未必会出手救治,倘若他们不肯救治,你千万不要硬求,不然害的只会是你自己。”

“丫头,规矩你应该都明白,不是长生天宫的人,是踩不得这长生阶梯的,否则无论是谁,都要被斩断双足,你若带外人入宫,那是害他!”温婆婆淡淡道。

“他怎么了?”温婆婆心有不忍,开口询问。

“温婆婆,当初平反之时,林阳的名字也出现在上面,他是冤枉的,二尊长出的告示写的清清楚楚啊!”柳如诗忙道。

可柳如诗咬着银牙坚持。

这话一出,世人色变。

柳如诗踟蹰片刻,低声道:“回禀师姐,他以前是,后来...被天宫逐出师门了...”

“二位师兄师姐好!”

“记名弟子?”男子露出不屑的笑意。

“温婆婆!”

人们下了车,全部朝阶梯望去,皆惊讶连天。

柳如诗立刻背起林阳,朝这长长的阶梯而行。

宛如登天阶梯!

柳如诗则咬着牙,朝这长长的阶梯走去。

柳如诗欣喜的小跑上前,搀扶着老人的胳膊,颇为激动:“许久不见婆婆,没想到婆婆身体依然安好,如诗便放心了!”

丝毫不肯松手。

柳如诗忙将林阳放下,对着二人欠身作礼。

“柳小姐,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救护车弯弯绕绕的朝前进发。

如此过了足足一个小时,她才走到了中间的阶梯处。

“我知道这个名字。”旁边的女人扫了眼林阳,淡问:“他怎么了?”

然而不待柳如诗开腔,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

她戴着手套,做好了防护,可每一个抬步,都让她大汗淋漓。

“算?到底是不是?我怎没见过这人?”女子严厉喝问。

“他也是天宫弟子吗?”

“柳小姐,我来帮你!”

他紧闭着双眼,尤为痛苦,人已神志不清,仅吊着一口气,似乎随时都会断。

她也是医者,并非武者,没学过什么武技,所以力气也不大,背着一百多斤的林阳朝这台阶走尤为吃力。

这条阶梯看不到尽头,倾斜而上,似是入了云霄。

“如诗明白,如诗带的其实也不是外人,而是这天宫弟子!”柳如诗忙道。

“什么?五毒事件?”

柳如诗忙让纪文将林阳从车上抬下来。

众人忙跑过去搀扶。

柳如诗嗫嚅了下唇,不知如何回答。

女子大怒,直接一巴掌煽向柳如诗。

纪文忙上前帮忙。

男子率先出声而喝。

可在这时,迎面走来了两个身影。

“那便好。”老妪看了眼救护车,又望了眼柳如诗,微笑道:“丫头啊,没事的话,赶紧带这些人离开吧,如果让上面的人知道,一旦生起气来,可就地动山摇了。”

“什么?”

“天宫弟子?何人?”

但他刚靠近阶梯。

只听老妪大喝:“都说了外人不得踏入长生天宫!你们是耳聋了吗?统统给我滚,否则莫怪老婆子大开杀戒了!”

“天宫弟子虽然多,但名字我都记得,不曾听过此人啊。”温婆婆老眉一皱。

“那好,麻烦柳小姐了。”

“纪律师!”

“纪先生,你快些回去包扎,我身上有手机,若林阳好些了,我会给你发消息的。”

纪文直接在地上滚了十多圈,方才停下,头破血流,狼狈至极,脑袋瓜子上全是血。

怕是走到最顶上,人怕不得累趴下。

柳如诗闻声,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小脸不由一白。

“站住!”

众人赶忙望去,才发现一名穿着朴素白发苍苍的老妪不知何时站在了这阶梯口。

她捂着脸蛋,又气又怒,本欲质问对方,可想到这里是什么地方后,又给忍住了,忙低下头:“师姐息怒,这名弟子是天宫误逐的,他是....他是‘五毒’事件的受害弟子!”

“这个地方叫长生天宫!可不是一般世俗之人能够接触的,你们几个若非武道中人,就不要继续打听这里的一切了,不然对你们谁都没好处。”

可她没后退,平稳了下心神,低声道:“温婆婆,这些我都懂,可今日是有要事,请婆婆准我上山入宫,求见各位尊长....”

“林大哥,没事的,马上就到了,等大尊长出手救你,你定能相安无事。”

“如果不是柳如诗小姐带路,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找得到这样的地方。”

“什么?”

纪文有些郁闷,跟着众人上了车,径直离去。

这个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师妹柳如诗,是天宫记名弟子。”柳如诗忙道。

一男一女。

“温婆婆,这世上只有长生天宫的大尊长能救林阳!求求您让我带他上去吧!”柳如诗忙是央求,眼眶通红,眸含泪水,楚楚可怜。

香汗淋漓的柳如诗扭过头,赫然是林阳开了腔。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