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一决生死

上一章: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 祸事 下一章: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抉择

“好!一言为定!你马上让秋扇去申请吧!”男子急道。

众人依旧要动手。

“那人能拿出那么多落灵血,身上肯定还有其他好东西,柳师妹,我给你两条路走,要么,你现在给我滚过去叫他拿出些好处来,我们满意了,此事揭过。要么,我们把你押去天武宫,交由尊长处置!诸位尊长对这些偷鸡摸狗的宵小尤为厌恶,我保证你进了天武宫,下场会十分凄惨!师妹,你选吧。”男子冷笑连连,眯着眼道。

“闹了半天,你们是在敲诈我?”柳如诗暗暗咬牙道。

“这是李桃师姐的南中针!”

林阳点头,侧首道:“秋扇,麻烦你走一趟吧,帮我去英武宫递交申请!”

因为这个横在柳如诗跟前的身影....竟是那名男子!

柳如诗脸色不太自然。

“师兄,你干什么?”女子沉喝。

那女子直接冲了过去,一把从柳如诗的口袋里掏。

“是你们?”

“师妹,咱们这么多人,跑来向柳师妹兴师问罪,未免太过了,柳师妹才来咱天宫两天,这样对她不太合适!你们还是消停会儿吧!”男子一脸正气,大义凛然道。

柳如诗浑身一颤,脑袋瓜子完全是一片空白。

原来这对男女见林阳拿了十滴落灵血出来,觉得柳如诗当初骗了他们,因此怀恨在心,便重新策划了这一起事情嫁祸柳如诗,逼她再给些好处。

众人也是义愤填膺。

声音落下,整个庭院鸦雀无声...

“不,要最高规格的。”林阳立刻打断道。

“柳师妹,你当初倒装的挺像的嘛,妈的,这人身上有这么多落灵血,你居然闭口不言,如果你当初给我们哪怕一滴,我们也不会那样对你!”男子愤愤不平道。

柳如诗跟林阳都意外不已。

但在这时,一个淡漠的声音传出。

“当然是最低规格的医斗了。”柳如诗忙道。

男子说罢,直接转过了身:“柳师妹!我问你,你李师姐的南中针是不是被你拿了?”

众人气愤无比,纷纷叫骂。

“人赃并获了!”

“什么南中针?师兄,我不知道啊。”柳如诗呆呆道。

“没事的。”林阳笑了笑:“不必担心。”

他们白袍红袖,腰挂令牌,个个趾高气昂,尤为的嚣张。

“什么方法?”男子冰冷道。

“长生天宫,素来以医斗解决弟子之间的恩怨矛盾,不如,我与你来一场医斗吧,你要赢了,我给你我身上的所有宝贝!怎样?”林阳淡道。

“林大哥,您需要申请怎样规格的医斗?”秋扇欲劝,见柳如诗都劝不住,只能作罢。

“李师妹,别这样,只是小事一件!犯不着惊动尊长!”

“我没有,你们莫要冤枉我!”她接连而呼。

所有人怔住了。

这些人摆明是在陷害她。

正是先前在长生阶梯刁难二人的那对男女。

“她哪个也不选,我们是不会给你任何好处的,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就去将此事告知尊长吧。”

“怎样?当然是把你带去见尊长!由尊长处置你啊!”那李桃师姐怒道。

“不知道?还装蒜?”

进来的几名男女皆是正式弟子。

人们一怔,忙看向声源。

“当然,我现在就能让秋扇去向上面申请医斗!”林阳道。

柳如诗大脑一片空白,人都懵了,完全不知发生了何事。

柳如诗知道自己现在怎样辩解都没有,只能深吸了两口气,稳住心神道:“师兄师姐,你们想怎样?”

林阳及时喝道。

这话一出,人们全停了。

众人叫骂着,纷纷围了过来要下手。

直到这时,一个身影突然横在了柳如诗的跟前。

可在这时,林阳再度出声。

却见那名女子直接指着柳如诗的鼻子大叫:“是她!就是她!东西就是她拿的!”

“你还有什么可抵赖的?”

他们可不信这么一群人还对付不了个林阳。

但很快便明白了一切。

柳如诗欲言又止,可看到林阳自信的眼神,终归还是没有吭声。

柳如诗整个人都傻了。

“住手!”

“好哇!咱们天宫这是遭贼了!”

男子闻声,双眼爆亮:“此事当真?”

男子忙是呼道,随后将柳如诗拉到一旁,低声道:“柳师妹,你有什么好东西,就拿出一些来平息此事吧,不然真的闹到尊长那去,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成!”

“林大哥...”柳如诗忙呼。

这可让人难以理解。

柳如诗伤势刚愈,且手无缚鸡之力,哪能反抗的了?人是被吓得瑟瑟发抖。

“都住手!”

随后一个巴掌大小的针袋被取出。

她根本不知该如何去选择。

男子见对方洞悉了自己的意图,索性也不装了,冷笑道:“柳师妹,你说对了,我们就是敲诈你!”

“不如,我给你们出个解决的方法吧。”

“师兄,你们...”

是林阳!

“我觉得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比较好,你们先稍等,我跟柳师妹聊聊。”

“人赃并获?赃物在哪?你们手中,人证呢?又都是你们的人!尊长不是白痴,能看不出端倪?我料你们去找尊长,肯定也会不了了之!”林阳不屑而笑。

“怎么着?你是觉得尊长不信我们?”男子皱眉道。

至于为首的人,林阳跟柳如诗都认识。

“小子,不管你的事。”女子骂道。

“你说什么?”男子恼了。

却是见林阳淡淡说道:“给我递交‘生死医斗’,我要与这位师兄,一决生死!”

“什么?”

“是南中针!”

“那师兄,你打算怎么办?”女子沉道。

“这可是人赃并获!不管她会不会偷,至少现在,她偷了!”

“当然不信,那个李桃手中的南中针是什么破铜烂铁?我给柳师妹的银针哪一副不比那南中针强上百倍?柳师妹岂会去偷它?”

女子将针袋摊开,里面赫然是一根根闪亮的银针。

“把她抓起来!”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