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开斩

上一章: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失败,就是死亡 下一章: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统统给我住手!

“这下麻烦了...”

温婆婆愣了下,老脸不太自然。

世人一怔。

“在!”

“所以说,这个柳如诗为了让明天的生死医斗取消,便刻意要杀你?”四尊长冷冽道。

四尊长思绪着,想着寻个合理的法子处理此事。

“是....”

柳如诗终于抬起头大声喝道。

“四尊长,法度自然不可废,但你也不能错怪好人啊。”温婆婆忙道。

众人呼喊。

柳如诗踟蹰了下沙哑道。

“四尊长,犯人已经认罪,众人也亲眼所见,此事铁证如山!为何仅凭温婆婆几句莫须有的话而犹豫?此女!当立刻斩杀,以正视听!!”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她要杀我,她岂能是好人?”

薛翔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淡着些许笑意的声音传了进来。

“斩!”

薛翔忍不住跳出来喊道。

四尊长将桌上一块剑令丢了出去,大喝道:“行刑!开斩!”

“老婆子虽然年纪大了,但人不傻!分明就是你们刁难这丫头在先,这丫头气不过才报仇的!四尊长,我认为此事完全只是一件普通的弟子之间的矛盾争斗,还没有那般严重!所以还请四尊长从轻发落。”温婆婆微微鞠躬,认真的说道。

“哦?”四尊长有些意外。

“这件事情本尊长会再审问林阳,至于你,既已认罪,自当伏法!你可有意见?”

“我只想说一句,此事与林阳无关,皆由我一厢情愿。”柳如诗沙哑道。

“好!”

“温婆婆,这丫头已经认罪,你说什么都没用了,本尊长既坐镇于天刑宫内,就必须按照宫内规矩办事,法度不可废!”四尊长沉声道。

她闭着眼,血水还从嘴角溢出,秀发被血打湿,人亦如空壳般,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四尊长的脸色也极度难看。

一名刑堂手直接拔出腰间利刃,便要朝柳如诗的脖子上砍去。

却见一名穿着白色长服风度翩翩的男子走了进来,面带微笑的朝四尊长作礼。

许多人呼出了声。

四尊长点了点头,面无表情道:“既然你已承认,那这件事情也没什么好调查的,来人!”

若是一般人开口,四尊长肯定是不会听取的。

“我来这里,是要替这丫头说几句的。”温婆婆迈着佝偻的身躯走了进来。

要是处理不好,惊动了大尊长,那谁的脸上都挂不住。

四尊长眉头动了动,陷入了沉默。

三十六刑堂手全部站了出来。

“遵命!”

柳如诗忍受着羞辱,却依然坚持道:“这件事情与林阳无关,是我与薛翔、李桃之间的恩怨,他们先前在长生阶梯上羞辱我!我纯粹只是为了报仇而已!”

柳如诗不想连累林阳,若是这件事跟林阳扯上关系,她担心长生天宫的人会放弃对他的治疗。

“大哥!”薛翔一瞧来人,当即大喜。

“没有...”

“你闭嘴!”

“温婆婆?”

“柳如诗,你还有什么可讲的吗?”四尊长淡问。

“这个...”薛翔脸色一青,不知如何回答。

“她自然是好人!薛翔,真以为长生阶梯上的事老婆子我看不出吗?她额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温婆婆冷问。

柳如诗没有反抗,双眼无神,面如死灰的跪着,任由这些人摆布。

“那好!”

“是的尊长,这事她可亲口承认了。”薛翔立道。

“深夜了,你等来此,所为何事啊?”

四尊长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的柳如诗,淡淡说道。

“哦?竟有此事?”四尊长也是一脸诧异。

“回禀四尊长,此人名为柳如诗,乃我长生天宫记名弟子,此人竟只身前往弟子舍下,意图行刺于我!请尊长为我做主...”薛翔站了出来,悲愤交加的说道。

更何况薛翔虽然胸口淌血,实际只是皮肉伤,根本没多严重,且一切都只是薛翔一众人的一面之词,柳如诗已经放弃争辩,就这般定罪,实际也有些草率。

宫殿内的人不由一颤,纷纷将视线朝声源投去。

立刻有两人走了过来,将柳如诗拖到了刑宫中间,逼迫其跪下。

说话之余,他的胸口还躺着血,人按压着胸口,一脸痛苦模样。

“所以说,你承认的确欲杀薛翔这件事了?”四尊长冰冷的质问。

弟子们纷纷叫骂,更有人朝柳如诗吐口水。

众人闻声,无不是义愤填膺,咬牙切齿。

可就在这时,急呼声响彻:“统统给我住手!!”

便看一位身着朴素白发苍苍的老妪走进了宫殿内。

“按照宫规,蓄意谋害同门者,当立刻处死!马统领此人斩首于刑宫之上!”

弟子之间的仇杀性质可不一样啊。

薛翔等人脸色则不太自然。

“错怪好人?温婆婆,你何意?”

“我没有!”

“嗯?”

“放肆!”

四尊长也颇为意外,眉头皱起:“温婆婆,你怎来了?你不是在山脚守着长生阶梯吗?”

但温婆婆在长生天宫内到底是有些份量的,多多少少也该给点面子。

他们看得出,温婆婆似乎很喜欢柳如诗这丫头。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