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章 颠倒黑白?

上一章: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统统给我住手! 下一章:第一千七百零一章 死牢

这话一出,众人眉头皆皱。

林阳眼神冰冷,猛地抬头冲四尊长道。

薛翔扯开衣物,将伤口对着众人转了一圈,随后再将伤口对准了四尊长,得意笑道:“四尊长,伤口在这,铁证如山!林阳之话决不可信!请尊长治柳如诗之罪的同时,也请治林阳搅乱天刑宫,含血喷人颠倒黑白的忤逆狂悖之罪!”

“废话,当然是捅到我胸口上了,你看,我这还冒着血呢!”薛翔叫骂的指着自己的胸口道。

但林阳突然问道:“宣判什么结果?”

说完,便随着林阳走到旁边的灯光下。

“我看的不太清,方便站在那边的灯光下让我仔细瞧瞧吗?”这时,林阳道。

“对!”

“看见了吗?看见了吗?”

“混账东西!林阳,你算什么?居然敢用这种语气对四尊长讲话?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李桃勃然大怒,立刻喝喊。

“呼!”

“林阳,你刚刚也验伤了!怎么?难道你还想颠倒黑白不成?”薛翔哼道。

现场的弟子皆是笑出了声,或讥讽或嘲弄。

“大家也都看看吧,看看这狗东西是不是在这胡说八道!”

薛翔跳起脚大骂:“林阳!你他妈的在放什么狗屁?柳如诗当众要杀我!这件事情大家都看到了!岂能有什么冤枉?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

柳如诗大舒了一口气,随着这几根针的落下,她身上的痛苦缓解了不少,但双手双脚还是疼的厉害,浑身在轻轻的颤抖。

自己仅仅是睡了一觉,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四尊长点点头,正欲说话。

这话一出,众人皆愕。

“哈哈哈哈,我看你是疯了吧?瞪大你的狗眼好好看清楚,看看我胸口这刀伤,是不是柳如诗这贱人捅的!”

“师兄,你就听他的呗,让他死心就是,咱不怕!”李桃不屑冷笑道。

“好!好!你他妈想验伤,老子满足你!就让你看看这个臭婊子到底干了些什么事!”

“我只是不想让尊长做出错误的决定所以才鲁莽进宫,我这一切都是为天刑宫为四尊长着想,何来放肆之说?”林阳平静道。

上面的四尊长可不满了,当即起身大喝。

现场弟子们皆困惑不已。

“来者何人?竟如此大胆!敢在天刑宫搅局!”

“我看他是把咱们大家伙都当白痴了!”

“你...胡说八道!简直是胡说八道!”薛翔情绪愈发激动。

林阳将手抽了回来,微微点头。

还好自己醒的早,若是再晚来一步,林阳怕是要抱憾终身。

所有人为之一怔,纷纷将目光朝大门望去。

“怎样?老子没骗你吧?现在老子还流着血呢,疼死老子了!我告诉你,这也算证据,你们抵赖不了!”薛翔怒声叫骂着,说的极为难看。

“嗯。”

这究竟得经历怎样的极刑才会变成这般模样?

“你别说了,剩下的交给我。”

“你...”薛翔脸色骤变,有些支吾道:“我怎敢不把尊长放在眼里?我只是颇为激动,说话才大声了点,不像你,直接强闯进来,搅乱天刑宫!要说放肆之人,明明是你!”

柳如诗欲言又止。

“蓄意谋杀?简直无稽之谈。”林阳哼道。

“放心,有尊长在,任凭他人巧舌如簧,也改变不了事实。”

“检查完了!”

“林阳,你搞什么鬼?”

“这不是耽误大家时间吗?”

“你这被衣服挡着,谁知道衣服后面的皮肉有没有问题?”林阳摇头道。

“林大哥!你为何来这?你快些走,这件事,与你无关...”柳如诗焦急道。

所有人的眼睛只注视着他的胸口。

“林大哥...”

“我看这个林阳脑袋肯定有问题。”

“如诗,你为何做这种傻事?”林阳责问不断。

但林阳压根没搭理他,而是自顾自的看着,手也伸进了衣内,像是在检查着伤口。

“可大家都看到她亲手拿刀捅吾弟薛翔,难不成你觉得大家的眼睛都有问题?”徐才光笑道。

“可不是嘛,我们亲眼所见的事,还能有假?”

“你他妈....哈哈,真好笑!”薛翔都被林阳的话给气的发笑:“怎么?你是不信了?你是不是想验伤?”

望着遍体鳞伤满身是血的柳如诗,林阳心痛如绞。

众人嗤之以鼻,暗自发笑。

然而...整个天刑宫,无一人回他话。

“放肆!”

说完,薛翔便要撩起衣服。

看着周围人的神态,他心头不由一颤,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林阳不敢相信。

林阳走了过去,止住薛翔的行径,独自拨开其胸口的衣物,朝里头看。

“就是!”

林阳几步上前,一把推开这些刑堂手,将柳如诗扶了起来。

林阳再是一阵检查,却是背对着众人。

薛翔说的铿锵有力。

薛翔闻声,沉沉点点头:“好,我就让他死了这条心!”

“林大哥?”柳如诗目光呆滞,小嘴儿呢喃。

“就是!还有林阳,你说什么冤枉好人?什么错杀无辜?你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吗?这件事情柳如诗已经承认,人证物证皆在,铁证如山,你还想颠倒黑白不成?”薛翔也出了声,不屑说道。

然而...四周之人齐齐举目而望,全部呆住了。

“你说什么?我胸口无伤?”

冰冷严肃的声音极具压迫感。

“四尊长这是作甚?为何要冤枉好人?错杀无辜?”

“大哥,您可得为我做主啊。”薛翔忙呼。

“当然。”

而这一声落下,三十六刑堂手全部拔出刀剑,朝林阳围来。

这时,徐才光微笑开腔,止住了有些失控的薛翔。

“当然,如果我亲眼看见你胸口上的确有刀痕,那我就相信你说的话。”林阳点头称。

是林阳!

但在这时,林阳突然开口道:“你们说他被柳如诗捅伤了,敢问捅哪了?”

“既然检查完了,那事情的结果应该很明朗了吧?”薛翔轻笑,扭过头道:“四尊长,您可以宣布判决结果,立刻行刑了!”

“什么颠倒黑白?你胸口明明无伤!却要说柳师妹捅了你!我看颠倒黑白含血喷人的明明是你才对!”林阳哼道。

杀机爆溢!

林阳猛地扭头大喝:“尊长在此,你怎敢如此喧哗?你是无视了天刑宫的庄严与神圣吗?还是说,你压根不把尊长放在眼里?”

一些弟子们不满了,纷纷喝喊。

“自然是柳如诗蓄意谋杀之罪行的结果啊。”李桃冷笑。

“有必要吗?”

“等下,我亲自验就行!”

“就一个伤口,看一样不就完了?怎么这个林阳还检查的这般仔细?”

“你是不是在拖延时间?”

尤其是她的双手,近乎糜烂,没有一根手指是完好的。

徐才光嘴角上扬,冲着林阳道:“林师弟,按照你刚才所说,你是觉得柳如诗无罪,对吗?”

薛翔也是极为不耐,满脸厌恶道:“差不多了吧?林阳!别耽搁大家伙时间!检查完了没有?”

因为徐才光的缘故,没人肯给林阳好脸色看。

薛翔见状,脸上得意笑容逐渐凝固。

“如诗,你怎样了?”

薛翔大笑,一把扯下衣物,将胸口的伤痕呈现给众人。

他面色冰冷,眼眶欲裂,大步流星走了进来。

“颠倒黑白我不会,但白的被说成黑的,我决不能坐视不理!”林阳喝道。

“老弟,别急,莫要被他三言两语带偏了。”

“你他妈有完没完?”薛翔怒了。

林阳一边关切说着,一边将身上的银针取出,刺在了柳如诗的身上。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