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一章 死牢

上一章:第一千七百章 颠倒黑白? 下一章: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你是块不错的垫脚石

“这儿的皮肉,有点像是新生的。”

“大人?”

可现在大家所看到的也不是假的!

这到底咋回事?

“怎么会...这样?”薛翔彻底傻眼了。

血都流了这么多,还能有假?

检查了片刻,四尊长开了腔:“薛翔的身上,的确没有刀伤!如此的话,这件事情本尊长还需好好调查!”

“现在道谢还太早,事情可没结束!”林阳沙哑道。

“怎么会?”

薛翔胸口的确无伤!

“我想大家都看见了吧?薛翔的胸口根本没有刀伤!你说你被柳师妹捅伤了!伤痕呢?刀伤在哪?”林阳大声质问。

有徐才光出面,弟子们自然都得给他面子,毕竟这可是巴结他的好机会。

但那儿什么都没有。

四尊长淡道。

“弟子在!”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徐才光暗骂,随后站了出来,抱拳道:“尊长,此事众多同门都目睹了,或许是刀子没有刺进去,但柳如诗之举,众人亲眼所见,绝不可能有假,我想诸位师弟师妹定愿作证,还请尊长明鉴!”

“明明铁证如山的。”

四尊长思绪起来。

薛翔忙跪在地上,朝四尊长焦急而呼。

但见徐才光身后的所有弟子全部站了出来。

会儿功夫,四尊长的脸色绷紧了无数。

可在这时,徐才光突然开了腔:“尊长,柳如诗当众杀人,此乃铁证!纵然薛翔身上无伤,或许也是她没有刺到薛翔,若是就这么放了她!难保她不会再害其他弟子!所以弟子恳请将柳如诗打入死牢!否则...所有弟子,怕是寝食难安呐!”

这话一出,柳如诗色变。

霎时间,他脸色苍白到了极点!

薛翔见四尊长沉默不言,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

既然事情要查,那就定不了罪。

“尊长这是怎么了?”

“所以我说过了,这一切都是薛翔在搬弄是非,冤枉好人!四尊长,您也看到了,薛翔身上无伤,但衣服上却是血迹斑斑,由此可见,这些血是他故意弄上去的,用以栽赃柳如诗!请四尊长明鉴!”林阳严肃而喝。

“那么,请准许弟子带柳如诗回去养伤,等调查有了结果,再做配合!”

薛翔忙低下头。

林阳见是时候,便直接开了口:“尊长,既然此事还需调查,那么,柳如诗暂且是无罪的,对否?”

如此一来,柳如诗暂时是安全的。

然而,四尊长只漠然的看着他,依然没有说话。

薛翔忙不迭的小跑上前。

见四尊长不说话,薛翔忙将目光朝徐才光投去:“大哥,救我啊!”

“不知道。”

柳如诗默默点头。

这一回,又拖累了林大哥。

“我没有!我不是!!我冤枉啊!”

弟子们的神情也十分古怪,一个个交头接耳,像是在谈论着什么。

却见自己胸口平坦光滑无比,哪还看得到半点伤痕?

“难道说....”

一切太诡异了。

其他弟子见状,也纷纷站了出来。

“我也愿意作证!”

“谢谢你,林大哥。”柳如诗低声说道,那满是血污的小脸却浮现着愧疚。

“我也愿意作证,请尊长明鉴!”

薛翔见状,顿时狂喜。

有人交头接耳。

薛翔冷汗涔涔,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

四尊长朝那边下面的林阳看了眼,旋儿又不住摇头。

片刻后,他挥了挥手:“薛翔!”

“对。”

柳如诗无比自责。

“恳请尊长将柳如诗打入死牢!否则,我等寝食难安...”

“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世上岂能有人在短短一分钟不到的功夫,就将一个人的伤痕直接愈合?绝对不可能!”

柳如诗跟温婆婆闻声,狠狠的松了口气。

却见四尊长拉开了他的衣服,仔细检查了下他的胸口。

“我愿意作证,证明柳如诗的确蓄意谋害薛师兄!请尊长明鉴!”李桃忙站了出来。

“是!”

“我也是!”

“准!”

难不成这些人出现了幻觉?

此话一出,现场立刻沸腾了。

“还有我!”

四尊长眉头紧锁,依旧不吭一声。

“尊长,明察啊。”

“这...”

李桃、薛翔尤为不甘心。

林阳也猛地朝徐才光望去。

什么刀伤,根本瞧不见一眼...

“这...怎么可能?我胸口的刀伤...去哪了?”

她可是亲眼见到那把刀子插进了薛翔的胸口!

下面人看的雾水连连。

薛翔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对,忙朝周围人望去。

现在连他都不知道该相信谁。

...

呼声不少,足足二三十个。

薛翔惊呼连连,手慌忙的在胸口乱摸。

四尊长呢喃自语,时而摇头时而色变。

李桃早已如遭雷击。

“师兄!你...你...你....你快看看你胸口!”这时,李桃回过了神,指着薛翔的胸口,战战兢兢的喊。

“你过来!”

众人惊呼不断。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