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道歉,你也配?

上一章: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 他的生死,我说了算! 下一章:第一千七百一十三章 谈条件

他这可是赤裸裸的在打郑殿主的脸呐!

谁都没想到,林阳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敢动手!

“秋扇?”林阳眉头一皱,正欲说话,石台上的三尊长也开了腔。

郑殿主不言。

然而稍一触碰,便立刻明白徐才光的情况。

其人重重的倒在地上。

这正是郑殿主的毒!

不得不说,长生天宫五宫十殿级别的存在的确惊世骇俗!这一拳的毒力饶是他的身躯都遭不住。

“混账东西!你找死!”

元圣心殿的弟子都来了。

拳头砸在他的胳膊上,毒力爆开,化为一团大雾飘洒。

郑通远暗暗咬牙,将李桃扶起,沙哑道:“你放心,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今日我是看在三尊长之面暂且饶他一回,这笔账,我日后会找他算!”

郑殿主回过神,彻底暴怒了。

林阳出手,自然不留余地。

李桃这边的人也纷纷呼喊,震惊而恐惧。

“严惩林阳!”

三尊长面色沉凝,看着这一幕没吭声。

不过林阳可不惧,直接催动武神躯。

这一针看似简单,但针力已引发徐才光浑身上下所有银针的力量。

此话一出,医圣台骤然鸦雀无声。

其实他哪看不出,郑殿主完完全全只是为了一口气,为了脸上的面子,如果现在不让他赚的这份面子,怕是会有隐患。

林阳晃了晃胳膊,狰狞的盯着郑殿主,狞声道:“殿主!你这是准备以大欺小,恃强凌弱吗?”

他一把将徐才光的尸体放下,猛地一拳砸向林阳。

“你的爱徒是因为生死医斗而死!与林阳无关,郑殿主,此事作罢,大家各让一步,不要连我的面子都不给!”三尊长声音渐沉。

“道歉?三尊长!我死的是爱徒!岂能一句道歉就打发了?”郑殿主不满了。

李桃闻声,擦了擦眼泪点点头。

郑通远暴怒至极,咆哮一声还欲再杀。

“严惩林阳!”

弟子们忿忿不平。

然而...

....

“你杀我爱徒!我要宰你为我爱徒偿命!”

林阳至始至终,都立于原地不动。

此时此刻他只想息事宁人。

众人闻声,神情各异。

“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林阳,这样,你现在过去,给郑殿主赔礼道歉,求得他原谅,这件事情,便就此作罢!明白吗?”三尊长沉道。

郑殿主踟蹰了。

弟子们纷纷呼喊,个个情绪激动。

自己的胳膊上出现一个漆黑的拳印。

那拳头上蕴含着恐怖的毒力。

根本无救。

这个家伙的脑袋到底是在想什么?

“师兄!”

“这...”

砰!

现在并非生死决斗时刻,林阳是能用武技的,武神躯配合自己免疫毒素的体质,足以逼出这可怖剧毒了。

这话一出,现场弟子皆意外不已。

三尊长见状,脸色不太自然,沉声大喝:“干什么?造反吗?通通肃静!”

郑通远侧首,冲着林阳怒喊:“还不滚过来道歉?”

元圣心殿是愤愤不平。

既能给郑殿主颜面,又能稳住元圣心殿,而林阳这边也不会有太大的麻烦。

一个被驱逐的弟子!竟然敢跟殿主作对!

“三尊长...”郑殿主咬牙切齿,无比痛恨的瞪着林阳:“此人当我之面杀我爱徒!这是在打我的脸!三尊长!若今日我不好好教训此人,我郑通远日后还如何在长生天宫立足?”

“这事,不是我挑的头。”林阳淡道。

现场立刻鸦雀无声。

郑通远满眼绝望!

“道歉!”

林阳眼神一紧,立刻后撤,同时抬手抵挡。

五尊长的神色也尤为精彩。

三尊长他可得罪不起,而且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再不借坡下驴,要跟三尊长闹红了脸,麻烦可就大了。

这话一坠,现场不少弟子立刻站起身来。

可在这时,后头的秋扇突然冲了过来,一把拽住了林阳的胳膊,急呼:“林大哥,你疯了?快住手!”

压根没有道歉的意思。

殿主受了委屈,他们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说的对!”

“没办法,三尊长出面,殿主也无可奈何,总不能跟三尊长闹翻吧?”

“才光!”

人们呼吸停滞,难以置信的看着林阳。

“敢如此忤逆我们殿主!这个林阳,定要叫他好看!”

让林阳给郑殿主一个台阶下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喧嚣不断,呼喊声嘈杂。

三尊长立刻将视线朝林阳抛去:“林阳,还不速速过去向郑殿主道歉?”

“郑殿主!莫要以为你是殿主,我就惧你!”林阳冷哼,怒火中烧,便要出手跟这位十殿之一较量较量。

说到这,三尊长又扭过头朝林阳望去:“林阳,你也有问题,你这样不给郑殿主面子,不是摆明让他下不了台吗?他终归是我长生天宫的殿主,你这般忤逆,无论是谁,都不会轻饶你的!”

“严惩林阳!”

他的全身机能都被破坏,五脏六腑几乎被震得粉碎,筋骨肉统统破裂。

虽外表并未有伤痕,可实际徐才光是连大罗金仙都救活不能!

林阳脾气也不好!对方如此咄咄逼人,他岂能一味忍让?

林阳后撤十余步,停下身形低头一看。

医圣台立刻沸腾起来。

砰!

见四周如雷般吼声不止,他终归还是开了口。

三尊长冷哼。

“尔等作甚?医圣台上,岂能呱噪?谁再敢发出一声,本殿主绝饶不了他!”郑通远也大喝了一句,随后朝三尊长抱拳:“尊长,万分抱歉,这些弟子天性顽劣,是我管教不严!还请尊长恕罪。”

一看,这些赫然是元圣心殿的弟子!

三尊长眼底深处掠过一抹忧虑。

“徐师兄!”

这边的郑殿主咆哮一声,冲了过去将徐才光扶起。

弟子们也随之而吼,仿佛是在宣泄着不屑。

“郑殿主!莫要乱来!人死不能复生,你请节哀!”三尊长走进医圣台,平静的说道。

“道歉?太便宜他了!”

“道歉!”

于是乎,郑通远深吸了口气,沉沉点了点头:“成!三尊长的面子我岂敢不给?既然如此,那就按三尊长所言去办,叫那个林阳滚过来向我道歉吧!”

“道歉?你也配?”

李桃一众则尤为不甘,尤其是李桃,直接跪伏在郑通远跟前,哭喊道:“殿主,徐师兄跟薛师兄被此恶毒之辈当众杀于人前,岂能让他一句道歉敷衍了事?如此二位师兄岂不白死了吗?殿主,求求您为二位师兄讨回公道啊!”

“天性顽劣?管教不严?郑殿主,但愿真的是这样!”

思来想去,三尊长沉道:“不管怎样,你也是长辈,如此为难一后生,也太不像话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