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冰冷的尸体

上一章: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失踪的柳如诗 下一章: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 神药?

“温婆婆!温婆婆!你在吗?”

温婆婆缓缓走了出来。

路上,不少弟子急忙呼喊,意图将林阳阻拦。

再这样下去,怕是茅屋得被林阳拆了!

林阳闻声,心里头犹如掀起惊涛骇浪,但表面却无比平静。

一旦药物耗尽,她依旧要魂归黄泉,仙神难救!

奈何她的这番苦水,床榻上的‘尸体’聆听不到。

“林师兄...”

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一定要找到如诗!

“你想干什么?”温婆婆冷冷的问。

林阳在再度吃了个闭门羹。

“林师兄!你去哪?”

而现在女孩下落不明,不知生死,他更是心痛如绞!

林阳心急如焚,也顾不得那么多,立刻要上前推开茅屋。

“温婆婆,冒犯了,我只是想知道如诗的下落!”林阳忙是作礼急切说道。

然而温婆婆却没搭理,直接转身将门一关。

“林阳?”

此刻的他,双眼已经血红一片。

有人说她的资历甚至比几位殿主都要高。

果不其然,林阳沉默了。

阶梯下面有一座茅草屋,落于一块巨石之上。

林阳听闻过程,整个拳头捏的死死的,一股无尽的仇怨涌现出来。

林阳猛然转身,瞪大眼睛看着温婆婆,低吼质问。

她左右而望,见瞧不到林阳的身影,原地矗立了许久,才转身回了茅屋。

看得人不寒而栗。

但,她还剩下一缕脉搏。

满面苍白的温婆婆站在茅屋门口。

“林阳!究竟要我说几遍你才肯信?我告诉你!你要找谁!自己滚去找,别在这里烦老太婆!要是你再这样纠缠下去,老太婆现在就把你的手脚全卸了!你信不信?”

温婆婆浑身一颤,猛地扭过头,却见刚才离去不久的力量不知何时出现在茅屋门口。

然而林阳却未回答,猛地走到床榻边,看着躺在床上的柳如诗,整个人近乎失神。

他抬起手,颤颤巍巍的朝柳如诗的手腕抚去。

温婆婆猛地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你怎回来了?你不是走了?”

约莫十分钟不到,林阳便冲下了这宛如天梯般的长生阶梯。

本就破旧的屋门被林阳拍的咚咚作响,摇摇欲坠。

温婆婆低吼着,眼里流露着凶恶与残暴的目光。

“如诗出事后,我利用关系带回了她的尸首,利用我这些年收存的一些好药材给她续命,但是....我也仅能给她续上一会儿的命了,要想再将她救活,难如登天...”温婆婆摇了摇头,沙哑说道。

茅屋不大,光线昏暗。

此刻的她双臂双足乃至头颅,都被一根根透明的管子连接着,浑身上下更是扎满了银针,一些奇怪的液体通过这些管子没入于柳如诗的体内,她那张精致绝美的脸,此刻布满痛苦。

然而等林阳离去好一会儿,那茅屋的大门突然又再度被打开。

谁都跟不上他的速度。

“林师兄!等一下...”

“没看见。”

“这笔账,我记下了!天刑宫若不给我个公道!我便找长生天宫还!”

“温婆婆,告诉我,她....怎么了?”

“我不是说了吗?她走了!回去!你难道聋了?”温婆婆大骂。

远远望去,无比寂寥。

此刻,茅屋的床榻上,躺着一个面色骇白浑身冰冷的‘尸体’。

“温婆婆!你可看到如诗了?”林阳忙是询问。

那赫然是柳如诗。

但是,这些药物无法为她维持一辈子。

温婆婆在长生天宫已经很多年了,具体多少年,谁都不清楚,她的职责是守着这幅长生阶梯!风雨如常,从不离去。

无比死寂的温度!

但林阳浑然不理,冲出宫门,顺着陡峭的长生阶梯一路往下。

无论是谁,此刻再望着他,绝对会害怕至极。

他眉头思忖,心有不甘,又接连敲门。

林阳默默的望着紧闭的大门,长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

那是近乎于没有的脉搏!

温婆婆冷哼:“你赶紧滚吧,回天宫好好治你的活毒!莫要再来搅扰老太婆了!”

不管怎样!

“温...”

死!

想着女孩背着重伤的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登上这长生阶梯,受到李桃、薛翔的百般侮辱,却依然不肯放弃,林阳便是心里一阵纠痛。

温婆婆目光有些无奈与痛苦。

砰!

当触碰到她肌肤的那一刹那,林阳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在颤抖。

他望着温婆婆,好一会儿,人深深的鞠了个躬,低声道:“既然温婆婆的确不知如诗的下落,也罢,林阳就不打扰温婆婆了,婆婆,多有冒犯,还请见谅,林阳....先告辞了!”

“到底怎么回事?”

说完,便将茅屋的门狠狠关上。

林阳一步登上石台,冲着茅屋大喊。

“温婆婆!你若再不开门,我便强闯进去了!”林阳也急了,立刻大喊。

林阳还欲呼喊,但茅屋紧闭。

这是死人才该有的气息与温度。

说到这,温婆婆苦叹一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暗暗抹着眼泪。

可这回温婆婆已经不打算再开门了。

温婆婆望着林阳那张坚定而认真的脸,浑浊的老眼掠过一抹欣慰,但很快,这抹欣慰被掩藏,取而代之的愤怒与厌恶。

砰砰砰...

许久,冰冷出声。

但他手还未触碰到茅屋,茅屋的门却是突然打开了。

“既然瞒不住你,我便把事情统统告知你好了!”

可再高又如何?始终是个守山的,怎比的上这天宫之人?

是温婆婆靠这些药物强行续命的结果。

这是温婆婆的住所。

但在这时,一个漠然的声音从她背后响起。

温婆婆只能将一切说明。

温婆婆实在受不了,猛地将门打开,严厉大喝:“林小子!你到底想干什么?不要以为你跟那丫头认识,老婆子就会对你手下留情!别逼老婆子出手!”

长吁了口气,沙哑道:“小子,你....别太激动....”

他隐约感觉温婆婆是知道些什么。

林阳面无表情,捏了根针,刺在柳如诗的眉心。

“丫头,你没看错,那小子的确是重情重义之人,只可惜...世事弄人,他终归是再不能见到你了!要是叫他见到你此刻的模样,老婆子担心他会做傻事啊!”

“不!婆婆!你骗我!无缘无故,如诗不会回去的!就算她要走,也一定会通知我!这样一声不响的离开,绝不可能!定有内情!”林阳沉喝,眼里全是渴切。

但,茅屋内没有任何回应!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