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 这是一个妖孽!

上一章: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混乱结束 下一章: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神傲集

温婆婆一怔,立刻明白自己失态,忙低声道:“我如何不激动?慈悲室是什么地方?那里守备森严!岂能被劫?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是这样的温婆婆,尊长命我等前来询问调查,是否有可疑之人通过长生阶梯下了山...”

温婆婆呼吸急促,难以置信。

温婆婆一愣,旋儿笑了:“林小子,你这玩笑可不好笑,明抢?你以为慈悲室是什么地方?”

温婆婆脑袋发烫,震惊绝伦。

“怎么可能?”

“出了大事,慈悲室被人劫了。”那弟子道。

至于林阳,则如无事人一样,该如何便如何。

弟子们哼道,愤愤离去。

“怎么了?”温婆婆面无表情的问。

他利用这些得来的神药在屋内疗伤,祛除活毒。

动乱发生后,整个长生天宫经历了一场规模空前浩大的严查。

“哦?你还阅览了慈悲室的书籍?那里面的秘籍可都是天宫最顶尖的医术啊!只有宫主及大尊长可阅览!你若能记下一两本,足以受用终身呐!”

“没想到慈悲室内竟搜集了这么多恐怖绝伦的神药....当真是了得!了得...”

这场骚乱至少有数百名长生天宫弟子死去,数千人负伤,造成的损失不计其数,据说连无欲宫外都遭到了波及。

弟子们眼露疑惑。

“够!够的!有化命活生草跟天山圣雪莲完全足够了!不过....仅靠这些药,救的了如诗,却还不足以救那你啊!”温婆婆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草芦内。

大尊长震怒,特向宫主请令,派二尊长亲自前往宫外调查抓人,而宫内则由大尊长全权负责,搜查可疑之人。

“大致都看了一遍...他说...他大致都看了一遍!”

林阳摇了摇头:“我大致都看了一遍。”

“见过温婆婆。”为首之人倒还算客气。

“时间不够?你不是进去盗取这些神药吗?若不被人发现,时间怎会不够?慈悲室内可不是什么人都进得去,除了宫主,任何人不能随便进入的。”温婆婆奇怪的问。

门被推开,几名天宫弟子走进草芦。

林阳没有做多解释,只开口道:“温婆婆,总之这些药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治好如诗,至于你,我暂时不建议你治疗自身的伤势,若是被天宫人发现,会有麻烦。”

虽然不是她动的手,但在她的观念里,自己其实也算是同谋!

“什么?”

“天山圣雪莲!天山圣雪莲!老婆子居然有幸一见!此生无憾!此生无憾呐!”

温婆婆有些奇怪这个字,什么意思?全部都看了?那怎可能?

“这...这难道就是传闻中的三指神花?”

“温婆婆,怎么了?你怎这般激动?”

哐当!

等找准了机会,便带着药物跑去草芦,为柳如诗及温婆婆疗伤。

温婆婆脸色轻变,立刻将帘子拉开,遮挡住床榻上的柳如诗,继而朝林阳使眼色。

“等等,林阳那小子...该不会把慈悲室的秘籍...全部阅览了吧?”

整天躲在屋子里,哪都不敢去,遇见个人都紧张兮兮。

温婆婆看着林阳带来的神药,老眼差点没看落!

看到躺在床上的温婆婆,几名弟子眉头皆皱。

因为性质太恶劣。

“天呐,这是化命活生草!”

几名弟子脸色不自然,为首弟子立刻道:“温婆婆,你们只需告诉我们是否有可疑之人下山!其他的你莫要多说。”

弟子们气急,但却无可奈何,虽然温婆婆遭了罚,可辈分比他们高,岂敢造次?

温婆婆当场失声,差点没从床上跳起来,得亏她双腿断了。

“我是进去抢来的。”林阳淡道。

“放心,道理我都懂!如诗这边已经没问题了,但你自己....该怎么办?”

莫看柳如诗命悬一线,躺在那儿宛如尸体,而林阳活生生的站在这里,看似无恙,实际林阳的情况比柳如诗好不到哪去。

“是,温婆婆,这些应该足够救如诗了吧?”林阳忙问。

“都?”

“可疑之人?怎么?天宫出事了?”温婆婆鼻子一哼,不屑的问。

他体内的活毒太恐怖了。

“我既去的了一次慈悲室,便去的了第二次!但近段时间我还不打算行动,我在慈悲室阅览了不少书籍,上面有几个治疗活毒的不错的法子,我想先试试!”

“林阳小子...真把慈悲室劫了?他没撒谎?”

“没进去偷?那你是如何得到这些神药的?”温婆婆诧异了。

若是不及时清除,一旦活毒完全覆盖全身上下,那么纵然林阳拿神药当饭吃,也决然不可能活的了命。

好一阵才从神药带来的震撼中回过神。

“我知道,要完全清除我体内的活毒,靠这些还不足够,那慈悲室内其实还有大量稀世药材,只可惜我时间不够,否则,我会全部带走。”林阳摇头道。

突然,她想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事。

林阳会意,一个闪身从窗户外跃出。

“我没进去偷。”

秋扇是吓得魂都差点没了。

“没有!我看你们几个挺可疑的,马上给我滚!老婆子要休息了!”温婆婆哼道,她脾气可不太好。

“你...”

“长生天宫!来妖孽了!”

“罢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告辞了,不过若有什么可疑之人,还请尽快通报!”

“妖孽....这是一个妖孽!”

“他怎么做到的?”

然而就在她还欲询问时,草芦外传来几个脚步声。

“林小子,这些...都是你搞的?”

温婆婆望着逐渐合上的草芦的门,老眼流露出无尽的诧异与震撼。

不过发火是装的,此刻她心里头混乱不堪。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