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 林阳是我徒弟!

上一章: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这人,我救了! 下一章: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来者何人?

却见林阳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平静道:“收拾一下,我要走一趟紫玄天!”

“可是二尊长....这个林阳手中可是有十滴落灵血啊!大尊长他们不得落灵血,是一定得要林阳死的!不说能不能医他,弟子担心,您难保他啊”那弟子迟疑了下道。

二尊长沉默了。

林阳一边熬药一边钻研。

好一会儿,秋扇才缓过了气。

“你体内的活动状况已经很糟糕了!我想五尊长他们肯定已经停止对你用药很长一段时间!你莫要废话,速速褪衣,我暂时为你压制活毒。”二尊长沉喝。

二尊长默默的看着他,没有说话,亦不知在想什么。

“紫玄天!”秋扇沙哑道。

这一嗓音落下,无人再言。

但看秋扇气喘吁吁面容苍白的进了屋,赶忙抓起桌上的茶壶,倒了碗水,咕咚咕咚的饮了下去。

“看到了,但是偷偷看的,我就是被紫玄天的人发现与他接触,才被他们逮捕。”秋扇道。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林阳惊醒。

“我已经当众收林阳为徒了!所有人都听见!至于这落灵血!也是三尊长他们还给林阳的!众人也都听到了!既然是林阳的东西,那就该属于他!谁都夺走不得!谁敢动他的东西,就是与我为敌!我不管他是谁,我都会找他算账!”

二尊长显然是个暴脾气,哪有闲心跟林阳扯皮?直接挥手:“给我把他衣服扒了!”

“回去好好休息吧。”二尊长沉道。

林阳迫于无奈,只能妥协,任由二尊长施针。

折腾了一通后,二尊长停了下来。

“什么?”林阳眉头紧锁,凝声道:“紫玄天好端端的为何追杀你?卫新剑呢?你可看到他了?”林阳问。

“我....我还成,就是跑回来的时候有些脱力了。”秋扇喘气道。

然而林阳沉默了一阵,平静道:“为何放弃?这不是一个大好机会吗?”

声音洪亮,传遍了殿堂内外。

不知不觉,已是读了整整一夜。

他在殿堂内来回踱步了好一阵子,突然大声道:“林阳是我徒弟!”

“二尊长,何必为了此人跟大尊长闹翻?若是大尊长生起气来,我们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有人面露担忧,小心翼翼道。

“是!师父!”

“林阳!你进来。”二尊长喝道。

林阳脸色一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去与卫新剑联系,让他为我寻得药材吗?为何你还会被追杀?卫新剑呢?”

二尊长脸色阴沉的走了进去,对身旁弟子唤了几声,弟子当即跑了下去。

“多谢二尊长。”

林阳一听,神情顿紧。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二尊长不必医治!”林阳摇头。

翌日一早。

还好出门前他有所防备,提前吞服了汤药,以至于二尊长在施针时没有什么怀疑。

林阳猛地睁开双眼,才听到屋外传来秋扇的声音。

林阳返回庭院,便取出先前得的神药继续疗伤。

“被人追杀,岂能不急?”

待林阳离去,那些弟子纷纷聚了过来。

“长生天宫可不是由大尊长一人说了算,我这般做,是为天宫!他岂能对付我?宫主慧眼如炬,看得清谁对谁错。”二尊长哼道。

“林大哥,快开开门啊林大哥!”

二尊长说着便将银针取出,同时先前离去的弟子也搬来大量药材,就在这上清宫内熬制。

上清宫。

周围弟子直接一拥而上,三下五除二便把林阳的外衣给褪去。

跟来的林阳当即步入上清宫。

《神傲集》讲究的是气的精修。

“他?他现在是自身难保了!自从他与林大哥你一战而败后,卫新剑在紫玄天的地位是一落千丈,很多人认为他辱了紫玄天的名誉,当以死谢罪,更有人觉得他是我们天宫派来的奸细,处处对他排挤,恐怕过不了多久,卫新剑就要被紫玄天的人活活逼死了!”秋扇叹道。

良久,他只挥了挥手。

“机会?”秋扇一怔。

他自然是不愿意让二尊长医治,毕竟他自己已经将活毒压制,二尊长等人先前所检查到的情况不过是他利用汤药进行的伪装而已。

再仔细研读《神傲集》后,林阳才忍不住感慨。

“林大哥,我看您想通过卫新剑取药的这个计划,应该放弃了!”秋扇摇头说道,又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他们都知道二尊长的性格,刚直不阿。

同时他将《神傲集》的所有口诀全部默写了下来。

“难怪紫玄天的人会为《神傲集》如此兴师动众,上门大动干戈,原来这本秘籍是如此的不凡!”

“莫要多言,以后你就是我徒弟,今日你是连大尊长也得罪,我想整个天宫五宫十殿里除了我没人会帮你!我是惜材,方才留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我会竭尽全力解掉你身上的活毒,但我不希望大尊长所言为真,我若救你!你定要成为天宫支柱,”二尊长凝声道。

“秋扇,发生什么事了?你还好吗?”林阳忙问。

“脱衣,我为你施针。”

“少废话!”

二尊长再喝。

“跑回来?怎么?为何如此着急?”

“你个蠢货!我岂能不知你这活毒需神药方可治愈?但现在神药怎能求得?本尊需要时间,而你却撑不了多久!若不施针为你稳固活毒,纵然我能找到神药为你医治时,你也只会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二尊长哼道。

“二尊长,不必了,若无相应药材,你所做之举完全徒劳,何必浪费药材?”林阳摇头拒绝。

林阳心头一惊:“谁追杀你?”

他做下的决定,谁都剥夺不了。

一众弟子忙低下了头。

人之气,玄妙无常,一呼一吸为气,皮毛孔内亦有气生,但《神傲集》所注重的,却是骨、血之气,是更深层更细微的气。

林阳怔了下,旋儿沙哑道:“若天宫不负我,我何必要负之?然而天宫有太多人对不起我了。”

“尊长息怒!”

砰砰砰。

林阳当即起身跑了过去,将门打开。

林阳抱拳作揖,转身离开。

“二尊长要为我解毒?”林阳困惑的问。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