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便宜师父

上一章: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看你能否接我一击! 下一章: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四圣英朱雀

弟子们呼喊,却是颤颤巍巍,不敢冲上去。

“哟?卫师兄!练功呐?”

为首一名留着长发颧骨突出的弟子走了出来,眯着眼笑道。

中年男子侧首而望。

二人都困惑了。

砰砰砰...

卫新剑眼疾手快,立刻抬腿挡住。

但在这时,一记喝喊响彻。

那中年男子更是又惊又怒,猛地拔剑而喝:“给我把他抓起来!”

“不离开作甚?你们以为自己是什么人?敢在紫玄天闹事?不怕死无葬身之地吗?赶紧给我走!”酒糟鼻老头有些不耐烦了,态度与先前对比是截然不同。

尤其是秋扇。

所有人立刻停下。

“我们不配?难道你那个便宜师父配吗?”那弟子冷笑道。

每一拳下去,仿佛用尽了他全部力量。

......

弟子们面面相觑,最终还是一咬牙要扑冲而上。

“放心,我没走错!这的确是离开紫玄天的路!我是要送你们两离开。”酒糟鼻老头道。

一个能一拳将罗蛮打趴下的人,哪是一般人?他们上去不是找揍吗?

砰!

卫新剑本欲躲闪,但刚一动,腰部的伤猛地一扯,让他不由倒抽了口凉气,那袭来的几条腿也没能躲过。

...

幽静的小道上。

这时,一个嘻笑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老头头发乱糟糟的,有着酒糟鼻,体态微胖,满脸酒气。

林阳闻声,一把将酒糟鼻老头拦下,开口道:“老人家,是不是卫新剑叫你来的?”

林阳脸色一怔,有些难以置信。

“怎么着?我若真要保这人,你有什么问题吗?”酒糟鼻老头突然抬头,盯着罗蛮。

“这个傻小子,我建议他把你抓起来,再让他把你交由上面,洗清他的罪名,但他却说什么....他做不出这种欺师灭祖的行径,便跪求我把你送走!小子,你可别辜负了卫新剑的良苦用心,赶紧走吧!”酒糟鼻老头叹气道。

若是凑近一看,这木桩赫然是用纯铁打造,但上面有不少浅浅的印子,可见这击打木桩的人劲力之大。

剧烈的打击声吸引了武场不少弟子目光。

“呃这...”中年男子哑口。

嗖!

真的假的?

“什么?”

这一拳震撼了世人。

林阳怔怔站在原地,眉头紧锁,像是在思绪着什么。

酒糟鼻老头将林阳领到谷口,挥了挥手,便转身离开。

“这位小兄弟是我的客人!由我招待,掌门那边我待会儿会过去解释的!”

紫玄天的弟子们惊慌失措的冲了进去,将罗蛮扶起。

等他重新爬起来时,已有将近三十余名弟子围了过来。

说完,酒糟鼻老头冲林阳道:“你们两跟老鬼走!不怕!”

这是林阳干的?

卫新剑闻声,脸色瞬变。

一记记沉闷的响声传出。

“原来是这样....”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上啊!”中年男子见弟子们皆犹豫惶恐,愈发愤怒,接连催喊。

“你还知道是卫新剑叫我来的?小子,你都快把新剑害死了!紫玄天的人都说他是长生天宫派来的奸细!本来他死不承认,加上我在旁边说上两句,事情倒也冷了下来,可你突然到来,让他处境愈发危险!你不走!他怕是连命都没有!所以你赶紧走吧!不然他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酒糟鼻老头立喝道。

林阳望着谷口,轻轻点头,却没应声。

“林大哥,我们回去算了。”秋扇忙道。

卫新剑身中数脚,直接被踹翻在地,于沙场上翻滚了数圈方才停下。

“此子如此放肆!对他何须礼数?”一身狼狈的罗蛮被人扶出,指着林阳叫骂:“这种不知所谓的家伙,岂能姑息?酒叔伯!我要好好教训他!”

这不是恢复不恢复的问题!

“不必客气,我也是受人之托过来的。”酒糟鼻老头随口道,态度显得颇为冷淡。

林阳这一拳,完全超过了长生天宫十殿殿主的实力!

林阳追上走在前头的酒糟鼻老头,一边抱拳一边微笑道:“多谢老人家解围。”

“拜见酒叔伯!”

他怎样都想不到卫新剑居然会为他这个便宜师父考虑!

秋扇也赶忙跑开。

林阳微微一笑,扫了眼秋扇,便径直跟了上去。

“走吧!”

林阳不以为意,但看了眼前头的路,眉头微皱:“前辈,老人家,这似乎是离开紫玄天的路吧?您要把我们带到哪?您走错了吗?”

“罗阁主!!”

卫新剑微微侧首,扫了眼走来的一群人,却不加理会,继续练功。

“酒叔伯!您怎的来了?”中年男子立刻上前作礼。

但见一名满面红光腰间挂着个酒葫芦的老头小跑过来。

她瞪大秋眸看着那楼阁内的废墟里挣扎的身影,再猛地转头盯着林阳,整个脑袋瓜子是嗡的一下一片空白。

看到这人,不少弟子皆面露敬色,忙是抱拳作礼,连带着那中年男子。

不!

然而下一秒。

人们远远而望,交头接耳的议论,指指点点。

一条腿宛如闪电般朝他身上踹来。

这是那个整天咳血面色苍白一副快病死的人的一拳?

“住手!!”

男子浑然不理,继续挥拳击打木桩,像是在宣泄着什么。

然而酒糟鼻老头扫了眼现场,却是哼出了声:“谁叫你们如此无礼的?这是我紫玄天的待客之道?若让外人知晓,不得被人耻笑?”

“离开?这是为何?”

便在前头带路。

可在这时,又有几条腿轰来。

“跪?”卫新剑眉宇一沉:“你们也配?”

砰!

罗蛮脸色顿时一阵红一阵青,欲言又止。

“是!”

“酒叔伯!你什么意思?你要保这个人吗?”罗蛮听出老头的意思了,眼神顿冷。

虽然秋扇知晓林阳在偷偷自治活毒,可她何曾想过林阳已经恢复到这种程度?

便看一名身上挂着不少淤痕的男子正在武场练功。

“罗阁主,可能你们之间有些误会,但我觉得这都是小事!你就甭放在心上!”酒糟鼻老头淡道。

砰!

“卫新剑!你给我跪下!”

男子眼神凌厉,神情冰凝,双臂青筋暴起,一遍又一遍的挥拳击打着面前的木桩。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