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我问心无愧!

上一章: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朱雀湖畔的惨叫声 下一章: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 举世皆惊

白浩心挪动视线,打量着地上的人,望了一阵,脸色顿怔。

“我卫新剑从未做过一件对不起紫玄天的事!男子汉大丈夫,行的端做得正,我只是履行了我的诺言!我问心无愧!师姐!事已至此,我卫新剑没什么好说的!唯死而已!”

若他配合,助自己击败林阳,绝对是轻而易举!

“真的?”白浩心猛地抬头,双瞳爆发出阵阵光亮:“若有师姐相助,那人我怎会愁?我必赢!!”

酒叔伯更是痛苦的留下了泪。

“没错!”朱碧如点头。

“浩心技不如人,无话可说,只能竭尽全力修炼...”

“冥顽不灵!”

对方是四圣英之一的白虎白浩心。

“卫新剑的师父!林阳!”

一弟子快步走来,捏住卫新剑的鼻子。

卫新剑双瞳血红,咬牙痛苦嘶吼:“虽然拜那人为师,是被逼无奈,但一叩而拜,便为尊师,我若背叛尊师,便是欺师灭祖之徒!这样的人,我岂能当?”

朱碧如面无表情。

四周无数弟子就这么干望着,谁都没有吭声,也没人对他有半点怜悯。

“朱师姐,为何...卫师弟会这个样子?”

“原来如此....”

朱碧如微皱柳眉:“何人?”

“统统给我住手!!”

更何况朱碧如与他感情深厚,而自己不过是一个稍有天赋的弟子,且有叩敌为师之耻,丧尽宗门颜面,被放弃被牺牲也是理所应当的。

“放心,浩心,你我师姐弟这么多年,我岂能眼睁睁的看到你被毁?只是这次还需卫新剑配合!”

“我....无话可说...”卫新剑竭力而艰难的吐着这几个字,嘴里全是血。

质问一出,立刻有声音飘来:

卫新剑闭起了眼,对朱碧如的话是充耳不闻。

卫新剑如死狗般摔在地上。

“什么?”

看着那些液体,卫新剑浑身竟忍不住颤栗起来。

“你还不肯交代吗?”

却见朱碧如身旁的人端来一个铁盆。

且是大师姐朱雀要整他,谁敢多言?

“浩心,你看看地上这人。”朱碧如淡道。

呼!

白浩心呢喃着,人有些癫狂。

卫新剑瞪大了眼,浑身颤栗,但这回,他没再叫喊,只闭着眼,听天由命...

“朱丫头,住手!”酒叔伯还在远处嘶嚎。

论实力论天赋,都在自己之上。

他知道,自己已经被牺牲了。

然而他终归是慢了一步!

白浩心颓然的坐在椅子上注视着卫新剑,瞳仁深处闪过一抹炙热的光芒。

一看,是朱碧如动了手!

“浩心,我知道你自先前于长生天宫战败后心生心魔,一蹶不振,整日颓废,今日,我便要帮你重新振作起来。”朱碧如从椅子上站起道。

他觉得自己的所有希望都在这个人身上。

朱雀叹了口气,侧首道:“去,把你们的白师兄请来。”

铁盆内是一团蜡黄色的液体。

“是....是怪药?师姐,不!不要!不要啊!!”卫新剑疯狂的颤栗,竭嘶底里的喊。

“我问你,可想破心魔?想了结心中之所愿?”朱碧如凝问。

疼痛的几乎昏迷的卫新剑猛地抬头看向朱碧如。

卫新剑咆哮着,突然拿脑袋狠狠朝地上砸去,意图自杀。

周围不少紫玄天弟子脸色也是苍白的很,看着那铁盆内的液体,皆露出惊恐彷徨的神色。

“自然是想!”

砰!

他双腿俱断,浑身是血,身躯轻轻抽搐,眼睛瞪得巨大,看起来无比凄惨,但人未死,尚且还有意识。

“说!说啊!”

“师弟,我给过你机会,你却不听,这怪不得我,怪药你应该知晓,吞服了它后,不仅要饱尝世间最剧烈的痛苦,整个人还会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你若不想变成这样,就把关于你师父的一切都说出来吧。”朱碧如淡淡说道。

但就在这时,一个冷漠的声音突然从人群外围传出。

朱雀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翘着白皙修长的大腿,平静的问。

旁边的弟子立刻上前。

“这是...卫新剑?”白浩心愕道。

白浩心则激动的站了起来。

“罢了。”

“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啊!”

“多谢师姐好意,只是....浩心的事情浩心会解决...”白浩心低着脑袋,沙哑说道。

朱碧如轻轻摇头:“卫新剑背叛师门,投拜他人,乃外敌奸细,我将他带来,就是要他将事情全盘托出,问清楚他是否与外人勾结。奈何此人冥顽不灵,我便只能对他用刑了。”

朱碧如唤道。

不少弟子将脑袋撇到一旁,不敢去看。

嗯?

但...无济于事。

酒叔伯嘶吼。

会儿功夫,满面苍白且颓废的白浩心被人搀扶了过来。

朱碧如摇头:“继续用刑!”

“你如何解决?”

“你觉得自己能超越他吗?不!你自己都不信!你已生心魔,修炼只会千难万阻!更何况你知道自己的天赋未必比对方强,你能努力修炼提升实力,难不成对方原地踏步?所以你应该知道自己一辈子都无法战胜对方!如此,你才生出心魔!对否?”朱碧如一针见血,直接将对方心中所思戳破!

一股诡异的气劲突然袭来,直接拖住了他的脑袋,卫新剑的脑门即将碰到地面,硬生生的被截停了。

朱碧如朝卫新剑望去,淡淡说道:“新剑,你莫要执迷不悟,将你知道的一切统统说出,再将你那师父的所有弱点破绽统统告知于我们,如此,我可饶你不死!不然,你这皮肉之苦,怕是还得继续吃下去。”

白浩心这才回过来些神,缓步上前作礼:“拜见朱师姐!”

毕竟这个人对他们而言可是个背叛了师门的叛徒!

“是,师姐!”

朱碧如有些不耐了,她摇了摇头:“卫新剑,既然你还是这般顽固,那么,我只能用那一招了!”

白浩心双眼无神,身上的衣服应该许久没洗过了,挂着许多污渍。

“那紫玄天呢?你身为紫玄天人,却叩敌为师,你不是欺师灭祖?”朱碧如质问。

“遵命,师姐!”

那名端着铁盆的弟子当即冲来,要给他灌下怪药。

“浩心,你过来!”

然而无论是刺骨还是拔指,都没能让卫新剑屈服。

卫新剑不能呼吸,被逼张开嘴,立刻有人扣住他的下巴。

“那好!我便利用此人将他师父引出来,我将再安排你与那人决斗!这一次,我助你战胜他!”朱碧如严肃道。

白浩心猛地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朱碧如:“师姐,我....”

卫新剑没吭声。

“是!师姐!”

“卫师弟,你太不懂规矩了!”朱碧如淡道:“死,现在不是由你说了算,你不肯说,我想是给予你的痛苦还不够!来人,给他灌下怪药!”

“不!!”

立刻有弟子跑了下去。

谁都忌惮的紧。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