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掌门有请

上一章: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青龙大师兄 下一章: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林阳接招便是!

林阳简单的为他处理了下伤口,扎了几针道:“新剑,你的伤势其实不算严重,好生休养,数月便可痊愈!”

“新剑说过,不管怎样,终是师长,不可不虑!”

“好。”秋扇点头。

“林大哥....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你....突然间变得这般厉害?”秋扇小心翼翼道。

“我说啊,还是得看他自己造化吧。”酒叔伯摇头。

酒叔伯眉头一皱,手轻轻在卫新剑的身上摁动了下,像是在检查。

“好厉害!好厉害啊....”酒叔伯呢喃。

秋扇默默点头。

“因为你这个师父,能不能活着走出紫玄天都是个未知数!所以你现在谈这个,还太早了。”酒叔伯摇头。

酒叔伯沉默了。

“我是利用了《神傲集》增幅了实力!”

“酒叔伯!”

当自己师父....貌似还不错...

“什么?”卫新剑呆了,旋儿忙问:“酒叔伯,发生何事了?难不成震大人他们出尔反尔,打算对林阳下手?”

卫新剑脸色煞白,他思忖下,忙是说道:“酒叔伯!新剑拜托您一件事成吗?”

“并非震大人出尔反尔,而是我看到朱雀离开朱雀湖后,被人扶着直奔青龙谷去了!”

“什?”卫新剑一怔:“酒叔伯,您莫开玩笑!纵然您比不上,难不成以前教您医术的恩师也比不上?”

“但你这位便宜师父岂是能劝动的?先前我都送他到山门口了,结果他又溜了进来!他想走,谁说的了?”

这话一出,秋扇眼睛顿时瞪大。

能够击败朱雀,对秋扇而言已经是很不可思议了,但林阳居然轻松碾压了震撼山....

“《神傲集》居然这般厉害?难怪紫玄天会不惜大动干戈去争《神傲集》...”

“我是学过些,那不是年轻时喜好闯荡天涯,时常负伤嘛,就跟着人学了些,虽然不精,但也略知一二。”

“这林阳的医术...真这般厉害?”

“怎么?叫我劝你这位便宜师父离开?”

“哦?三圣草准备好了?”

卫新剑被林阳放在了床上。

“我虽医术不够精湛,但眼力劲还是有的,新剑,我实话跟你说吧,别说我恩师比不上,恐怕是我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足以跟这人相比!”酒叔伯摇头道。

但秋扇却显得尤为迷茫与不安。

卫新剑低眉沉思起来,片刻后,他突然道:“酒叔伯,您说,我若跟着林阳学习些医术,怎样?”

“掌门?”

更何况他还有那般神奇的医术!可不是常人能比的。

躺在床上的卫新剑忙是呼道。

却是见林阳突然凑近了几分,沙哑而问:“你可听过《神傲集》?”

卫新剑有些发懵:“酒叔伯,我听人说你年轻的时候也学过些跌打疗伤的手段,想来你对这应该有所研究吧?”

“林阳先生!请麻烦您跟我们走一趟!”为首弟子沉道。

事情比计划顺利得多,林阳心情自然不错。

三圣草到手,林阳便可打道回府,治愈身上活毒了。

林阳走出了屋子。

“医术啊!不然还能是什么?”酒叔伯瞪着他道。

这时,门被推开,酒叔伯快步走了进来。

“这...”

卫新剑叹了口气,不再吭声。

“我在藏书阁禁书区看到的!所以说还得谢谢天宫,否则我这趟紫玄天之旅,可不会这般轻松。”林阳笑道。

“你想想,你先前伤势何等严重?奄奄一息,濒临死亡,可现在却能躺在这不痛不痒的与我聊天!还不够神奇吗?要知道,途中也就林阳对你进行了护理啊!而且他也没用多少药,仅仅给你扎了几针,就如此效果!若这还不厉害,那什么才叫厉害?”

这话一出,林阳眉头紧锁。

这人真的是我的师父?

她望着林阳,嗫嚅了下唇,最终还是忍不住将心中疑惑说出。

“新剑!你还好吧?”酒叔伯走至床边。

一个能败震撼山的存在!

噗咚!

“刚刚那林阳为我施了针,我现在好多了,腿骨也接了,浑身上下也不疼了。”卫新剑笑道。

秋扇愈发不能明白了。

“如何没干?实际上跟紫玄天也有关系。”林阳微微一笑。

一时间卫新剑的心头浮现出一些怪异的感觉。

......

片刻后,便看酒叔伯倒抽了口凉气。

“嗯,好好休息。”

“青龙谷?”卫新剑瞳孔顿颤:“青龙大师兄?”

“你....你怎么会《神傲集》?”

卫新剑瞠目结舌。

门外林阳悠闲的晒着太阳,喝着茶。

“并不是,是我们掌门有请。”那弟子低喝。

“好啊!这可是大好事啊!若你能得林阳医术真传!成为一名医武,说实话,可比紫玄天的这帮自负狂妄之徒要强百倍不止呢!”酒叔伯笑道,但又敛起几分笑容,低眉道:“但是....现在说这些,还为时尚早。”

“多谢林...老师...”

“为时尚早?酒叔伯,您何意?”卫新剑困惑的问。

可在这时,庭院的门突然被推开,随后几名弟子快步走进来。

“这与天宫何干?”

秋扇简直不敢相信。

卫新剑呆呆的看着林阳离去的背影,脑袋瓜子依旧如一团浆糊般,难以思考。

“这得多亏了长生天宫。”林阳平静道。

“什么厉害?”卫新剑愈发疑惑。

好一阵子,才郑重其事道:“我也无法描述的程度。”

卫新剑有些木讷的说道。

“是吗?”

“是啊...”

“那林阳的医术....在您看来,到达了什么程度?”卫新剑忙问。

“酒叔伯,怎么了?”卫新剑困惑询问。

“为何?”

一个如此年轻的妖孽!

“取了东西便走吧,时候也不早了!不能在这滞留太久。”林阳道。

“我猜朱雀多半是想请青龙大师兄去叩请掌门出关!为她主持公道!若掌门出关,会对林阳保持何种态度,就是谁都说不准的事儿了!”酒叔伯低呼道。

“林大哥,难道说...”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