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将死之人

上一章: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 我来! 下一章: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碾压

所有人都惊了。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见林阳轻轻摇了摇头:“二尊长,你未免太小看我了!”

一看,竟是乌黑一片。

无数上清宫弟子急呼。

等反应过来时,江马已经出现在了林阳面前。

江马眼神一凛,突然身形一动,如一阵狂风般冲向了林阳。

便看林阳的前头鲜血迸溅。

全场震惊了!

可效果甚微。

所有人都看傻了!

“自然是没人了啊,你没看到他们的大师兄洪龙都被江马师兄干趴下吗?这个时候他们还能叫谁?”

“我知你有些实力,但你现在面对的可是服用了超体丹的非凡存在!你本就中了毒,状态不佳,若与他们激斗!纵然侥幸赢了,你体内的毒也势必会发作!那个时候你也得死!何必如此?”二尊长低声劝说。

一些上清宫的弟子纷纷围了过去。

“咳咳咳咳...”

林阳心气太傲了,的确要治一治。

“总讲师,您这也太为难我了!此人看起来就半条命了,我怕随便一拳下去,他就死了!你让我下手轻点,不如叫我不要下手!”江马耸耸肩,一脸无奈的模样。

江淑红则是嘴角上扬,饶有兴致的模样。

“放心,我说过,会留他一命的。”江淑红淡道,便扭过头喊:“江马,记得下手轻点!”

“这还没开打就吐血了,要真动起手,江马师兄不得把他打死啊!”

江淑红当即摇头淡道:“一个将死之人却叫嚣着要与我江香书阁人战,我看你不过是想早点死罢了!”

“林师弟...”

林阳点头,走上了前。

二尊长沉凝而望。

“哇!”

“若非讲师要我留你性命,你早死了!现在,先把你的胳膊给我吧!”

实际上是他体内的活毒已解,二尊长才感受不到。

仿若能掐碎钢铁,抓爆金石!

“既然如此,那你断他四肢即可!别攻他要害!否则暴毙了,二尊长又得说我们心狠手辣!”江淑红道。

听到这话,二尊长迟疑了下,没再说话。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林阳的一条胳膊要没时...

“活毒?”这边的江淑红眉头一皱,看着林阳:“怎么?此人中了活毒?”

还不待林阳继续说话,突然,他脸色一白,紧接着是一阵剧烈咳嗽。

“那好,你动手吧!”林阳道。

林阳摆出了架势。

吧嗒!

而这口血,不过是他体内最后一点积淤的血,吐出来就没事了,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什么?”

“嗯!”

“咳咳,咳咳咳....”

“也是!”

林阳捂着嘴不住大咳,且越咳脸色越苍白,最终...

“行了,二尊长,此人既是想上,你便让他上吧,他来的晚,不知这超体丹的功效,就让他见识见识!你放心,我不会杀他的!给他个教训,免得日后在别人那吃了亏,丢了命!”

简直快的离谱!

江香书阁的弟子们议论纷纷,一个个眼露不屑,讥笑或嘲讽。

他直接张开了嘴,喷出一大口鲜血。

这时,他胸口再度不住起伏,不住咳嗽,嘴里又一度吐出一口漆黑的血,看的人触目惊心。

林阳没吭声。

一看,是一条胳膊被扯断后溅出的鲜血!

虽然很多人不喜欢这个林阳,觉得他自以为是,二尊长收他为徒,他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太过傲气。

声音落下时,江马一手如同利爪,凶狠的朝林阳的左边胳膊抓了过去。

倒是那边的江淑红喝喊出了声。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死死盯着中间这诡异景象,一个个大脑狂颤不止,几欲无法思考!

“对,来吧。”

上清宫的弟子都愣了。

但,来不及!

“随时都能开始。”江马嘴角上扬,微笑说道。

他竟被林阳一只手掐着,举了起来....

“上清宫居然让这么个病秧子出来挑战,他们是没人了吗?”

“呵,有意思!既然你要找死,那别怪我!本还想让你出几招,不至于输的太惨,不过你都这般说了,我也没有客气的必要!”

可在众人看来,林阳这完全是一副气虚至极的模样。

“快闪开!”

“可以开始了吗?”这时,林阳喊了一声。

但...这条被扯断的胳膊并非林阳的胳膊,而是....

“啊这...”

“我已经感受不到你体内的活毒了,难不成...活毒入了骨髓?你身体里的毒又恶化了?”二尊长震惊的问。

许多人都闭上了眼,不敢看这血腥一幕。

“你这人便如此不听劝吗?”二尊长眉头紧锁,似乎有些不悦。

想到这,二尊长沙哑道:“行吧,林阳,你既要去...那便去吧!”

“林阳,你且退下,速速离开,这里的事,你莫要掺和!”二尊长沉道。

“让这人上来,也只是浪费时间罢了。”

“尊长是不相信林阳?”林阳沙哑的问。

但她话有道理。

鲜血撒在地上。

二尊长快步上前,将林阳的手腕抬起,为他号脉。

二尊长更不会相信林阳能自己把这恐怖的活毒给解了,所以他的第一反应是活毒加剧,毒入骨髓,号脉已经查勘不到活毒的迹象。

凶狠暴戾的力量在他那五指间狂荡。

二尊长一言不发,剩余的弟子则满是担忧。

诡异的响声突起。

“不错!”二尊长点头。

这是怎么回事?

“小心!”

江马的速度太快了!

“江讲师!烦请您让您的学生手下留情!”二尊长迟疑了下,还是忍不住开口呼喊。

江马的!

哧啦!

可现在林阳主动请缨要代表上清宫再战江香书阁,他们自然而然会心生感触。

现场人呼吸顿紧。

“你?”

片刻后,二尊长脸色大变。

“好嘞!”

只见此时的林阳一手垂落,手上还抓着一条血淋漓的胳膊,另外一手高高举起,那手掌掐着一人劲脖。

“我动手?”江马一愣。

毫无疑问,江淑红也生气了。

血如玫瑰,十分凄美。

江马点头。

“你没事吧?”

江淑红一怔。

一看,正是江马!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