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你们一起上吧

上一章: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他已经死了 下一章: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不顾一切

两颗超体丹的江曼都对付不了这个林阳,此刻再叫谁上去能有把握?

众人手忙脚乱,立刻检查。

可就在这时,这边的林阳突然开了口:“如此拙劣的施针手法,为何觉得能杀死我?”

二尊长怔怔看着江淑红,一言未发。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连他都不知该如何收场。

“谢讲师。”

二尊长心有不甘,脸色沉凝至极。

“很好!”

此刻的林阳,浑身上下都是江曼那诡异恐怖的黑针。

下一秒,所有人都傻了。

可在这时。

江香书阁的人大惊失色,忙跑过去将江曼扶起。

“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真以为自己不得了?”

“讲师,若再不出手施救,恐怕师姐性命堪危啊!”一弟子猛地起身,朝江淑红急呼。

“啊?”

所有江香书阁的学生也全部上前,战意浓烈。

“当然,他已经是个死人了,我的这些绝命黑鳞针已经将他浑身上下的所有经脉血管全部震断,且针上毒力已如电流般传遍他的全身上下,此刻这个家伙连身上的毛发上都有毒!谁都救不了他!”江曼一边喘着气一边冷笑道。

江淑红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她凝视了已经快要昏迷的江曼,一咬牙道:“把她抬下去,先喂保命丹,等处理了这里的事,再送回书阁医治!”

可是,林阳接连摇头:“二尊长,我并非膨胀,我只是不想再浪费时间!若我能将这些人统统击败,那此事不也就了结了吗?”

“可恶!狗东西!我要把你脑袋摘下来!”

二尊长忙道,随后侧首沉喝:“林阳!莫要过度膨胀,江香书阁的人可不简单!速速给我回来!”

说完,她直接上前一步。

这一回,轮到江淑红犯难了。

世人定目看着林阳。

更何况江曼最后那一指点在林阳的死穴上,几乎已经是切断了他的命脉,完全不给他生路。

江香书阁的弟子们都震惊了。

弟子们惊为天人,再看林阳的眼神,已是充斥着钦佩。

上清宫人脸色骇变。

“你....狂妄!!狂妄!简直狂妄到了极点!”

中了这么多黑针,换做神仙,怕也没有活命吧?

“你....你是说你要一人战我们所有人?”

“那女人果真扛不住两枚超体丹的药效!”

“什么?”

毫无疑问,这些黑针都是含有剧毒的。

看到这一幕,上清宫的弟子们皆是一脸惊诧模样。

这边上清宫的弟子们个个是手舞足蹈,欢呼雀跃。

此言一坠,众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林阳身上。

这人...要死了?

刚准备动作的江曼突然嘴里喷吐出一大口鲜血,身躯一个踉跄,径直跌倒在地上。

“你...”

“我什么都没做,她不过是五脏六腑破裂导致,与我无关。”林阳平静道。

“江讲师似乎没什么主意?不如让我来替你想个主意吧,倘若江总讲师不知该派谁上场好,那就让你的弟子一块上吧!我不限制你们人数!”林阳淡淡说道。

“好哇!”

江淑红轻轻点头,脸上尽是满意的神情:“干的不错,江曼。”

江曼咬牙切齿,一把再将铁笔提起,意图再攻。

听到江曼的话,更是心惊肉跳。

却是见那些漆黑的针,竟全部刺在他的衣服上,没有一根真正的扎进了林阳的皮肤内!

江曼呼道,旋儿冲着那边的上清宫人喊道:“你们赶紧把他带下去处理后事吧,还有谁要挑战的,尽管上来!”

只可惜没有阻止林阳!让他白白丢了性命。

“什么?林阳他...他败了吗?”李如惊诧的问。

众人手忙脚乱将江曼抬了下去。

江香书阁的弟子们全部瞪大了眼。

噗嗤!

“混账!还没结束呢!”

“怎么可能?”

众人都难以置信。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不可能!”江曼惊的瞳孔涨大,人连连后退。

江香书阁的人差点没气炸!

“啊?”

“你们以为超体丹带来的增幅只有力量与速度吗?你错了,还有对气的增幅!气足够强大,所施的毒,也是无解的,二尊长,我说实话,现在的江曼,谁都对付不了,哪怕是我也要花费很大的功夫,你的这些弟子,上来多少也是送命!还是乖乖放弃吧,结果已经是注定的!”江淑红微笑道。

“太膨胀了!若真动起手来,怕你不得立马跪地求饶!”

上清宫的人全傻了。

或许,真的该放弃!

林阳平静道,随后将外衣脱了下来。

“你没事吧?”

“林阳是怎么看出来的?连咱们二尊长都看不出问题,他居然一眼就洞悉了,太不可思议了!”

“你说什么?”

如此之境,如何不死?

她看了看身旁的弟子,眉头紧锁。

江淑红也回过神,眼神凝冷,瞳仁中充斥着怒意。

“天,不可思议!居然真的被林阳说中了!”

却是见江曼身躯不住的颤抖,脸色愈发苍白,同时嘴里依然是不住的吐着血,甚至一些血还带着肉,看得人头皮发麻。

谁都无法接受,但还是有弟子取来银针为江曼扎针检查。

“是,讲师!”

银针都没入体,又何来毒?

“二尊长!你这弟子!未免太过自信了!一人战我所有学生?怎么着?你们是看不起我江香书阁吗?”

“我早说了,她承受不了两颗超体丹带来的能量!从她服用超体丹到现在刚好三十秒,一切正如我所说,如果你们不信我的话,可以检查下她的五脏六腑!”林阳说道。

“江曼师姐,你怎样了?”

“这是怎么回事?小子!你用了什么手段对付我师姐?”有人怒不可遏,猛然扭头冲林阳喝喊。

片刻后,那弟子脸色骇变,失声道:“师姐的五脏六腑在大出血,好像真的出现了破裂!”

“我可没有嘴硬!”

二尊长也是一脸诧异,但很快,他意识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一抹微笑,连连点头。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嘴硬?”江曼喘着气哼道。

这一嗓子将呆滞中的上清宫人从震惊中拽了回来。

也是!

一众弟子反应过来,一个个气愤的冲着林阳破口大骂。

言语中强大的自信让众人窒息。

“此子莫不成有什么硬气功,硬抗了银针?”江淑红也不由失声。

江淑红连连点头,愤怒低吼:“好!小子!既然你都这般说,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他是怎么做到的?”

“自然不是!江总讲师莫要生气!”

“你这点手段,想杀我可能没那般容易!”林阳将插满银针的衣服丢在地上,淡淡说道。

“好了,还有三场!江香书阁的朋友,你们可以派人上来了。”林阳淡淡说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