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你是疯子吗?

上一章:第一千七百八十九 切腕拔脉 下一章: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天宫墓

“速速切腕拔脉!以证明你刚才所言都是真的!否则你便是在戏弄大尊长,戏弄我们大家!”

要知道,他们看中的可不仅仅是武神躯的修炼方法,还有林阳手中的落灵血啊!

二尊长像是想到什么,瞳孔大涨,震惊的看着他:

二尊长也是惊诧至极。

二尊长怔怔看着林阳,脑袋瓜子嗡嗡作响。

“我的想法很简单,逃,解决不了问题!如果身边一直麻烦不断,就直接去切断源头,将源头扼杀!”林阳凑近几分,对二尊长低语道。

大尊长、三尊长、郑通远等人全部瞪大了眼。

哧啦!

“你...蠢莽!”二尊长尤为生气。

“我同意!”林阳没有怎么思索,直接点头应道。

“快点林阳!”

“二尊长,带他们走吧。”林阳平静道。

“本尊长打算让林阳在无欲宫住上三天!三天后,他可自行离开!”

他脑子是犯抽了?

“这家伙就是一疯子!他就是疯子!”郑通远也不由哆嗦。

“既是这般,烦请大尊长放了上清宫一众,莫再为难二尊长!”

刀子轻松切开了他的手腕。

众人当即大笑。

“扼杀源头?你难道想...”

世人哗然。

“你...是疯子吗?”

二尊长望了林阳一眼,没有回答,而是朝大尊长道:“大尊长,既然林阳证明了他所言非虚,那就请你记下这淬炼武神躯的法子,而后放我等离开吧!”

“你等?”

奈何先前三尊长在无数弟子眼前允诺,将落灵血重新赏赐给林阳,他们纵然想要强行收回也不能!

众人也纷纷呼喊,逼迫着林阳。

住上三天?

“武神躯修炼之法还有诸多问题,需要林阳为我等解惑,他岂能走?”

“你们...”二尊长气的是吹胡子瞪眼,却无可奈何。

若非亲耳所听,谁都不敢去相信大尊长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二尊长,我岂不知他们意图?但我不从,他们便更有理由收拾我,甚至连你及上清宫都难逃责罚!此般情况只会更糟糕。”

“对,林阳,你快点!”

“大尊长!你这什么意思?”二尊长岂能答应?猛地上前怒喝。

大尊长一言不发,眼睛落在那筋脉上,像是在沉思着什么。

“好!好!哈哈哈哈,林阳,你果然识时务!”

“你放心,我不会为难他们,统统散开!”大尊长抬手一挥。

既然不能强行取回落灵血,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制造意外让林阳死去,如此一来,落灵血不就名正言顺的回归到他们手中?

“什么?”

“二尊长,行不行,可由不得你决定!这事也与你无关,决定权在林阳手中!”三尊长淡道。

二尊长几步上前,一把摁住他胳膊怒斥:“你知不知道他们诡计?他们根本就是担心奈何不了你的武神躯,才叫你先切腕拔脉自残!等你断了脉再收拾你!你若不听,尚且还有主动权,你若真的顺了他们,切腕拔脉,那便是将自己置身于砧板之上,任由他们宰割啊!”

然而...林阳摇了摇头:“二尊长,我自有打算!”

二尊长脸色顿沉,没有吭声。

“怎么?二尊长,这有什么很为难的吗?我们这是长生天宫!别说是切腕拔脉了!哪怕剜心剜肺,都能将他救活!切腕拔脉有什么大惊小怪?难不成你是怀疑本尊长的医术?还是觉得本尊长另有所图?”大尊长面无表情的看着二尊长道。

“二尊长,放心,不会有事的。”林阳淡淡一笑:“或许明天,我就能离开无欲宫了!”

二尊长神情阴沉,狠狠盯着大尊长,没有吭声。

“世间....真有这般狠人?”三尊长呆呆望着,呢喃自语。

“很好!林阳,你做的很好!开脉淬体!的确如此,你没有撒谎!”大尊长连连点头。

“这也比你这种变相自杀要强的多啊!小子,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必须要忍!”二尊长急切劝阻。

许多上清宫的弟子们也傻眼了。

然而,林阳始终保持淡定,漠然的看着这一切,对于众人逼迫威压,似乎并不在意。

“你疯了,林阳!”

“蠢货!你真以为他们图的是武神躯修炼方法?他们图的是你的落灵血!你去了,必死无疑!速速随我回去!”二尊长急了,此刻哪还顾的了那么多,直接要拽林阳胳膊离开。

“林阳已经决定留在无欲宫!你可不要强人所难!”

二尊长强烈反对!

他没有发出声,而是强忍着剧痛,将那根筋脉高高举起。

二尊长还欲为林阳讲话,但此刻竟是词穷。

“当然,本尊长可没打算为难他们!毕竟二尊长他们可是我天宫栋梁!”

“二尊长,你干什么?”

“大尊长!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你且看这筋脉,是否已开!”林阳高声呼喊,声音因为剧烈疼痛而轻轻颤抖。

这哪是要林阳自证啊!

却见林阳淡淡一笑:“为诸位尊长解惑,是我的荣幸!更何况如果长生天宫掌握了武神之躯,也是福事一件,我身为天宫弟子,也会感到荣幸,不是吗?”

“解惑?大尊长,你何意?”

只见他淡淡点头:“要我切腕拔脉,以证所言非虚?没问题!我现在就能证明!”

这分明就是在刁难林阳嘛。

林阳点头,突然抽出旁边执法队弟子腰间的一把刀,毫不犹豫的朝自己手腕割了过去。

切腕拔脉?

现场之人吃惊不已。

那些包围了上清宫弟子的五宫十殿之人纷纷退让,空出一条离开无欲宫的道。

林阳则径直上前,大声冲着大尊长道:“大尊长,若我按照你所说的去做,证明了我所言非虚,那么,二尊长及上清宫诸位是否可相安无事?”

林阳眼神一狠,直接将一条筋脉抽出。

那样一来还不得废了?

大尊长也是连连点头,抚须而笑。

“不行!”

恐怕白痴都能看出大尊长是另有所图,进去必然凶险万分,林阳居然还答应!

剧烈的疼痛让他那俊美如天神般的面容变得苍白至极,冷汗涔涔。

“好!”

“你这小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二尊长猛地转身,难以置信的看着林阳。

三尊长等人立刻拦住二尊长。

“林阳,快些吧!莫让大尊长久等!”这边的三尊长高声喊道。

怕是林阳进去不到一天,就得被大尊长等人给整死了!

“林阳也是我上清宫人,他岂能不走?”

“林阳,你以为呢?”大尊长大声问道。

现场氛围压抑,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焦在林阳身上。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