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盆满钵满

上一章:第八十四章 秒变富豪 下一章:第八十六章 马上把钱还回去

“这...这是怎么搞得?”

“另外刚才的事情,开少,你能给我个解释吗?”林阳淡问。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的大脑都轰的一声,一片空白。

越少等人急了。

他也想回本!

林阳爽快的答应了。

“不准走!”

但是...即便如此,那匹马依然没有停下,反而是越跑越快,一马当先,冲到了终点。

哧!哧!哧!哧...

“赌吧!”

“开少!”越少等人急了。

“越少,算了!算了!”绿毛将越少拉来,小声道:“别再赌了,我感觉太邪门了!这小子貌似不简单!”

随着发令枪声响起,五匹马再度狂奔了起来。

因为...那头狂奔的二号马并未因为这一刀而停下来,相反...它居然冲的更为迅速,更为狂躁,更为愤怒了。

他也上头了!

“这...这是真的?”

“也...也不会...”

“死不承认?没事,我不计较,反正我赚了三亿。”

然而...纵是如此,依然无用...

“早该这么做了!”越少吐了口唾沫狠狠道。

周围的人也被惊住了,随后一个个失声笑开。

“当然。”几人咬牙切齿。

“什么?”

“哦?开少有什么好点子?”周围几个富二代忙问。

“怎么办?”成萍脸色不太好看。

开少呆住了。

“怎么了?”

慢慢的,一号马已经被甩开了。

开漠连冲几步,瞪大眼不可思议的望着那一幕。

“怎么?你们不信我?”开少皱眉道。

“原来我没做梦?”

“好。”

林阳嘴角上扬,随后拿起桌上钥匙朝后面石化中的苏颜道:“老婆,会开兰博基尼吗?”

“呃...疼!”

“好了开少,第二场你们也输了,这次赌的也大,诸位应该都没资金了吧?我想我该告回去了。”林阳笑道。

这次,绝不能输!

“哦?作弊啊?”

背部的血窟窿...根本就没有让它停下。

“开少,有把握吗?”越少走了过来,头皮发麻道的问。

“不是能签合同打欠条吗?”

开漠脸上古井无波。

“好,那我押一号。”

“不...不会...”苏颜浑身一颤,连连摇头。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胜负已分之时,现场的景象慢慢让人们发觉事情似乎没有想得那么简单。

那骑手暗暗点头,便翻身上了马。

“点子?对付这个废物还需要什么点子?这是我的地盘,我做点手脚不是轻轻松松?待会儿看那小子选几号马!不管他选哪匹,只要他看中了,就算是天马,今天也得变软脚虾!”开漠冷道。

“行,那你去外面叫辆拖车,把这些车拖回家。我们打车回去。”林阳道。

开漠说道,旋而暗暗朝二号的骑手看了一眼。

这时,那边林阳喊了一声:“我押二号!”

“呵呵,别急,走,跟我去找爷爷!”

“别担心,这把必赢。”

“好事?你从哪看出这是好事?这一家要是得势,咱们都不好过!”成萍瞪大眼道。

“可你们没钱了!”

“法拉利呢?”

“可是...”

仿佛它没有感受到背部的疼痛一般。

后面的张茂年跟成萍才恢复过来。

跑车扬长而去。

这时,开少也低吼了一声。

周围朋友都是来帮他拿下苏颜的,现在事没办成,还连累他们输了几千万,开漠面子上自然保不住。

这场,必胜!

“以后这个庄园就是咱们的了,小颜,你拿着这个合同早点去办理过户!没事的时候,你可以带爸妈过来这里住几天,散散心。”

人们皆颤,朝开少望去,才发现此刻的他眼睛都红了!

“嗯...嗯...”苏颜还处于懵圈状态。

他无法接受这令人冲击的一幕。

“放心,输不了。”开漠淡笑道。

最主要的是...他不相信自己会输给这样一个废物!

“还要赌?”林阳皱眉。

两个小时后...

开少一众哑口无言。

“这几匹马看起来都差不多,我过去看看。”林阳扫了眼牵出来的马,便走过去。

“不是开少,实在是兄弟们输不起了。”

虽然这是作弊行为,但只要开少死不承认,那么这个行径就是二号骑手的个人行为,到时候无论这二号骑手要承担什么责任,都跟开少没关系,一众人只需死咬着这第二场的输赢就没事了。

苏颜吓得近乎要尖叫出来。

原来开少是要直接杀马!

苏颜像个傻子般呆呆的走出了庄园。

众人凝望。

苏颜的手上提着个袋子,里面装的都是车钥匙。

与她同样模样的还有张茂年及成萍。

开漠目前压力很大。

人们一听,双眼发亮。

“开少,做得好!”越少也竖起了大拇指!

开少呆呆的回过神,望着林阳:“你用了什么手段?”

这回林阳眼光倒与众人一致,二号的确是匹好马。

苏颜又涌起一股眩晕感了。

感情开漠是打算玩阴的?

“上车吧美女!”林阳探出头道。

人们齐刷刷看向二号马。

“当然是真的!现在起你就是身价十几亿的小富婆了!”林阳刮了下她的小鼻子,随后走到旁边,把开少新买的兰博基尼毒药开了过来。

“林阳。”

现在这马被开了一刀子,别说是跑,它都快死了!一匹将死之马,还能跑的动?

“做什么梦?”

“真的吗?这要再输,咱回去不好交代啊。”绿毛的声音也有些干涩。

苏颜痛呼一声,白皙的小脸蛋有些发红。

这时,异象出现了。

那些富二代们则十分的紧张。

这马...惊了!

苏颜双眼失神的望着他,呼吸逐渐急促了。

“我可什么都没做,人是你的,马是你的,难道你还能认为是我用了什么妖法?”林阳笑道。

“呵呵,这可是好事,咱们该高兴才是,你怎么一副哭丧脸?”张茂年吐了口气道。

林阳从后面走了出来。

“万无一失,万无一失啊!哈哈哈...”绿毛新方法至极,连连拍手大笑。

法拉利、兰博基尼、迈凯伦,除此之外还有十来张银行卡给一堆欠条。

张茂年眯着眼笑道,随后钻进车内,朝张家驶去...

因为一号马奔跑起来,似乎并不如二号。

这边的林阳嘴角上扬,淡淡笑道:“开少,咱们的合同上可是说了,作弊的话,将自动认输,并且赔偿对方三倍的金额,白纸黑字,你应该不会抵赖吧?”

“放心,这把稳赢!”开漠沉道。

“这...”

“你...你捏下我的脸。”

那二号马的骑手发了疯般朝那匹马的马背捅去。

“开少!!”

“什么?”

“我选好了!”

“解释什么?那是那个骑手的个人行为,跟我有什么关系?”开少暗暗咬牙道。

他也不认输!

看到开漠这样子,人们是稍安了心。

只是。

鲜血如同泉水般喷涌,直接将那骑手的身躯都给染红了,画面极为血腥,恐怖!

“捅!给我狠狠的捅!”开少歇斯底里,大声喊道。

“现在为时也不晚,反正那小子还在这,他今儿个要是不扒层皮走,我们的脸往哪搁?”绿毛眯着眼道。

其余人也傻眼了,急忙朝开漠望去。

毕竟这实在是太夸张了...

开漠要不是个无神论者,恐怕还真会相信林阳是会什么妖法。

“那行,就继续赌吧,签合同!打欠条!”

便看二号马上的骑手突然不知从哪掏出把刀子,狠狠的扎进了二号马的背部。

“不简单个屁,一个只会吃软饭的废物?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他?这要是传出去了,咱们不得被别人笑死?你爸也会说你丢人!”越少气冲冲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