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马上把钱还回去

上一章:第八十五章 盆满钵满 下一章:第八十七章 真迹与赝品

苏颜绝不信林阳靠的是运气。

“是啊,以后开少做了你家的女婿,你也算是扬眉吐气了。”

张家家规森严,老爷子也很是刻板,古代的一些条条框框都被他列进了家规。

人们百思不得其解。

苏颜心头咯噔一下,感觉不太妙。

没多久,一辆警车开来。

张晴雨柳眉一蹙,苏广将门打开,却见堂妹张小燕站在门外,一脸惊喜道:“姐!姐!你家发财了!”

但却没用,很快阿彪便被带走。

林阳将手续拿了出来。

砰!砰!砰!

张晴雨赶忙跑了出去,片刻后是尖叫连连。

“老爷子,我做错了什么?”林阳一头雾水。

但这些并不能让她惊叹,真正让她惊叹的是林阳的针灸术。

“原因很简单。”

“可是...”

已经快到开宴的时间了。

这太邪门了!

里面的苏颜听到,肺都快气炸了。

不过想来也是,好端端的,开少的车怎么变成林阳的?

先前是结婚后送节看到过一次。

“你是怎么做到的?”她轻轻喘着气问。

只见守在门口的阿彪快步跑来,打开车门客气笑道:“开少,辛苦了,快里边请!”

“那些马?”

“警察同志,他,他抢我车,车钥匙都在他手上。”林阳指着阿彪道。

林阳侃侃说道。

“诶?怎么回事?警察同志,我没犯法啊,怎么回事啊?”

感情这事已经被别人曲解了?

“是。”

就连那张爱绮都站在人群当中。

而现在,我居然坐在它里面?

现在他的身价已经十几亿了,还要去开医馆赚钱?

既然警察都没说什么,那毫无疑问,这车就是林阳的了。

“我说过,我是天才。”

林阳没说话,只掏出电话,当场了警。

林阳沉默了片刻,点点头,便双膝跪下对着老人拜道:“孙婿林阳,祝老爷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突然,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阿彪大惊失色,连连呼喊。

不知过了多久。

“林...林阳?”

林阳抢的?偷的?

“姐,你的好日子来了!”旁边的张小燕忙道。

不过林阳却是站的笔挺,云淡风轻。

老人家虽说白发白须,但却红光满面,精神很是不错。

“怎么了?”

苏颜可承受不住老爷子这股威势,吓得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

“随他们说吧。”

这话一出,苏颜目瞪口呆。

这时,成萍突然走来。

正常情况下马就算没有死去,也该是发狂发疯甚至栽倒,而不是像一名勇士一样完成了奔跑才停下吧?

“等回江城后,我给你报名,你去考证吧,以你的医术,考一个证肯定很容易,到时候咱家凑点钱开上间医馆,就没有人再会对你说三道四了!”苏颜有些兴奋的说道。

“姐,你等等!”张小燕忙追过去。

一匹马被捅了十几刀...居然还没死,反倒是跑到了终点。

这是张老爷子的住处,平日里除了老太太外,其他人都不能随便进去。

“别在他人的话,过好我们自己就行。”林阳喝着茶道。

“我看这事要成了,姐,到时候别忘了请我喝喜酒啊...”

说完,便把阿彪带上了车。

“看样子成萍已经把事情都告诉老爷子了?”

周围人吓了一跳。

“不是开少的车难道还是你这穷鬼的?更何况开少的车很好认,定制版毒药,他的车牌我也记得!绝不会有错,说,是不是你偷的开少的车?赶紧给我把车还给开少,快!”阿彪怒道,便冲过来抢走了林阳的钥匙。

林阳眉头一皱,暗暗朝旁边的成萍望去。

苏颜有些郁闷。

“你两跟我来,爷爷要见你们!”

只是好端端的...这废物怎么会开着开漠的车?

林阳一阵无语。

之前他们还对张晴雨一家横眉冷对,冷嘲热讽,现在却是亲的不能再亲,如此反转,着实让人感慨。

这都不可能。

“停在门外。”苏颜愣道。

阿彪愣了。

“是的。”苏颜到现在还无法接受,林阳连续赢了七场,直接把那些富二代包括开漠赢的倾家荡产,内裤都不剩,还倒欠将近十个亿。

“第一场,我故意选一匹瘦的马,就是要叫开漠他们掉以轻心,实际上我悄悄在马背上扎了一针,这一针的效果就像是大量的肾上腺素,直接让那匹马亢奋到了极点,因此它才瞬间超越了第一。”

“林阳,你不跪?”张忠华老眉一皱。

“当然,车内手续齐全,是刚过的户!”

马可不是人,也没有使命感。

“哦?你认识我啊?稀奇了,你连张晴雨都不认识,却能认识我,有点意思。”林阳笑道。

苏颜呆呆的望着,小脑袋瓜子一阵发懵。

二人随着成萍离开了大堂,朝中央的院子里走去。

“林阳,你不跟这些人解释一下吗?”苏颜生气的说道。

苏颜焦急万分。

“开少?你确定这是开少的车?”

“跟我来就是!”

见二人进来,老人家将茶杯放下,严肃喝道:“你们两个,跪下!”

林阳凝起了眼。

苏颜仔细一看,颇为意外:“针?”

然而门一开,钻出来的却是林阳。

“还好成萍把事情都告诉我了,否则我张家可就要出大事了!”张老爷子面无表情道:“林阳,听着,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马上给我把你赚到的所有钱还回去,所有车、房、卡还有借条该还的还,该撕的撕,立刻跟他们清账,明白吗?”

“你解释了,他们就会信吗?”

毒药飞驰于市中心的街道上,无数路人纷纷取出手机对这部豪车一顿狂拍。

“至于第二场,就更简单了,我在相马的时候,看到了那些骑手们每一个人的腰间都戴了一把匕首,我料到开漠会在途中杀马,就提前用针封住了二号马的动脉,并锁住了它的痛觉,你别看二号马流血很惊人,实际上它是没有感觉的,而二号马本来实力就强,不受外界因素影响的话,它是一定会赢的。”

张晴雨一愣,继而大喜,忙拉着苏广往外冲。

林阳算是第二次见到老爷子了。

“你能证明这车是你的吗?”警察扫了他一眼问。

“是的,我从之前的古书里看到几篇比较有意思的关于针灸的古方,我就是利用这些古方赢的开漠!”

老爷子独自一人坐在客厅太师椅上,正在喝茶。

张晴雨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

“住手...

“什么?”

这事很快就传开了。

后面的赛马实在是太离谱了。

“爷爷...”她低着脑袋,很是彷徨。

“听说你家女儿攀上了开少,人家开少直接把自己的爱车送你家了,几千万的车啊,啧啧,你家要飞天了!!”

苏颜听到这些人的闲言闲语,可是好悬没把肺气炸了。

周围的张家人纷纷来讨好,一个个满脸笑容。

这不知是多少人手机或电脑内的壁纸。

苏颜恍然大悟。

林阳抬起手来,淡道:“就是这个。”

张晴雨尤为的享受,人笑眯眯的挥了挥手:“没啥,没啥,到时候都来喝喜酒。”

“谁抢劫?”

“你怎么从开少的车里下来?你是不是擅自把开少的车偷回来了?”阿彪怒斥。

房间内,苏广还在安慰着张晴雨。

苏颜一头雾水。

“我问你,外面车哪来的?”老爷子冷哼。

车子停在了张家大门前,引来不少人的注意。

警察扫了一眼,又看了眼阿彪,手一挥:“带回去调查。”

“没想到你只是看书就能有这么厉害的针灸术?”

入了屋子。

“车在哪?”

成萍眯着眼笑道。

唯一能解释的就只有是开少送的。

苏颜是怎么都想不通。

不过林阳却是安静的喝茶。

林阳依然古井无波。

“我听说开少对这辆车极为的看重,视若珍宝,他居然把这么贵的车送给你家,那不是等于是下了聘礼?”

老爷子懵了,但很快怒不可遏的喝道:“林阳!你少滑头,我不是叫你祝寿!你到现在还不知自己错在哪了?”

这不知是多少人下辈子的梦想。

“发财?发什么财?”张晴雨愣问。

“整个张家的人都以为是开漠送的,可实际不是,而是你跟开漠他们赌马赢得,对吗?”张老爷子冷道。

毕竟谁都知道,开少可是垂涎了苏颜许久。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