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示众

上一章:第八十七章 真迹与赝品 下一章:第八十九章 退还

“哦?松洪,你这话何意?难不成你手中也有上月图?”张老爷子皱眉问。

成萍与张茂年冷道。

“什么?”

不过他一向不太喜欢张晴雨这一家子,尤其是苏广,他极为仇视。

“搞笑了,你这不是赝品,难道是真迹?那你的意思是说,大伯一家送的上月图才是赝品了?”张昆的儿子张淦好笑的说道。

虽然他也不喜欢苏广这个女婿,但不管怎样,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他也算张家人,今日这么多外人在这,他也不想闹出什么事来给外人看笑话。

礼没献成,不仅是丢人,恐怕在老爷子的心里,这一家子也是愈发不受待见了吧?

“林阳,别说了。”

“这一家子太孝顺了。”

“爷爷,接下画吧。”

后面的张晴雨与苏颜脸色已是苍白至极。

“你先下去吧。”张老爷子淡道。

“爸...”苏广望了他一眼。

苏广站在中间好不自在,他巴不得现在有个洞自己能钻进去。

反正这个脸是丢尽了,这个时候也只能听林阳的话。

“好。”

成萍的话刚说完,林阳却是摇了摇头。

老爷子也凝目而望。

“妹夫,今天咱爸寿辰,是大喜的日子,每一个张家人都该带着分赤诚之心过来祝寿,礼物贵贱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真诚,你要是没钱,随便买个小饰品献给咱爸就算了,你买一副假画献给咱爸是什么意思?你是认为咱爸是那种喜欢收藏赝品的人?这要是传出去了,咱爸的声誉不得尽毁?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的。”张松洪点头,继而大手一挥。

“孩子,你这是怎么了?”老爷子急了,猛然起身走去关切的问。

现场画面极为的感人,令人落泪。

张松洪是什么人?他送出手的东西能是假的吗?

然而就在苏广要退回来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张松洪在张家很具话语权,不仅因为家族大多数生意都由他打理,还是因为他在广柳省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网。

而你送一张赝品...这不是在拿老爷子开玩笑吗?

真是得不偿失啊...

周围无数双眼睛朝那望去。

据说二十年前张晴雨本是被安排给一大户人家做媳妇,一旦张晴雨嫁过去了,张家与之联姻,张松洪的路也就好走了,只要联姻成功,张松洪的成就远不至此,但因为张晴雨的任性,他失去了这些,所以张松洪一家都十分敌视张晴雨。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愣了。

苏广一听,脸色时红时白,最终是长叹了口气:“好吧。”

当下最尴尬的莫过于苏广了。

屋内人错愕无比。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张老爷子看不下去了。

宾客们低笑出声了。

“丢人!”张翔哼道。

现场人全是一怔,齐刷刷的朝声源望去,才发现说话之人正是张老爷子的长子张松洪。

“你以为爷爷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收一副赝品吗?”

继续送?

“爸,您是不知道为了这幅上月图,宝旭特地跑了一趟江城,如果不是为了这画,宝旭就不会去江城,更不会出车祸,不出车祸,哪还会变成这个样子啊...”后面的任爱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个废物居然还敢说话?”

苏广急了。

老爷子好不容易给他个台阶下,林阳居然又跳了出来搅合,他这是想要自己死吗?

“是...”苏广叹了口气,拿着画要退回来。

然而片刻后,老爷子突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竟是猛然起身,走了过去,一把将那上月图夺了过来。

至于张晴雨与苏颜,早就气的七窍生烟了。

“晴雨怎么嫁了这么个没用的东西?”张华歌摇了摇头冷道。

“孩子,你这又是何必呢?”

张宝旭微笑的说道,但声音很是微弱,说话都有些喘气。

“苏广,你怎么搞得?”张昆沉问。

“林阳?”

不少人也失笑出来。

都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只要爷爷能喜欢,宝旭这不算什么。”张宝旭微笑道。

一时间苏广站在原地,有些进不得,退不得的样子。

林阳微微凝目。

“谁告诉你这是赝品了?”

这样一来,张宝旭的画是真是假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在老爷子的眼里,这幅画的意义已不是真假,而是张宝旭对他的那份孝心。

苏广一听,脸都白了几圈。

看向声源,才发现是林阳站出来发了声。

别人送真品,为此还出了车祸,这是何等的贵重何等的诚意啊。

“是啊。”

“孝子啊。”

门口立刻走来两个身影。

但在这时,那任爱喊出了声。

“爸,你把画打开来,让大家看看你这画到底是不是真迹吧!”林阳却是说道。

“都是你,你说你送什么画啊,这下可好了吧?我早说送些玉饰就算了!”张晴雨狠狠的瞪了林阳一眼,是急的团团转,忙小声道:“阿广,快回来,把这些玉饰拿去,快。”

正是张宝旭与其母任爱,但此刻的张宝旭是坐在轮椅上被推进来的。

“太感人了。”

他捧着画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已经是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了。

老爷子重重叹了口气:“孩子,你受苦了...”

“明知道是赝品还要送?这是想打老爷子的脸吗?”

张松洪是何等人物,张家的中流砥柱,广柳省有头有脸的人物,苏广呢?江城一个底层公务员,混吃等死了一辈子,这两人谁可能拿出真迹来已经不需要去猜了。

再加上自己老婆儿子走了一趟江城,竟是遍体鳞伤回来。张松洪自然是把这笔账算到苏广这一家的头上,因此看向他们的眼是愈发的冷冽。

“诶,好...”

苏广忙要过去。

上月图很多人都见过,但这一副却有一种独特的韵味儿,谁都说不出。

张老爷子有些颤抖的接过怀中的画,老眼有些闪烁。

“嗯?”

其实有些时候好的赝品甚至会比真迹更具有收藏价值,但假的就是假的,这么多人的面,哪怕是这幅赝品完美到逆天了,张老爷子也不好收啊,更何况顾恺之的上月图,模仿难度极大,目前市面上流通的赝品根本不能与真迹相比。

四周宾客们纷纷抹着眼泪。

“爸,你回来干什么?你的画还没给外公呢!”

“是啊。”

“哟,妹夫啊,你去哪啊?你不给咱爸祝寿吗?”

这话一落,苏广的步伐僵住了。

“爷爷,我没事,只需要休息一段时间就恢复了。今日是您大寿,请原谅孙儿不能给您行跪礼了,这是我们一家献给您的寿礼,顾恺之的上月图,祝爷爷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

“不像话。”

他四肢打着石膏,怀里还躺着幅卷起来的画。

“这...”

看到这,周围的客人们竟是不由的鼓起掌来,还有人为此而喝彩。

“林阳,你在这里说什么呢?还嫌不够丢人?”

只是。

开玩笑,你的画比得过别人吗?要说是两幅不一样的画那还好,可现在却是两幅一样的画,这怎么送?

“呵,这一家子有意思,苏广废,这个林阳更废!也难为了苏颜跟张晴雨两个女人噢。”

老爷子极为不忍。

宾客再度沸腾。

“不是赝品?”

老爷子也是十分的感动。

周围的客人们也是指指点点,或是嘲笑或是讥讽。

苏广将画卷上的系带解开,而后打开了画,摊开示众。

“事已至此,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