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退还

上一章:第八十八章 示众 下一章:第九十章 把他们轰出去

“简直不像话!”

“是啊,不过大家都觉得那画是赝品,大家说的对,林阳是晚辈,不能送长辈假货,那样实在是太不显诚意了,所以外公,能否将那副赝品还回来,我们这一家会再为外公补上其他礼品,放心,这一次的礼品就算不贵重,也肯定不会是假货了!一定会表现出我们的赤诚之心!”林阳顺势冲着上面的老爷子道。

苏广与张晴雨也猛然扭过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这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啊!

“刘爷爷!”

看到老爷子如此失态之举,周围宾客们都不敢出声。

“刘老先生,您想要看上月图?您应该找我父亲啊,我父亲这有真迹,这个家伙手中只是一副赝品,赝品有什么好看的?”

但韵味儿与意境上...似乎苏广这幅更为优秀啊。

张老爷子迟疑了下,将两幅画卷了起来,交给旁边一名张家人,严肃道:

成萍松了口气。

谁敢质疑他的话?谁有资格质疑他的话?

就在这时,林阳走上了前:“老先生,很抱歉,我那副画已经交由我岳父送给我外公了,您恐怕是看不到了!”

这话落地,旁边的张茂年忍不住出声了。

“松洪。”

这话一落,现场瞬间没了半点声音。

宾客们指指点点,议论不断,或叹气或责怪还有人低声大骂。

“爷爷,哪幅是真迹啊。”张淦笑着问道。

现场直接炸开了锅。

却见刘大师猛然转身朝苏广这儿疾步走来,周围张家人他统统不理。

“天呐,刘大师居然来了!”

如果不是林阳执意要苏广去送画,他们这家子哪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这回连宾客都傻眼了。

“老爷子还是心软啊,要换做我,这种拿个假货来糊弄老子的家伙,老子非得把他赶出家门去。”一名五十来岁的男人冷哼道。

“哦,老先生,是你啊。”林阳认出了来人,脸上倒没多少喜色。

客人们都拿捏不准了。

“刘叔,您这边请。”

毕竟从她跟随着母亲回张家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刘老弟,你来了?来来来,上座上座!”

这边的张淦、成萍、张茂年等小辈们也认出了来人,顿时双眼发亮走上前去。

苏广张了张嘴,再是一叹,选择了后退。

“这...”

“哈哈哈哈,张老哥,今日是您寿辰,老弟厚着脸皮过来讨杯水酒,不知道欢不欢迎呐!”

谁啊,这么无礼?敢直呼张老爷子为老哥?好大的辈分呐!

“刘大师!”

这可不是寻常的客人,别人都以为他只会鉴宝,却不知他背后能量惊人。

“张老爷子好有面子啊。”

张松洪不敢怠慢,忙将画卷摊开。

一家人沦为笑料。

“你也快去!”张晴雨用胳膊肘撞了下苏广道。

这一幕出现,现场瞬间鸦雀无声。

欣赏上月图?

有人立刻认出了来人。

若是能跟刘大师攀上些交情,在老爷子的面前,众人也有表现的机会不是?

“小兄弟,求求您了,能不能让我再欣赏欣赏那副上月图?我只看一眼,就一眼,我绝对不会开价了!”刘大师一脸焦急与渴望的说道。

怎么找这个家伙?

“是啊,这苏广一家子也太不争气了。”

他要在这里,把自己所受的所有屈辱,全部还回去!

“那就好。”

“刘叔,您最近可还好?”

张昆等人也蒙圈了,齐刷刷的望着苏广,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张宝旭坐在轮椅上眯着眼望着这边的几个人,尤其是林阳,他的眼里尽是阴毒。

“老爷子也分不清吗?”

来人正是华国权威鉴宝专家刘新话,鉴宝界的泰山北斗,与张老爷子也认识许多年了。

“怎么可能?他们要是真品的,旭弟的难道是赝品?旭弟可是亲自去江城求来的真迹,不可能有假!”

这话一落,张老爷子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

“刘叔!!”

苏广无比紧张,连吞了数口唾沫,见刘大师走来,忙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继而挤出笑容要迎上去。

这一声声不堪入耳的言语直让苏广不知所措。

“好。”

“原来如此,那苏广这幅...”

“应该只是幅比较好看的真迹罢了,放心吧,老爷子是这方面的专家,他应该看得出。”

如果这话是其他人嘴里说出来的,那没几个人会信,可...说出这话的是刘大师啊!

苏广迟疑了下,点点头上前。

人们议论着。

但他刚上前,却是被任爱拦了下来。

“爸。”

“爷爷,你还没说谁是真品谁是赝品呢。”张淦回过神,忙再询问。

“是,老爷。”

张松洪、张昆等人原地石化,如遭雷击。

苏广浑身顿时一颤。

她已经习惯了这一切。

张松洪的眉头也不由一皱。

“知道啥叫知道不说破吗?给别人留点面子撒。”一名秃顶中年人笑道。

人们才明白张老爷子这是打算敷衍过去。

“是的,但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不多,你以为旭弟去江城只是为与阳华集团商榷战略合作事宜?实际上也是为了找寻上月图真迹,好献给老爷子!”张茂年微笑道。

张老爷子的几个儿子忙是招呼着,讨好着刘大师。

张老爷子连忙起身相迎。

张松洪等人冷笑连连。

“真迹在江城吗?”

“该不会是苏广这一家子真的从哪找来了真品吧?”成萍心脏猛地跳动起来。

“不重要了,不管是真品还是赝品,都是你们的孝心,我都很开心。”张老爷子笑了笑道。

周遭人闻声,再是愕然不止。

就在他刚迎上去时,刘大师竟是跃过了他,朝后面的林阳走去,并一把抓住了林阳的手,激动道:“小兄弟,缘分呐,没想到我们居然在这里见面了?”

那人捧着画走了下去。

“赝品?”

张晴雨也没了脾气,只能恶狠狠的瞪着林阳。

这可比认识苏广还有冲击力啊...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爽朗的笑声从屋外响起,随后一群人走了进来。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刘大师居然跟林阳认识?

然而就在这时,这边的刘大师像是看到了什么。

“什么?”

刘大师回头奇怪的看了张茂年一眼,皱眉道:“什么赝品?这位小兄弟手中的明明是真品,那可是我亲自鉴定过的,什么时候成了赝品了?”

“呵,看样子老爷子是不忍心当众打苏广的脸,才选择不说的。”有人高叫道。

“什么?给他了?”刘大师愕然。

他是知道林阳身份的,但即便如此他也不惧,因为这是在张家,这是他的地盘!

不少人眉头暗皱,着目望去,却见一名穿着唐装的老人满脸笑容的走了进来。

“是你??”他抬起手,指着苏广这头。

张晴雨怒不可遏的瞪着任爱,却无话可说。

“怎么就拿走了?”

“把它们放进我书房,好好收起来,记住,轻拿轻放,不能有任何闪失,知道吗!”

“你去把你家那副上月图打开。”老爷子神情凝重。

好一阵子,老爷子抬起了头。

宾客们惊呼。

张淦一愣。

“滚一边去,还想丢人现眼吗?”任爱骂道。

“你...你认识刘大师?”任爱脸色煞白。

苏颜没说话,低着脑袋站在那。

两张画一对比,乍一看,极为的相似,倒没什么大不了,可当看的稍微仔细些,却能瞧出张松洪的这一幅明显精细了不少,似是在画面上更优一筹。

现场宾客们皆是一头雾水。

所有人都瞪大眼,看着林阳这边。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