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江城来人

上一章:第九十章 把他们轰出去 下一章:第九十二章 江城大佬

“统统给我闭嘴,全部给我滚开!”

“张茂年,你明明就在现场,你明明看到是开少把车输给了我们,你居然污蔑说我们骗了开少,你怎么能胡说八道?”苏颜愤怒质问。

张晴雨慌了。

“难道说...外面那辆兰博基尼毒药是林阳这一家子骗来的?”

“我张家没有你们这帮无耻之徒,给我滚出去!”

上次来张家就被赶了出去,这次又要被赶?

“合同?这东西也能骗的!”成萍撇了一眼,讥笑说道。

几个儿子连忙围了过去,又是拍背又是安慰。

张昆等人面带微笑默默看着。

“你要赶你妹妹走?”张老爷子瞪着张松洪,不可置信的说道。

现场沸腾了。

“不行,你们哪都不许去,跟我过完这个寿宴!”老爷子脾气倔,哪肯松口。

客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像是掌握了真相,再是对着苏广一家指指点点。

“小雨,阿广...委屈你们了...”老爷子失落道。

严格说来...老太说的是对的。

张老太可没这么多的耐心,直接驱使着张家保镖冲过去赶人。

苏颜微愣,却见此刻的苏广无比的沉冷...严肃。

“爸...”

“爸,抱歉,我们不能陪您了,您自己吃好喝好,保重身体,我跟晴雨,先回江城了...”苏广沙哑道。

“江城来人?”

换做是谁...怕都接受不了吧...

骗?”

“人心隔肚皮嘛。”

“不可能。”

张家的兄妹们纷纷劝说。

他活到这么大岁数,什么看不明白?骗?苏广一家拿什么胆子去骗这些个大家族,他们绝对明白自己是什么身份,也知道张家是不可能为了他们而得罪这些势族,惹恼了这帮人,他们甚至连广柳省都出不去。

能一口气输掉十几亿,这些个富二代都是白痴吗?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张老爷子气的浑身直颤,指着张老太道:“今天是我的寿宴!你在寿宴上赶走我张家的人?这像话吗?”

人之一生,多少无奈?

“你说这就是我们这一家子的命吗?苏家苏家不待见我们,张家张家嫌弃我们,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苏颜闭着双眼,痛苦道。

张晴雨眼泪瞬间决堤。

局面似是一发不可收拾。

“走吧。”

“可不是吗?亏张家还这样待他们。”

但又有什么办法?

“好...”张晴雨闭起了眼,满脸的痛苦。

“来了,来了!人来了!”外头的人急促的喊道。

“这...爸,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妈说的也有道理,如果不把这些家伙赶出去,一旦那几个家族找上门来,事情会变得很麻烦的,今日是您的寿宴,没必要弄成这个样子。”张松洪皱眉道。

“好!好!好!老不死的!你有种!”老太太都快气的晕厥过去了。

“但林阳、苏颜他们做到了!”

“颜儿,这里轮不到你说话。”苏广沙哑道。

“家门不幸?什么家门不幸?你能证明是孩子们骗了越家开家的人?万一事实真如孩子们所说的那般,是开家越家输不起,那当如何?”老爷子怒气冲冲道。

“你也知道今天是老夫的寿宴?”张老爷子一拍桌子,猛地大吼道:“你要我在我的寿宴上,把我的女儿外孙女赶出去?你们什么意思?你们是畜生!我不是!!”

“这不是养了群白眼狼吗?”

“不是...是江城!!”

可要说赢钱...也不现实。

但就在这时,一个人匆匆跑了进来。

论嘴,十个她也不是成萍跟张茂年的对手。

“今天大喜日子,不要闹成这样。”

“不是。”林阳平静道。

“什么啊,搞半天原来这一家子是群骗子?”

苏广拉着张晴雨的手低声道。

“我这是在肃清家风!家门不幸,难道要我袖手旁观?非得别人上门责问了你才开口?不嫌丢人吗?”苏老太也不甘示弱,连杵着手杖怒道。

“不能!”

“怎么回事?骗钱?”

“不是你骗的,开少凭什把车给你?”张茂年喝道。

“看又怎样?现在这个家出了问题,我作为老的,岂能无动于衷?我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爹犯糊涂?”老太太气愤的说道,情绪激动时,甚至拼命的咳嗽。

“我就说嘛,好端端的开少怎会把车送给这一家子开。”

张茂年喝道:“他们让一匹重伤的马赢了比赛,让一匹瘦弱不堪的中年马脱颖而出,夺得第一,这是怎样匪夷所思的事情?你信吗?你们信吗?反正我不信!”

一众宾客们全部屏住了呼吸。

“一家骗子,滚出去!”突然,张宝旭喊了一声。

张松洪忍不住了,望着张老爷子急道:“爸,你就听妈的话吧!”

他是一家之主,他不能让张家丢了颜面,可...他更不想如此。

“苏颜再漂亮,那也不值四千万吧?镶金的吗?”

那人拼命摇头。

苏颜急了,一把跑到外面车上,把那个装着合同的袋子拿了出来,急喊道:“我们没有骗人,白纸黑字这里都写着。”

厅堂内的人全部注视着这一家子。

苏颜摇摇欲坠。

而且还是在父亲的寿辰上?

人们再喊。

这话就像是个导火索般,立刻引燃了所有人。

“妈,您别生气了。”

现场人呼吸一紧。

“张晴雨!苏广,你们如果还有点良心,就自觉点赶紧滚,非要弄的我张家鸡犬不宁你们才安心吗?”这时,张昆扭过头来,恶狠狠的瞪着张晴雨这头。

他看向张晴雨,低声道:“晴雨,我们回去吧。”

“你们也配站在这?出去!”

“一匹被扎了十几个血窟窿血流不止的马,能跑过其他的马吗?”

“妈,你没事吧?”

“爸,妈,你们别吵了!”

张晴雨眼眶发红,泪水湿面。

而且再这样继续闹下去,张家必然鸡犬不宁,声誉受损...

“我这是胡说八道吗?”张茂年冷笑一声,突然上前,大声质问:“诸位,我问你们,一匹两万块钱不到的马,能跑的过百万神驹吗?”

张晴雨腿一软,差点没站住。

“畜生它也知道护犊子!你们呢??”张老爷子老眼瞪大,歇斯底里的吼着。

“哪里来人了?”张老爷子冷问。

“爸,您别这样,我跟晴雨...习惯了,其实我们今天已经很高兴了,我们留不留在这,其实也无所谓了,总之您自己保重就是。”

“还用说,肯定是开家跟越家吧。”旁边的张爱绮阴阳怪气道。

“老头子,你...你...你敢骂我们是畜生?”老太太气的快要晕厥,整个人疯狂哆嗦,咬牙切齿的样子是恨不得冲上去吃人。

老人家最明白这个道理了...

“林阳,外面的车真是你骗来的?”苏广严肃的询问。

“对,骗子滚出去!”

这话一落,人们都愣了。

大堂瞬间鸦雀无声,走来的张家保镖也猛然止步,错愕而望。

就在这时,张老爷子突然一拍桌子,怒声咆哮道:

张淦等一众张家小辈愤怒的呵斥着。

“反正我不管,今儿个你不让这一家子滚蛋,你这寿宴就别办了!”老太太愤怒的喊道,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

“妈,别这样,这么多客人看着呢。”老二张华歌忙走过去劝道。

“你...”老爷子气的是吹胡子瞪眼。

“爸...”

张晴雨这回没有再倔气,失魂落魄的随苏广往外走。

众人异口同声。

“我听说上次来,这一家子还偷走了老太太的一副手镯,那镯子老太太可是视若珍宝!从不轻易示人,结果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是啊爸...其实这样...很好了,很好了...”张晴雨嗓音哽咽,一肚子话想说却说不出,便只能做简单的告别。

客人们指指点点,或暗暗唾骂。

“四伯,这...”苏颜还欲说话,但却是被苏广拦下了。

“来人?”

老爷子气的双手死死的抓着扶手。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