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这个寿宴,我陪你过完!

上一章:第九十三章 频频登场 下一章:第九十五章 断绝关系

“得罪不起啊!”

“马海!你什么意思?”

马海这摆明是要跟他撕破脸皮,既然如此,他也没必要客气,他已经有差不多快十年没与人红脸了,这马海是这十年来的第一个。

开漠当即会意,忙冲了过去,喊道:“干爷爷,请为我主持公道。”

“你干什么呢你?今天是你张爷爷的寿宴,你捣什么乱?”冉再贤皱眉。

周围的客人急忙劝说。

这话落下,大堂内瞬间鸦雀无声。

但却没什么用。

“马某人只是就事论事,冉先生,咱们也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在我看来,先生一定是一个十分正直的人,应该不会做什么仗势欺人以权谋私的行为,您说对吗?”马海满脸严肃的说道。

“混账东西,一个狗屁商人,也敢对冉爷爷说这种话,你真以为你当了阳华集团的一条狗,你就牛气上天了?”

一个能让自己爷爷喊老哥的人,又岂能是一般人物?

“好!”冉再贤重重点头。

“不是的干爷爷,实在是我们委屈啊!”开漠义愤填膺的说道。

“小子,抱歉了,外公没本事...”老爷子沙哑道,语气尽显悲凉。

哪怕是那些江城大佬们也不敢吱声了。

“虽然只是一面,但马海受益良多啊。”马海谦虚道。

“你们这是怎么了?”也不只是有意无意,冉再贤扫了眼现场,费解的问,他很快便注意到马海,当即双眼一亮:“哟,这不是马老板吗?咱们又见面了?”

马海比这些人更清楚冉再贤背后的能量。

张老爷子也没想到开家居然这么较真,看样子今天不会好过了。

若他有本事,何必被人在寿宴上放肆?

旁边的越少等人也忙是煽风点火。

没想到开家居然把这么厉害的人物都请来了。

“且慢!”张老爷子立刻喊出声。

“马总,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人,但现在看来,我错了...你放心,我冉再贤一定不会仗势欺人,以权谋私,但事实究竟如何,会有各位同志去调查!他林阳要是清白,我冉再贤绝不会为难他分毫,可他如果不清白!这个广柳,哪怕我不说,他也走不出去!”

“人来了吗?”

张老爷子咬了咬牙,一摆手道:“我张忠华可高攀不起!冉先生,既然无情面可言,咱们就客套一些吧!”

“干爷爷,是这样的...”

“信不信我让你出不了广柳!!”

开漠把马场内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当然,也有添油加醋,反正听完之后,冉再贤是火冒三丈,连连跺脚。

“你怎么会在这?”

“老弟别不开心,我说了,这事谁对谁错,我们肯定会调查清楚的,如果说这个林阳的确诈骗了如此巨大的金额,这样的人,你护了又有什么意思?如果他没有做,老哥我亲自把他送来,你可满意?”冉再贤道。

“冉老先生!”马海急了。

马海这完全是拿身家性命来维护林阳啊!

这边的开江朝开漠使了个眼色。

“老弟,真有这事吗?”冉再贤质问。

“拿人。”冉再贤再度开腔,声音却是没多少感情。

“干爹。”开江走上前。

张老爷子脸色铁青。

开江干爹?

看这样子,冉再贤是管定了。

这种情况下,他也无可奈何。

“冉老先生,您好您好!”马海满脸苦涩笑容。

“干爷爷,是他。”开漠急忙指着林阳。

“这...”张老爷子哑口。

有必要吗?

“老三?”

“马先生,您...”

“好。”开江点头,立刻掏出电话,当众拨通号码。

“马先生,慎言,慎言啊!这位可是从燕京过来的。”

开江把电话挂断。

“开家这可真是给足了面子啊,居然让横爷亲自过来。”

冉再贤冰冷的说道。

如果冉再贤决定了,恐怕他也难以保住林阳了。

马海在崛起多久?那还是抱着阳华集团的大腿,要是说阳华集团那位神秘的林董事长站在这里,说不准冉再贤会给他几分面子,可区区马海,也敢这样狂妄?太放肆了吧?

“横爷?”

“老头子,看到了吗?这是注定的!这还是别人冉老哥手下留情,不然我张家都得遭重!”张老太盯着张老爷子,冷哼说道。

“我理解忠华现在的心情,但一码归一码,这不是小事,真要说,就只能说是我对不住他了。”冉再贤淡道。

“老弟?我可当不起这称呼!”

“这只能说老夫无能!老夫无能啊!”

“这个小子有得受了!”

“你是在质疑冉老先生了?”

张老爷子老眼浑浊,无比的伤感。

这话一出,人们神色瞬变。

果不其然,冉再贤的脸色已是黑了一圈。

她脸色难看,双瞳瞪大不可思议的注视着那老人。

张老爷子脸色不太自然,旋而笑了笑道:“老哥,这都是小辈们的事,咱们笑笑就算了,咱不插手,走,喝酒去!”

林阳淡淡说道:“不过很遗憾,今天没有人能带走我!他开家老三不能,他冉再贤更不能!这个寿宴,我陪你过完!”

“江儿!”冉再贤淡淡开口。

“哦...是来给老爷子祝寿的。”

“二位认识?”张老爷子尴尬的接了句话。

“放心吧干爹,我让老三亲自带人过来抓人!”

冉再贤大笑开来。

哪怕一些老板知道林阳的身份,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吭声,毕竟一个不好,可能就会给自己招来灭顶之灾啊。

张老爷子一言不发,只是望了眼林阳那边。

“老头子,你疯了?”张老太吓得脸都白了,急忙上前道:“冉老哥,您别往心里去,这老不死的脑袋又犯抽了!我替他向您道歉!”

“哪个是林阳?”冉再贤怒气冲冲的喝问。

苏颜可没想到这位居然是这个身份。

周围人是听的头皮发麻。

“哦?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们好好跟我讲清楚!”冉再贤好奇的问。

“有过一面之缘,那还是马老板去燕京学习时见的面。”冉再贤笑道。

这一回,他也是怒了。

张老爷子枯手死死的捏着。

这完全是有备而来啊。

“喝什么酒?”冉再贤哼道:“老弟,别说老哥不给你面子,你这是怎么办事的?再说了,这只是小辈的事吗?这是开家的事,是越家的事,是广柳省的事,更是你张家的事!这要是传出去了,会有多大的影响知道吗?你怎能就这样不闻不问呢?”

冉再贤扫了他一眼,开口道:“赶紧报警吧,涉嫌十几个亿的诈骗,这是大案,马虎不得!”

他满是歉意的望了苏广跟林阳,脸上尽是无奈。

张忠华护犊子,他也护,这个时候谁都不会让谁!

“冉老先生!你这话说的有意思了,林先生是苏颜小姐的丈夫,而苏颜小姐是张老先生的外孙女,这件事情怎么就不关张老先生的事了?另外凡事都要讲证据,你可以告林先生聚众赌博,那样的话,开漠等人也逃不脱干系,但你要说他们诈骗?那就请你们拿出证据来吧!”

但就在这时,马海突然上了前,冷冷低喝:

“不,老爷子,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有心有心。”冉再贤笑了笑,老眼里掠过一抹异光。

“老弟,这事跟张家关系不大,不会牵连到你的,不过你也别插手,不然老哥很难做。”冉再贤淡道。

后面几个家族的人全是愤怒的喊出了声。

客人们惊愕连连,看向那边的林阳时,眼里只剩下怜悯。

这话一落,周围人瞬间色变。

“好。”越少立刻掏出手机要报警。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