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被警告

上一章:第九十八章 清算 下一章:第一百章 夏家的忌惮

客人们全疯了,纷纷怒骂指责,这一刻谁都看不下去。

林阳朝老爷子望了一眼。

“你...”冉再贤差点没被活活气晕。

夏幽兰猛然起身,焦急道:“林阳,你快带苏颜他们离开广柳,越快越好,我夏家出不了手,震慑不了开家他们,他们肯定报复的!如果这个消息传开,我怕他们去而复返,快走!”

然而他们的话刚冒出,这边的夏幽兰突然冲了过去,直接冲过去一人一巴掌。

算了。

“你难道连我也要打?”冉再贤情绪激动,愤怒的吼道。

“冉老先生,只是道个歉而已,算不得什么。”夏幽兰也开了口。

“嗯,是差不多了!”

“冉再贤出事了!”

夏幽兰欲言又止。

“多半是冉再贤故意装晕,然后让开家通知燕京那边,好限制我夏家,林阳,这事已经超出了我可控制的范围了!你们赶紧走吧!”夏幽兰急道。

冉再贤眼睛睁大。

林阳沉默了,旋而深吸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椅子。

只是...这个小子戾气太重,不是好事。

等一一清算过去时,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

他们实在想不通,不是说这个苏家的赘婿是个软脚虾,是个废物吗?怎么这么凶残?

“怨不得谁。”张老爷子面无表情的回了四个字。

“差不多够了吧?”冉再贤按压着心里头的怒火,咬牙切齿的问。

苏颜也走了过来劝了一句。

“好了,既然不欢迎的人已经离开了,咱们开宴吧!”张忠华笑道。

夏幽兰微微一愣,接通了电话。

地上都是破碎的椅子,还有血...

“哦?小子,你还想找我们算账吗?你还想把老身打死吗?”张老太气道。

林阳将椅子丢在地上。

尤其是老爷子。

这话一落,那边的成萍、张茂年等人脸色大变。

林阳止住了步伐。

他难道真的要靠夏家把这些人赶尽杀绝吗?

“老爷子,抱歉,把你的寿宴搞成这个样子。”林阳走来,满脸愧疚道。

“道歉。”

张忠华心头思绪着。

冉再贤怒哼一声,将自己带来的那瓶赖茅狠狠的砸在地上,便气愤的走出了大门。

看样子得找个时间好好劝劝这小子。

这话一出,现场人全部为之色变。

“你知道这影响有多恶劣吗?”

几人张了张嘴,不敢再吭声。

“干什么?”冉再贤步伐一滞。

他明显不是善茬啊。

只见她将小脑袋轻轻靠在林阳的背部,哽咽道:“林阳,别这样,求求你,停手吧...”

可就在这时,又一个电话响起。

夏幽兰扫了眼电话,俏脸煞白。

“冉老先生你都想动?你疯了?”

客人们是感慨万分。

他没必要去扫老爷子的兴,凡事不要做太绝,毕竟今天还是老爷子的寿宴。

张老爷子沉声说道。

“给我妻子跟外公道歉,你才能离开,否则,我不管你是谁,有什么能量,我今天必然让你躺着出去。”林阳淡道。

不少客人震惊的同时,也是感慨这林阳的体力还真是好。

“等一下。”

“还算你们识趣。”冉再贤冷哼。

苏颜也愣了。

啪啪啪...

“好了好了,开宴吧!”

冉再贤离开了,现场的家族人也争相离去。

林阳闭起了双眼,一言不发。

众人全部入了席,锣鼓喧天,宴席开始。

“林阳,算了吧!别让外公难做。”

但是...这个林阳就不一样了。

他知道,林阳根本就不需要夏幽兰撑腰,他自身...本就不怕那些个家族!

“幽兰,怎么了?”

“冉再贤走时都好端端的,不像是血压会升高的样子。”

成萍瑟瑟发抖。

这回有夏家护着,下回呢?

“怎么了?”正在喝酒的张忠华一愣。

张茂年、张宝旭两兄弟更是惶恐到了极点。

“行,今天我暂时不跟你们算账,但你们做了什么,我都知道,以后再说!”林阳淡道。

“林阳,算了吧,动他的话可能会比较麻烦。”夏幽兰有些为难的说道。

看到那被林阳打的血肉模糊的各家大少,二人几乎都快被吓尿了。

看到这,所有人松了口气。

“以后再让我听到你们侮辱林阳,就别怪我不客气!”夏幽兰喝道。

“你真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至此,张家大堂算是彻底安静了下来。

这燕京当真是卧虎藏龙之地啊。

然而就在林阳要对冉再贤动手时,一双玉臂从背后环绕过来,轻轻抱住了林阳...

人们这才散去。

“什么?”

张茂年咬牙道。

“林阳,你不要得寸进尺!更何况夏小姐不是给你撑腰,你不要狐假虎威!”

林阳这是什么意思?

动冉再贤?

苏颜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更何况有张晴雨在,她就算受了委屈,也定不会想着报复。

“这是...真的?”

“好!好!张忠华,你有一个好外孙女,你还有一个好外孙婿!我冉再贤认栽!认栽!”冉再贤怒极反笑,连连点头:“我们来日方长!”

虽然这只是个小小的赘婿,但他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样子还是很让人欣赏的。

他已经砸坏了十二把椅子了。

但最终,他还是低头了。

刚要走的冉再贤一愣:“你说什么?”

“林阳!”张老爷子忍不住呼了一声。

但张宝旭却是疯狂的颤栗。

林阳突然喊了声。

“谁叫你走的?”林阳说道。

老爷子虽然之前气的都快爆炸了,但他终归还是念亲情的,虽然他不说,可他眼里还是流露出不忍。

“哼!”冉再贤不领情,扭头瞪着张老爷子,沉道:“张忠华,今天是老哥我的不对,我在这向你道歉。”

“爸,不好了!”

林阳迈开步子朝冉再贤走去。

“今日这事,真是叫再贤大开眼界,好!很好!”冉再贤连连点头,眼中怒意彰显无疑,便要离开。

是苏颜。

“没事孩子,只要你们平平安安就好。”张忠华哈哈大笑,再看这个林阳是越看越顺眼。

“冉再贤出了事,貌似是情绪激动晕过去了,他这一倒,直接惊动了燕京那边的人...”夏幽兰沙哑道。

而在这时,她的手机也亮了起来。

成萍几人打蒙了。

“什么意思?”林阳皱眉问。

张老太更是气的浑身直哆嗦,但却拿这丫头没办法。

林阳淡道。

“放肆,太放肆了!”

成萍几人愤怒的叫骂。

当然,现场冲击性最为剧烈的莫过于张晴雨了。

“林阳!你不过是个狐假虎威的家伙,你别太嚣张了!”

冉再贤根本没想到世间还有如此无法无天的人!

冉再贤浑身直哆嗦,恨不得跟林阳拼命。

但林阳依然是我行我素,浑然不理。

他可是阳华集团的那位林董啊!

“你...混蛋!”

“可是...”

然而就在这时,张华歌突然接到了个电话,旋而神色大变。

张忠华骇然色变。

他夏家的确厉害,但也只能压的冉再贤低头,还不至于让他下跪啊!

“你放心,就算不靠你夏家,我依然能动他。”林阳平静道:“我不会连累到你夏家的。”

她一直以为林阳只是个逆来顺受的家伙,可今儿个才发现,这个家伙居然也这么暴躁。

“事情还没完。”林阳念了一句。

但这个时候,谁都没心情吃菜喝酒了。

万没想到半个广柳的家族跑来,却是抵不上一个燕京的夏家。

片刻后,她眼睛睁的巨大,失声呼出:

“请便吧!”张老爷子淡道。

现场人一个个都快疯了。

“我们夏家被人警告了!”

正在与苏颜、林阳喝酒的夏幽兰也不由一颤。

可别人夏家此番过来也是为了苏颜,跟他有什么关系啊?他这也太猖狂了吧?

苏颜一家也盘算着打算就这么离开。

“丫头,今天算是我错了。”冉再贤咬牙切齿道。

林阳皱眉问。

林阳摇了摇头。

“抱歉,老先生,我也不想这样...”苏颜踟蹰了下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